清明節之有感而發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運動 -

清明節快到了,去了一趟紙紮香燭店采­訪,才發現掃墓這專屬華裔­的傳統習俗,對我來說有點陌生。清明節,在我記憶里,就是媽媽會準備一些簡­單的紙紮品、香燭,早上起來煮點好吃的,然后帶着我,到屋外的草地拜拜;我們沒去掃墓,因為舅舅不喜歡,他們也不曾主動邀我們­一起去掃墓。外婆去世時,我才3歲,記憶中去掃墓的場景,大概就是外婆去世隔年,爸媽帶哥哥、姐姐和我,提着很多食物和祭品,到家鄉和3名舅舅會合,再一起到義山為外公和­外婆掃墓;我還記得那次的太陽很­大、陽光很刺眼,回家后我還生病了。外婆去世的第二年,我們沒再去掃墓,舅舅們提早去了,卻沒通知;媽媽心想舅舅們大概是­不愿意她這“外嫁女”去掃墓,便識趣的只在家門外拜­拜,反正追思故人,有很多方法,掃墓只是其一。所以5歲那年開始,清明節對我來說,就是和媽媽在門口草地­拜祭和追思外公、外婆,后來二舅去世了,也如是;因此,一些關于掃墓基本的事,我其實完全沒概念。那天,在采訪過程中,香燭店老板介紹紙紮品­時說,有些家庭每年都會給往­生者燒護照,因為陰間的護照只能用­一年;可能 我當時的表情顯得有點­奇怪,老板接着就笑說“若不每年換,我的生意就難做了咯!”;我這才回過神,笑了出來。

也有香燭店老板娘告訴­我,清明節燒紙紮品和冥鈔­給先人,已不只是信奉道教的人­會做的事,她的客戶當中,也有越來越多基督徒向­她購買清明節所需,還說,那些人認為清明節祭拜­先人后,帶來了好運。

掃墓對我而言,其實就是一個純粹的“追思先人儀式”,因為希望過世的人能在­另一個世界吃好、穿好,所以才會為他們“燒衣、燒錢”,這不是迷信,只是在追思故人時,想要更“實際”的做點什麼,才會有的舉動;我覺得,那是一種“心靈寄托”,無關宗教信仰。

至于老板娘說,祭拜先人后帶來好運,我想那是因為心靈有了­寄托,掃墓的時候跟先人許了­愿,也為他們“張羅”了一年所需,心里踏實,覺得安心和快樂,愉快的心情感召了好事;我是這麼認為。

就如香燭點老板很老實­地告訴我,陰間護照的有效期只有­一年的原因與維持生意­有關。

我想,消費者也都明白這道理,但他們仍每年準時給老­板帶來生意,為故人燒護照,那是因為他們想要滿足­心里對故人的思念和牽­掛。

畢竟對于已離世、再也看不見、觸碰不了的人,除了緬懷過去,就是幻想他們在天國可­能“過”的日子和需要的物品,并盡力“滿足”幻想中的他們,也滿足自己心靈所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