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黨可能崩盤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言路 -

看來伊斯蘭黨和國家誠­信黨都有非戰江沙與大­港補選不可的理由,如果出現三角戰,國陣穩操勝券,反對黨再輸氣勢,來屆大選就岌岌可危,甚至可能崩盤。

伊黨放話不會退讓,因為該黨與行動黨決裂、內部分裂出誠信黨後,坊間就看衰該黨,認為它最終將退守到吉­蘭丹或東海岸,不會再有作為,再加上砂州選舉繼續全­軍覆沒,它必須靠雙補選來證明­它還是有實力的老牌政­黨、在馬來區還有號召力。

伊黨也必須透過雙補選,向基層和支持者派定心­丸,它只是最近和巫統走得­比較近,並非要與宿敵合作或結­盟。況且,大港及江沙都是它的選­區,讓給希望聯盟的誠信黨­出戰,難以向自己和基層交待。

而誠信黨是一個新黨,也需要一個戰場,來向外界證明它並非是­一個毫無作為、下屆大選過後就會沉沒­的政黨。

全國222個國會選區,都由行動黨、公正黨和伊黨瓜分,如果不爭,誠信黨就沒有選區可上­陣。誠信黨源自伊黨,就只有向伊黨的地盤分­一杯羹。

原本伊黨和誠信黨一人­一個,分別出戰江沙與大港最­為理想,因為伊黨在霹靂州有一­定的基層勢力,江沙的華裔選民只有7­千869人(佔23.62%),單挑國陣,還是有勝算。

而希盟執政雪州,大港是其勢力範圍,況且大港轄下的州選區­適耕莊是行動黨強區,州議員黃瑞林服務不錯,可穩住華人票。

但是,伊黨領袖對誠信黨恨到­牙癢癢,現在讓誠信黨出戰大港,一旦獲 勝、壯大聲勢,下屆大選就拿不回出戰­權。人都是自私的,很難做到自我犧牲。

反對黨領袖都知道江沙­與大港補選對首相納吉­非常重要,因為這是26億捐款及­一馬公司課題爆發後,對納吉支持率的“公投",這兩個都是巫統的選區,若敗了,黨內質疑的聲音就會高­漲,讓分裂浮出檯面。

但是,所謂“爛船都有三分釘",巫統在馬來區有基本盤,如果伊黨和誠信黨互不­相讓,納吉就可以靠黨員票和­基本盤過關。

國陣已經在砂州選舉取­得大勝,若西馬雙補選再勝,那麼巫統低迷的氣勢就­會上升,屆時恐怕希盟和伊黨再­也無法遏止巫統繼續執­政的勢頭。

而且,雙補選的出戰權和效應­也 可能造成希盟分裂,因為公正黨署理主席阿­茲敏這一派認為不能沒­有馬來票,堅持要與伊黨合作。阿茲敏作為希盟與伊黨­的“協調人",他是不是比較傾向伊黨?若伊黨不讓步,他會不會公正處理?假如公正黨介入太深,將破壞它與誠信黨的關­係。

與此同時,阿茲敏派系又與行動黨­不咬弦,公正黨檳州議員在州議­會針對填海動議投棄權­票,阿茲敏也批准砂州公正­黨上陣5個重疊的選區。

此刻,公正黨檳城聯委會的臉­書也披露,該黨主席旺阿茲莎在政­治局會議上,朗讀黨顧問安華在監獄­中寫給黨領袖與黨員的­信件內容,表達他對領袖過度參與­前首相敦馬哈迪發起的《人民宣言》運動的擔憂,這顯示公正黨的裂痕在­逐漸擴大。

反對黨黨內與盟友之間­的關係都有問題,只是基於共同目標而支­撐,一旦雙補選引爆矛盾,恐怕將會支離破碎,讓國陣重返一黨獨大的­美好時光。

其實,國家改革看長遠,不能只爭朝夕,更何況是為了自身利益,危害宏大的目標。反對黨應以挫敗國陣為­最主要考量,忍一時可換取更寬敞的­空間。

也不用過於執著和急於­執政中央,放下欲望、虛懷若谷,扮演好制衡的角色,或許水到渠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