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20年仍受愛戴黛妃改變英王室

Sin Chew Daily - Negeri Sembilan Edition - - 星期四 -

(倫敦30日綜合電)英國已故威爾斯王妃黛安娜香消玉殞20周年,在歷史光影裏,她留下了風華絕代的倩影,但更令人難以忘懷的,是她那顆推己及人的愛心,讓她贏得了“人民的王妃”稱號,亦迫使保守的英國王室致力改造公眾形象。

1997年8月31日,已與查爾斯王儲離婚的黛安娜,與男友、埃及富家子多迪,在法國巴黎阿爾瑪橋隧道中遇車禍,雙雙在意外中身亡。事件震驚全球,也傳出種種陰謀論,多迪的父親甚至把矛頭指向英國王室。

當時還很年輕的工黨籍首相布萊爾也流下眼淚,向“人民的王妃”致敬。但當時王室反應冷漠,引發民怨,迫使王室明白要徹底改造形象,並將新聞辦公室大改組。

7300個日子不短,“人民的王妃”卻絲毫未被世人遺忘:光是英、美電視台,今年就有不下10部黛妃紀錄片出爐。

指像封在琥珀的生物

王室傳記作家朱諾爾說:“跟瑪麗蓮夢露一樣,她凍結在時光裡。她就像封在琥珀裡的生物,永遠在那裡,美麗、年輕、脆弱且受到傷害。”

黛妃在巴黎香消玉殞,當年引起了英國民眾超乎尋常的集體哀慟,而王室成員不過是一貫的堅忍克制、應對上恪守規條只是笨拙,卻被國民憤怒斥罵冷血無人性,民望跌至谷底,廢除君主制的聲浪高漲,可說是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美人”遜位大半個世紀以來,王室的最大危機。

黛民眾的無情唾罵,對王室是當頭棒喝。在黛妃離世後5天,女王發表了頗不符她個性的感性講話。“我相信我們能夠從黛安娜的一生,以及她死亡所引發的非凡反應,學到教訓。”

公關專家鮑考斯基說:“他們想成為更親民、不那麼冷漠的家族……而不是那些不懂人民心聲的上層貴族。”

20年來,大眾對君主政體的支持依舊強烈,查爾斯王儲和卡米拉的生活也大致恢復正常,但無論如何,兩人都難以像“人民的王妃”黛妃一樣受人愛戴。

黛妃是個親力親為、受人敬慕的母親,同時具有無比的同情心,吸引民眾親近。她運用自己的身分替部分社會最邊緣的族群發聲。在愛滋病患和痲瘋病人被社會唾棄的那個年代,她無所畏懼,主動和他們握手,展現無比親和力,至今仍留在許多人心裡。

突破王室舊規引領時尚潮流

不僅如此,黛妃一生魅力十足,她在全球最偉大設計師們的協助下,翻轉王室穿衣模式。這位當代最會謀殺攝影師底片的女性風格百變,輕易成為風靡全球的時尚標誌。

黛妃深諳穿衣之道,參訪醫院時,她會穿明亮的服裝,以展現溫暖和親切;出訪則會穿受參訪國代表色啟發的服裝,短髮的她更非常前衛,曾以中性打扮示眾,像是打領結以及穿燕尾服,令人耳目一新。她曾不顧王室成規,穿上黑色禮服;王室女性只在出席喪禮時會穿黑色服裝。 妃推動王室現代化,亦體現在她兒子威廉和哈里身上。她打破了許多王室規矩,包括爭取讓一對小王子過“正常”生活。雖然威廉、哈里無可避免要倚賴保母照顧,但黛妃盡量把工作圍繞兒子作息安排,盡可能親力親為,除了親自哺乳外,她還讓兒子跟平民孩子一起上幼兒院,帶兒子上麥當勞、坐巴士、玩激流、騎腳車,去迪士尼排隊玩機動遊戲,讓兒子穿牛仔褲和打機……等等,這些都是女王與王儲母子間欠缺的親密。

跟黛妃一樣,威廉也尋求讓一對子女過“正常”生活,他跟平民出身的凱特都自己帶孩子,也讓小喬治上幼兒院。

威廉兄弟顯然也記取母親失敗婚姻的教訓,對終身大事極之審慎。威廉訂婚時接受訪問,就坦認“前事不忘後事之師”,32歲的哈里仍然單身,未急於成家立室。威廉與凱特更是長跑8年之久,想清想楚才認定對方。他的婚姻明顯比父母的堅實得多。

威廉亦從黛妃長年被狗仔追逼的經歷,揣摩出應對媒體的方法,透過有限度地分享生活點滴來保護家人私隱,同時令人氣持續高企,形象控制非常成功。作為王室新一代核心,威廉夫婦與哈里順利結合傳統和現代,不少觀察家認為如今王室根基穩固,黛妃功不可沒。

“人民的王妃”黛安娜優雅風範依舊長存世人心中,這份懷念一直延續至今,肯辛頓宮閘門近來陸續有民眾擺放鮮花、橫額及卡片等物品悼念。(路透社照片)

黛妃打破了許多王室規矩,包括爭取讓一對小王子過“正常”生活。她凡事親力親為,除了親自哺乳外,還讓兒子跟平民孩子一起上幼兒院,帶他們像一般孩童那樣到處玩樂,造就了威廉、哈里日後親民的作風。(美聯社照片)

在黛妃的照片旁,有民眾貼上威廉、凱特還有孩子們的照片,彷彿希望黛妃在天之靈能夠感受到“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歐新社照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