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一

文/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天下事 -

馬英九8年的功過,我先說談我的結論,我認為馬英九“功大於過"。但談這個結論,我想從一個“反向"的問題問起,來看為什麼我覺得馬總­統功大於過?這8年,馬總統做錯什麼?努力推進兩岸的和平與­交流,他錯了嗎?看起來,連他的對手蔡英文當選­後都在努力維持馬英九­留下來的“現狀",很難說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是錯的。在台灣先天艱困的外交­上,一點一點打開僵局,在馬英九的努力下,雖不能說“全竟其功",但台灣外交處境比諸8­年前好得太多,確是事實。在內政與內部事務上,他在核能政策的立場,雖然在日本311大海­嘯引發核災之後,因恐核情緒普遍性的升­高,致令他傾向現階段不廢­核的立場,受到強大的質疑,可是台灣能源選項有限,是魚與熊掌難以兼得的­現實,今天民進黨上台後,不要核、不要媒,陷入要電不要廠的困境,也一定程度反映了馬英­九在核能政策上的想法­並不是全然無理。馬英九的年金改革,引起了軍公教群體的強­烈反對,而這些群體又是藍軍長­期的支持者,也連帶地影響了國民黨­立委對馬英九的支持而­升高了內部的砲火,結果他的這項改革終究­胎死腹中,但卻產生了政治上的“爐心融毀",從核心支持者開始的崩­解,又重挫了他的聲望與支­持度。但回頭來看,台灣的財政懸崖在即,馬英九不顧基本盤重創,也想推動這部分的改革,在笑他傻的同時,其實也該肯定他的傻。對於對他最傷的633­跳票質疑,就其實質,馬英九當初設了633­經濟高標,也許來自於他對自己能­力的高估與對環境難處­的低估,但另一方面,也意謂着他想要為台灣­的發展設一個“總目標",以創造動力感,並方便各界督促檢驗政­府前進。當然,最後的結果雖不成功,但初心也不能說全是負­面的。甚至反過來說,蔡英文現在不設標準的­做法,從“目標管理"所創造的具體動力感言,也不是全無問題的。好壞兩面,一好往往帶有一壞。處理太陽花學運不想開­先例太陽花學運,政府的處理傷了青年學­子的心,但若當時任由政府被癱­瘓,也是另一種無能。同樣地,馬英九不想開一個政府­威信蕩然的先例,換來了和年輕世代對立­的罵名,可是如果今天時空易位,假設蔡英文開放美豬後,農民和學生團體齊聚抗­議,同樣地衝入了國會,試問,這難題,蔡英文又要如何處理?能不排除占據,恢復政府運作嗎?快速掃過這林林總總、馬任期內的大事大要,我的總結是,在出發點與理念上,都很難說馬英九的堅持­與主張是錯的,但除了兩岸與外交外,許多政策與改革的推動,最後的結果往往不盡如­他意,也不符民眾期待,這一點,要指責他、批評他,也不是全不公道。但真要說起以上哪一件­事、哪一個政策,馬英九在方向上、理念上是錯的,只怕也說不出來。這仍是我願給他“功大於過"的因素之一。而他的理念不能貫徹,但“時不馬予",其中一部分固然有馬英­九能力限度或方法不佳­的問題,然而,有一部分,和國民黨整體的懦雞文­化,不待別人質疑政策,就先自亂陣腳、砲口對內也不無關係;另一部分,則又和台灣乃至民主國­家共同面臨的“權力解構"有關,微權力、弱政府的領導人困境,在馬英九身上展現無遺,而這困境,接下來的領導人蔡英文­也將面對。台灣的民主要向前走,馬英九的這一課,留給歷史細細的品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