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行炒匯虧損聽證會林西彥:諾莫哈末擁交易絕對權力時任總裁不知真正虧損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星期四 -

(布城30日訊)國家銀行前副總裁丹斯里林西彥披露,已故國行總裁丹斯里嘉化胡先對於國行在1990年代在外匯市場上所蒙受的真正虧損並不知情,並曾向林西彥坦承會自己收拾這個他造成的“爛攤子”。

他強調,嘉化胡先非常信任當時負責外匯交易的首席交易商(Chief Dealer)兼顧問丹斯里諾莫哈末耶谷,在嘉化胡先的批准下,諾莫哈末耶谷在進行任何外匯交易時擁有絕對的權力。

77歲的林西彥是皇委會聽證會的第十二證人,他坦承,當他在得知國行在外匯市場蒙受巨大虧損時,曾感到非常震驚,就連嘉化胡先本身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所以才委派其時任特別助理李修源(譯音)再三確認虧損的數額。

副總裁不插手外匯市場

林西彥是於1961年4月1日加入國行,並在1980年受委為國行副總裁,直到1995年7月退休。他今日在皇委會5名成員車輪戰式的追問下堅稱,儘管他當時身為國行的第二把交椅,但卻從不插 手外匯市場的事,因為其職責更傾向於制訂國行的政策。

他說,他是於1990年初從嘉化胡先的特別助理李修源處得悉國行在外匯市場蒙受巨大的虧損,並於較後從一名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就職的資深官員兼朋友處得知,國行有大量的遠期外匯部位交易,並蒙受極大虧損。

他披露,當他就此事向嘉化胡先求證時,對方確認國行確實蒙受了虧損,但卻不清楚虧損的真正數額。

“我只是副總裁,我只依照總裁的指示辦事。”

指有人“報喜不報憂”

林西彥說,諾莫哈末耶谷每日都會向嘉化胡先匯報外匯市場的情況,至於為何嘉化胡先對國行所蒙受的巨大虧損毫不知情,他認為,這是因為有人只“報喜不報憂”,讓嘉化胡先一直沉浸在國行在外匯市場有賺取收益的幻覺。

他透露,嘉化胡先告訴他諾莫哈末耶谷是掌管外匯市場的人,當時他勸告嘉化胡先,既然不 知道當時真正的虧損,以及背後是否還有更大的虧損,他建議深入調查整個虧損事件。

“嘉化同意讓李修源和拿督慕勒(國行前助理總裁)展開初步調查,據我所知,諾莫哈末耶谷是直接向總裁匯報的,至於總裁給予他什麼特權,我並沒有被告知。”

林西彥指出,初步調查發現,國行在多種貨幣交易市場上仍擁有大量的未平倉部位交易,簡單來說,國行在接下來的平倉部位交易中可能面對更多的虧損。

建議凍結與諾莫哈末合作關係

他強調,對國行來說,這種風險是不能被接受的,而嘉化胡先也同意這點,在這種情況下,國行應結束所有未來的未平倉部位交易,因為只有這樣國行才能掌握和懂得到底虧損了多少。

“我告訴總裁,諾莫哈末耶谷不應再獲准進行外匯交易,而應該讓慕勒接手關閉所有未來的未平倉部位交易,並馬上凍結與諾莫哈末耶谷的一切合作關係,嘉化同意我的建議,並對我說: ‘我讓國行出現這個爛攤子,我會收拾。’”

(布城30日訊)財政部前秘書長丹斯里瑟里夫表示,1994年3月他獲得時任財政部長拿督斯里安華批准後,才簽署發給國家銀行的支持信,承諾國行若財務狀況出現問題,政府會給予協助。

他今日在皇委會供證時透露,當年他接獲已故國行前總裁丹斯里嘉化胡先志期1994年3月16日的來函,要求政府發出支持信,隨後他向對方確認政府會給予支持。

無論如何,他強調,支持信並非擔保信,後者是政府承諾會全權負責國行的財務,而支持信的財援程度較輕。

瑟里夫從1991年至1994年8月擔任財政部秘書長,退休後受委國庫控股首席執行員,直到2003年6月。

他表示,作為財政部秘書長,其職務是負責管理政府財務,和監管其他隸屬財政部的單位,如關稅局和內陸稅收局,並向直屬上司安華匯報。

他強調,當年不負責監管國家銀行,而國行總裁直接向財長安華匯報,但他本身代表財政部出任國行董事局董事,而財政部和國行常針對國家經濟和財政狀況進行互動。

此外,1990年至1994年期間,他也不曾針對國行進行外匯交易虧損事件,向時任首相敦馬哈迪作出匯報,也不確定內閣成員,是否獲告知有關損失。

認非投機炒作行為

不過他堅信,由於媒體已報道和變成公共課題,加上他有向安華匯報,相信後者有告知馬哈迪事情進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