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統與巫統的對決聊聊無幾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言路 -

馬哈迪把話都說清楚了,土團黨是馬來人政黨,也必須維持一個馬來人政黨的形象,而希盟必然是由馬來人主導,如果希盟在來屆大選成功執政中央,將會繼續保障馬來人的權利,不會虧待馬來人。

馬哈迪的話正是典型的馬來民族主義論調,與巫統一貫論述沒有區別,非巫裔社會聽了難免心裡不舒服。但土團黨本來就是一個以馬來民族主義立黨的種族政黨,也一再聲明本身是為了取代巫統而來,從未欺瞞或誤導任何人。相對於自稱為多元種族的行動黨,和早前假冒開明的伊斯蘭黨,馬哈迪和土團黨起碼還更坦蕩蕩和前後一致些。

對於在野黨傳統支持者而言,特別是那些自馬哈迪掌權時期就支持在野黨,或因不滿馬哈迪掌權而投入反對運動的資深支持者而言,更重要的其實不是馬哈迪的種族主義,而是馬哈迪怎麼看待,以及希盟如何看待他掌權時的功過。

由當年烈火莫息的活躍分子組成的Otai Reformasi發佈聲明反對馬哈迪領導希盟,也反對希盟一旦執政中央後由馬哈迪擔任首相。該組織也呼籲希盟,在勝選後成立一個委員會以徹查馬哈迪。在近日的一場論壇上,支持希盟與馬哈迪合作者跟反對希盟與馬哈迪合作者激烈交鋒。有人質問,以一個獨裁者去推翻另一個獨裁者,在道德立場上是否站得住腳?

這是不少在野黨支持者心中的疑問,也導致了他們之間的分歧。

對巫統而言,馬哈迪加入在野陣營倒戈相向,確實帶來一定程度的衝擊。但面對黨國元老,乃至前黨主席的進擊,在巫統歷史上並非首遭,更非最嚴重的一次。早在巫統創黨之初,就經歷創黨主席拿督翁退黨,先後創立獨立黨和國家黨,與巫統為敵。90年代,先是東姑拉沙里創立46精神黨回擊巫統,後則是安華與社運分子的人民公正黨,發起烈火莫息運動。

綜觀巫統3次大分裂,可將其歸納為:

一、只有第一次可被視為因理念競爭而起,後2次則以個人和派系利益衝突為主要脈絡。

二、由巫統分裂出來的政黨 張以勒

中,只有公正黨得以存活下來並發展至今,公正黨意識形態的定位為以馬來人為基礎的多元種族政黨,是拿督翁第一個多元種族政黨實驗品獨立黨的成功範例。

三、巫統歷史上的幾次黨內政爭和分裂中,絕大部分都以馬哈迪為中心人物,只是在大部分的時間裡,馬哈迪都是當權者。這一次土團黨鬥巫統,馬哈迪再次成為核心人物,但角色換位,馬哈迪成了挑戰者,對抗當權的納吉。

四、巫統歷次政爭以馬哈迪與安華的決裂,90年代末的烈火莫息最為嚴重。1999年的大選就是一次馬來海嘯,更正確而言是城市馬來海嘯,公正黨和伊斯蘭黨於當年的大選大有斬獲。

拿督翁的國家黨挑戰巫統,姑里的46精神黨挑戰巫統,事實上都是兩個巫統之間的決鬥,只有公正黨並未將自己定位為要取代巫統的馬來人政黨。馬哈迪和慕尤丁的土團黨,以馬來人政黨的姿態對抗巫統,其實就是從公正黨與巫統的競爭模式倒退回去,重複姑里46精神黨乃至拿督翁國家黨的套路。土團黨對決巫統,因而是另一場的巫統與巫統之間的對決。

為何如此?馬哈迪自己也說白了──無論我們喜歡與否,不少馬來人仍非常民族主義,這就是為何他們仍支持巫統,他們不會支持多元種族政黨。

要怎麼讓仍非常民族主義的馬來人放棄巫統,轉投其他政黨?就是複製另一個巫統出來,甚至一個比巫統更巫統的巫統,讓廣大的鄉區馬來人相信,這個政黨和巫統一樣,甚至比巫統更願意保護馬來人的權利。

過去幾次大選,行動黨幾乎都會把國陣與在野黨的對抗,定義為種族政治與非種族政治的對決。但這一次,此類定義已不切實際,因為這將是一場馬來民族主義與馬來民族主義的對決,而行動黨乃是其中一方的一部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