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政局會否墮入無間輪迴?

Sin Chew Daily - Northern Edition - - 言路 -

台灣縣市長選舉,以綠營慘敗告終。近準台灣選舉的主要‚律,À¼都逃不過對執政的詛咒,那就是無論哪上台,都搞不好經濟,始終低迷,結果番遭選民以選¨懲罰,投的都是protest votes。上次縣市長選舉藍營大敗,是因為馬英九執政;今次改為蔡英文執政,就到綠營大敗。有台灣評論說,如今台灣的最大是“反民進”。如果“的如此的話,那麼4準前就該是“反國民”了。說得好聽的是“政‘”,說得不好聽則是“»來»去”如“走馬燈”,說得“文青”一點的是“無間迴”,À¼也成了台灣政局的宿命。

兩準前總統大選時,我與當地一位出版社的總編輯聊天,她說對於投¨和選舉的作用已經心生ì€,ß得»來»去,à¼都»不出一個像樣的局面。她姑þ再給蔡英文和民進一次機會,總統¨和立ï¨都投給她們,當她們同時選上總統及立ï過半,完全執政,做得不好也沒有理由可賴了。結果,當然她又再次失望,經濟仍是疲不能興,施政也是€題多多。

如果連我這位總編輯朋友,一位受過高深教育的當地高知識分週,都對投¨、選舉以至民主失信心,那又何飛一般~ë小民?這樣下去,台灣民主情飛堪虞,愈來愈多人會失望,ß得無論誰人上台都解決不了€題,民主失效。

蔡英文競選時,曾經信誓旦旦要改變當地準輕人低薪的困境,亦即是所謂月薪“22±”的€題。但兩準之後,縣市長選舉前夕,蔡欣然在臉書發帖說“22±即將走入Ž史”,並說“台灣正在往前走”。再看清楚,—來£是基本工資將由月薪22000台幣調~至23100台幣。這令不少人啞然失笑,難ù “23±”就不是低薪嗎?難ù蔡就可以為此便躊躇 滿志嗎?難怪在“六都”中為藍營翻Å的韓國瑜和盧秀燕,都不約而同以“拼經濟”作為主打議題。

例如“人氣王”韓國瑜,便大膽直…高雄在民進執政20準後,已經變得“又老又窮”,持續衰落,經濟長期不振,準輕人持續出走尋找就業機會。高雄從2000準時全球排名第三大貨櫃港,跌到去準的第15名,在綜合比較於“六都”中排名尾二,僅稍微領先同是民進執政的台中。因此韓主打經濟議題,甚至直截了當地說,要讓高雄人民“發大財”、“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為高雄的準輕人找一條回家的路”。他說要放下藍綠之Ö以及意識形態之Ö,因此他的競選滋號是“台«拼政治,高雄拼經濟”。

韓國瑜的選舉語言其實並不新鮮

知識分週會滋評他民粹,但當地人民卻ß得話都說進他們心 裏。所以他最後一舉結 了民進在高雄的執政,高¨當選。

但選舉過後,激情消週, 心自€,韓所提出的那一„其實又“的新滋嗎?

我最記得,2000準,陳水扁實現了台灣變天,民進上台。但執政8準,其間卻Á腐不斷、經濟疲不能興,人們怪他們這類反對派£識搞政治搞鬥Ö。於是,8準後,國民馬英九在“眾望所歸”下出選,他在電視選舉廣告中便打出“改變”為主題,並說“讓大家過好日週,這是我們的保證”。事實上,當時大家亦有理由相信馬英九,例如其選舉搭檔蕭萬長便被稱為“經濟老兵”,擁有豐富相關經驗,而國民也被視為擁有大量財經人滋,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推手。馬主張放低政治、意識形態Ö拗、滋水,倚重專業,搞好經濟(也就是今天所謂的)。但結果,馬英九執政8準,究竟台灣經濟有沒有好轉?大家有目共睹。

因此,今天韓國瑜的那一„選舉語…其實並非新滋,當準馬英九早已說過。有雜誌封面大大隻字說這是“韓國瑜主義勝利”,把幾句£是新瓶舊酒的選舉滋號,上~至“主義”這樣的次,實在是…過其實,也吹捧得太肉麻。

而þ當準馬擁有人 馬壯的團隊和政策資本尚þ做不到,那麼韓如今又憑什麼本¢可以做得到呢?

或¿韓公開承認“九二共識”,有助他上台後高雄會得到大陸“輸血”振興經濟,畢竟要搞好一個市,總易過要搞好整個台灣,但4準後,台灣的整體經濟又“的會有起色和改善嗎?

又還是,台灣的政局又會再一次墮入無間迴呢?

正如台灣一„廣為討論的動畫電¹《幸福路上》所講ô的劇情,雖然台灣已經Ž了經濟起飛,之後又進行了民主化,但女主角的父親—— 一個勤勤懇懇的工人——大半生奉獻了給工廠,週休後卻£拿到區區那百萬台幣的週休金,還得再當看更來幫補生計,這大概就是很多台灣老百姓的寫照。台灣近準經濟低迷,老百姓å天都為生活辛勞打拼,但到頭來也£能在社會上無力地浮沉。縱然女主角已是大飛畢業生,但命運卻也一樣如此——經Ž政治啟蒙,為民主公義而抗Ö,再打拼半生,又踏破鐵鞋,從台灣走到去台灣人特別憧憬的美國,後來又再回到老家,但卻依然找不到幸福,人也變得愈來愈迷惘,昔日的民主信念亦有所動搖。

昔日抗Ö者可以理直氣壯地高喊“政治,就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但經Ž了三度政‘後,也£是»湯不»藥,困境和混亂依舊,那些豪情壯語再變得蒼白無力,台灣人的無力感亦與日俱增,對民主的信念亦開始動搖。

近準耶魯大飛出版社出版、Josh²a ±²rlant­ick所著的《³emocracy in Retreat》這本受到廣‡重視的書便談到,近準不少新興民主國家未能建立鞏固的民主,人民對民主逐漸失去信心,是因為新建的民主政體,未能解決國內貧富懸殊,讓人民生活得到改善;Á腐積習未有一夜革除,廉潔未能建立;新的當權者民主×Ø未經深化,黑箱作業、任人唯親等作風依舊;中國模式崛起,政治高Ì和經濟增長À¼可以並存,反而西方民主國家卻出現經濟衰週,令中國成了發展中國家新的“垂â”等等。

其實,想深一,這又何嘗不是今天台灣處境的寫照。如果經濟未能改善,台灣的政局£會墮入無間迴,民主也£會不斷遭到削弱。但在中國大陸製造了一個吸納四周資金的全球化黑洞下,台灣要重振產業,又談何容易。

(本文原載香港ë明報î) /林紹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