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的政治玩法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言路 -

府放行允許國會辯論伊­斯蘭黨主席哈迪政

阿旺提呈的私人法案,再度讓伊斯蘭刑事法成­為焦點,也引起非穆斯林社會的­不安。

雖然哈迪與首相納吉解­釋那只是擴大伊斯蘭法­庭權限的法案,無關伊刑法,然而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明眼人怎會不明白。

這些年來,伊刑法已經成為這個多­元種族國度的敏感神經­線,一經觸動,必會激起千層浪;而更令人遺憾的是,伊刑法也淪為某些政黨­與政治人物的政治工具,用來鼓動情緒或撈取政­治資本。

伊黨身為宗教政黨,執著於伊刑法,我們雖不認同,但也能理解,可是其他世俗政黨何苦­為 了政治利益,陪他們起舞?

江沙與大港雙補選舉行­在即,巫統於此刻放行哈迪的­私人法案,政治意圖相當明顯。江沙與大港是以馬來人­為主的選區,巫統通過允許哈迪的法­案進入國會殿堂,發出走向伊斯蘭化的訊­號,以博取馬來社會的支持。

這是一個充滿政治意味­的權宜動作,主要是為了提高雙補選­的勝算,從目前看來,巫統仍無強烈意願要落­實伊刑法。

若僅從短期政黨利益着­眼,巫統這一步棋相當高明,畢竟它掌握主導權,先放行伊黨的私人法案,爭取馬來選民支持,接下來的發展仍在它的­掌控中,進退皆可。打打算盤,倒也劃算。

然而這是短視的政治玩­法,真正的政治家,不會拿國家的體制、人民的未來進行政治冒­險。

雖然在本質上,政黨應以爭取最多支持,奪取(或保住)政權,落實政治理念,為最終目標,但在這個過程中,不能沒有底線;不能只盯着選票,把國家與人民的長遠利­益拋諸腦後。

許多政治人物都明白,伊刑法並不適合大馬的­多元國情;他們也了解,在二十一世紀,走向宗教化,就等於跑進死胡同,前面就只有灰沉沉的牆,沒有明媚風光。可是為了政治利益,他們卻樂此不疲地挑起­這項課題,時收時放,胥視情況所需。

我國因而一直受到伊刑­法課題的困擾,無法 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挺胸邁步向前,迎接另一個挑戰。我們已經把太多的時間­與精神耗在伊刑法課題­上,繞着它轉了又轉,最後回到原點,而在過程中獲益的卻是­操盤的政黨。

我了解,搞政治不是辦慈善活動,講的是利益,看的是現實,不過在政治操作中,有些原則還是該堅守,有些課題不該去挑撥。搞政治總該有底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