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瞭望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Miri) - - 綜合財經 -

技能訓練等措施,妥善處理這類問題。然而,這些措施頂多能解決各國境內因貿易產生的衝擊,卻無法解決更大型國際貿易產生的問題,這些問題對無法負擔健全的社福計劃的開發中國家來說尤其嚴重。

此外,對開發中國家來說,歐美大國近期鼓吹的投資和自由貿易新協議,也會對其造成威脅。舉例來說,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A)這類協議的非貿易條款對金融競租者、智慧財產權擁有者和跨國企業最有利,因此不僅對新興經濟體沒有助益,甚至還會阻礙發展。

目前已知全球貿易會使許多先進國家民眾的薪資多年來不見成長,但若這類非貿易條款開始實施,開發中國家將首當其衝,進而引發難以預料的政經衝擊。( 中國提煉的燃料出口激增,無疑已壓縮到其

他亞洲國家的煉油廠獲利。但這項痛苦不太可能會平均分散到區內所有的油品出口商身上。

根據澳洲提供的最新進口數據,由於中國大量出口柴油與汽油,亞洲煉油廠的獲利率明顯出現結構性下滑。中國6月大約每天出口5萬4000桶石油產品到澳洲,比澳洲在6月底止的過去一年每天向中國進口的3萬7800桶,還要多出近50%。

既然中國出口到澳洲的數量提升,其他國家對澳洲的出口就勢必要下跌。韓國6月對澳洲的總出口約為每天13萬5800桶,低於一年來平均的16萬7800桶;新加坡6月的8萬6800桶也低於平均13萬5700桶;日本則是8萬6000桶,低於平均12萬1700桶。

若再特別細看柴油,也將呈現同樣趨勢。澳洲6月向中國買進每天3萬7608桶,高於一年來平均1萬零511桶;韓國為4萬6963桶,低於平均7萬1496桶; 新加坡為5萬2731桶,低於平均8萬零444桶;日本則為6萬4707桶,低於平均6萬8000桶。柴油是澳洲是主要的進口商品,因為當地礦業仰賴柴油發電。

雖然澳洲的3個主要油品供應國都看似失去市占率,但搶到市場的並不只中國。澳洲6月從印度每天買進柴油4萬7900桶,高於一年來平均的3萬桶。

從中國和印度在澳洲開放且競爭的油品市場增加市占率來看,它們的油品應該比日本、韓國、新加坡更具競爭力。如果中國和印度擁有這個地區最現代且成本效率最好的煉油廠,它們未來將會擁有更高的競爭力。

中國的過度擴增石油產能將繼續在亞洲的油品市場擔任破壞者的角色,使亞洲其他煉油廠愈來愈難獲利,也迫使廠商更專注在刪減成本和行銷彈性,以圖生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