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媒體該如何寫林冠英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Miri) - - 言路 - 鄭欽亮 印尼星洲日報總編輯

說馬來西亞中文報一直是華人最重要的精神糧食和資訊來源,無論是平面或電子形式,它的確是仍然無可替代。

說民主行動黨幾十年來一直是通過中文報獲得華人的支持和好感,繼而茁壯進入網絡時代,這也不假,有個首長啦。

可是偏偏在網絡時代之後,怎麼華人最重要的中文媒體和最重要的華基政黨卻幹起來了呢?怎麼華人世界就撕裂出一股反中文紙媒的反對黨力量、一股反中文紙媒電子媒體力量和一股抹黑中文紙媒的網絡媒體力量呢?

為什麼不是成就一條族群拉鍊,將我們完美縫合在一起,肩並肩緊靠,共同為族群和國家合力貢獻呢?

這看起是很吊脆的大馬華人憾事,可是又好像有跡可遁,特別是讓華人熱捧的林冠英當上檳城首席部長之後,突然就愛上在中文報的世界裡抽絲剝繭的尋找仇恨,並傳播仇恨了。

也好像是突然間,林冠英和他的數十名助理群就尋找對中文媒體的仇恨來說,幾乎可說是樂此不彼,數年如一日,無厘頭的從早忙到晚了。

那種姿態幾乎清楚表明,你中文媒體沒照我林冠英的意思處理我的新聞,我林冠英就與全馬中文媒體為敵,在所不惜。然後通過網絡媒體的大隊去散播:林首長難當啊,一直被中文媒體霸凌。

接着網絡兵團如螞蟻出動,罵報社老板、罵報館、罵記者、罵編輯部、罵總編輯、罵時評人、罵寫作人、罵他們爹娘、罵到最粗、罵到最狠、罵到最毒。其他的時間,就將執政黨的錯誤和腐敗套進來,看要罩在總編輯、時評人或記者頭上。管你是不是華人,就是要說你反華人首長, 全部都罵很多遍就是了。

首長罵國陣的時候,中文媒體登得不夠他心中要的大,他不爽;中文媒體刊登國陣罵他的時候,刊得多小他都大恨,然後說中文媒體都被收買了,中文媒體不想要他的政績好、中文報時評人是傀儡,緊接着螞蟻和紅豆兵團跟着上陣……。

其實,林冠英首長對中文媒體產生仇恨的根據到底是什麼呢?可能不只向來中立刊登國陣和民聯以及現在的希盟兩方新聞的中文媒體摸不着頭腦,怕是連首長辦公室的數十名助理也說得不清楚吧,到底華社對中文報和首長雙方之間的磨擦主因是什麼知道嗎?怎麼這些年好像不停的從紙上鬧到網上,而且一定是從中文報先挨揍開始,中文報內部再來看要不要反應,而通常這時候,網絡兵團已經呲牙咧嘴咬報紙、咬寫作人、咬記者的媽媽了。

難道,這一切都只是因為林首長跟着感覺走,或因不懂看中文而只憑着助理個人議程的詮釋走?但如果他的理解是正常的、正確的,照理不會有這麼違背正常的反應和價值觀,幾乎是大異於正常人類的准則啊!但願真不是如此,那太危險了。

或者林首長只是簡單的唯我獨尊,抑或是奉承者讓他得意忘形到迷失自己,故在不知不覺中感染了“非我信徒、其心必異”的可怕惡疾?

不過目前看來林首長有點技窮現象,好像國家大事只有1MDB大案和記者協會收取又發出去的5萬令吉一馬福利基金,再指355修正法案是馬華的錯但中文報不說,然後在聽助理團隊向他匯報哪家報紙處理他的新聞方式不合心意,就把這些罪狀套在那家報紙頭上,雖然有關新聞可能只是一宗地方土地買賣的老百姓議論。

再看看,人家時評人提個意見要你民 主行動黨爭氣點創造輝煌,竟然就把報紙和人家說成被國陣收編了,人家也只是跟你們《火箭報》一樣跟國陣拿到一張出版准証而已不是嗎;人家疼惜你叮嚀你幾句,怎麼就說人家虛偽了。林冠英啊,要怎麼說你才好呢!

人家只是同情前同事在工作上被一個州政府的一號官誣衊和傷害,獻文支持他為自已和我們這一行的專業上庭討回公道,怎麼文中粗俗的學着一號官用了句“HOOD”字,竟然就被批了。我記得,那可是拿着麥克風面着5萬人的驚天HOOD浪啊!還真是只許州官放HOOD不許百姓HOOD了。

時評人盡責的關心林首長的施政寫幾句,就變成媒體和新聞從業員的公正及尊嚴蕩然無存了,好像不同意你就是天理難容。中文報可以監督和批評國陣政策,怎麼就不能批評火箭了,有這個說法嗎?

如果有一天跑出一個自媒體在網上說反林冠英是天理,不反是沒天理,拜託別犯病的說與中文媒體有關。中文媒體還真的只把檳首長當作檳首長來監督和報道,就像對任何一個部長一個官員一樣,不是因為林冠英,也哪可能用錯誤的形容詞捧他達到天的高度?

檳首長要以林冠英的個人喜好和鬥雞性格來實現“官與民鬥”,還真的是折煞肩負人民喉舌任務的民辦中文報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