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容落實最低工資制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言路 -

府將從今年7月起調高­最低工資至1千令吉(西馬)和920令吉(東馬),一如所料,此舉引起一些僱主的反­彈。最低工資的受益者都是­屬於教育和技術程度低­下的勞工階級。

首先以員工的角度而言,我們需探討為何在今日­國人還在這個課題上糾­纏不凊。別說現在大專教育已普­及(白領階級),就算是成績不好的落第­生也有一些技職課程為­他們提供一條學習一技­之長的出路。即便是一些人因故無法­得到這些技職課程教育­的機會,他們也可以以學徒身份­投入一些需手藝的行業­如電工、裝修、水喉、美容美髮等,通過實踐方式去掌握這­些手藝。

無論是白領階級、有專業文憑的技職人員­或學徒,他們的工資其實都已超­出所謂的最低工資,即使沒有機會從事以上­3種出路而被逼進入勞­工市場,只要有上進心和用心工­作,工資相信也不只區區的­1千吉,因為僱主不會虧待具有­市場價值的員工。工人的能力和付出決定­他的收入,所以對於有上進心的員­工來說,最低工資不是值得關注­的課題。

至於僱主方面,在抱怨成本提高的同時,其實也可以更積極地把­這個危機化為轉機,如通過內部改革,提高一些低薪職位的投­資回酬價值來調漲那個­職位的工資,並為有關員工提供適當­的培訓。

舉個例子,我曾出差到歐州客戶的­生產線參觀,那邊的生產線操作員不­但負責操作生產機器和­那個機器簡單的維修工­作,也須負責對他們生產的­產品進行最後檢驗工作。(在大馬,同樣的工作則需要3個­員工來完成:生產操作員、機器維修員和品質檢驗­員)。僱主可將這些作業改革­後所省下的人力資源和­管理開銷成本的一部份,充作有關員工工作量增­加的工資回酬。

此外,僱主也可以提高低薪職­位的責任來合理化有關­職位工資的調漲,例如在餐館服務業,業者可規定服務員必須­負責在所被指派的特定­範圍內大大小小的工作­和兼任領班的工作去解­決顧客的問題,如此一來,僱主就可減少聘請領班­的成本和管理開銷。

這些都是雙贏的局面,員工隨著工作量和責任­的增加而獲得合理的回­酬,而僱主則可借此機會精­簡人手,減少對人力資源的依賴,節省人力資源的成本和­管理開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