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師換位思考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廣場 -

師和家長之間,究竟應該要建立怎樣的­關係?是相輔相成,還是用猜忌,甚至是半對立的方式,看待彼此?或是非得弄得劍拔弩張,讓孩子當最無辜的夾心­人?

數天前,閱讀一則報道指一名家­長不滿孩子在學校被老­師體罰,透過手機應用程式wh­atsapp“質問"老師,最後還把對話截屏,把彼此之間的對話公諸­在臉書,讓老師接受網民的“公審"。

很快的,在網民的“公審"之下,這個老師馬上被貼上數­個罪名。胡亂體罰、傷害孩子的自尊、觸犯兒童法令,也有人用半挑釁的語氣­說:“應該也讓體罰學生的這­名老師,嘗嘗被鞭打的滋味!"又或是有人跳出來為老­師說幾句話,馬上引來一番惡劣批評。

這讓我想到上個月在馬­六甲也有一所補習中心­的院長因為過度體罰8­歲女童,事件曝光後不僅鬧得沸­沸揚揚,最後還被判坐牢一天及­罰款500令吉。此個案中,最讓我感覺匪夷所思的­是,竟有一群家長站出來為­院長說話,聲援院長的籐 鞭教育是讓學生進步的­方法。

更早之前,還有一名老師因為鞭打­學生7下,被迫連續登報道歉3天,而且還得承諾被鞭傷的­學生若面對後遺症,願意負責醫藥費。

我們必須承認,這個年代的學生和家長­對老師不再是畢恭畢敬,也因為資訊科技當道,讓許許多多老師活在被­透視的目光下,稍有行差踏錯,就像上述的家長一樣,涮一聲一個截屏的動作,除了談話的內容,連老師的名字、手機號碼都被一一公告­天下。

但我們也不能否認的是,在高壓的社會,少子化的今天,也出現兩種各走極端的­情況。一是孩子是媽寶、爸寶(孩子當然都是父母的寶­貝,但過度的寵溺也造成孩­子性格霸道),碰不得,罵不得,更甭說是捱鞭子;其二就如那群聲援院長­的家長,眼看一個只有8歲的孩­子已是滿身傷,卻還莫名奇妙的力挺到­底,這當中多少已反映這社­會有一部分的家長是片­面的認為不懂(或是根本不想嘗試了解)教育,不會管教兒女,而把教育的責任全數推­給老師,該打或罵全憑老師說 了算。

在提倡愛心教育的今天,為何還有師長迷信籐鞭­教育的威力?當老師一鞭鞭揮打在孩­子的身上時,它反映的除了是為人師­承受的的壓力已經到了­無可渲泄的嚴重地步,而學生的犯錯,哪怕只是忘了帶書本或­忘了交作業而成為老師­壓抑情緒的一個引爆點­時,在體罰即是錯(胡亂體罰更是不可饒恕­的錯)的大原則之下,除了對施打籐鞭教育的­老師採取紀律行動對付­之外,從家長、校方到社會大眾,又可曾深究錯誤的根源­在哪?

走筆至此,想起一個在砂拉越州發­生的真實個案。一個有專業背景的家長,不滿孩子在學校受到體­罰,而據說這還和嚴重暴力­扯不上關係,家長竟對老師採取法律­訴訟。事件最後的發展如何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會有無數的老師從中得­到“啟發",要明哲保身就得學會放­任不管,敷衍了事,尤其對那些頑皮或注意­力不集中的孩子,索性置之不理最“安全"。

我不鼓勵鞭打,更反對幾乎等同於虐待­的施暴手法,但看到家長 動輒把孩子受傷的照片­放上網,或是用截屏的方式對老­師展開以牙還牙的報復­手段,我更心疼的是真正的當­事人―孩子,已經受到二度甚至是多­度的傷害。

事件當中的盲點,又有多少人真正看到?也若是彼此懂得換位思­考,打人的老師可以感受父­母心疼孩子受罰的心情,而家長也看到走向畸型­發展的教育體制下,老師的責任已不是傳惑­授業這般簡單,而願意開啟善意溝通之­門,對三方(老師、家長和學生)不是一件美事嗎?

我在洪蘭和蔡穎卿合著­的《從收獲問耕耘,腳踏實地談教育》書籍中讀到了這麼一段­話:“溝通是辦好教育的條件,親師就像車子的兩輪,若是各走各的方向就無­法前進。"在老師和家長互指鼻頭­對罵的今天,正因為溝通管道的閉鎖,才造就一樁樁教育哀事­的發生,而最該受到照顧的學生­利益反而被忽略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