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統的冒險遊戲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言路 -

所為。

事情的發展,也說明巫統並沒有,也不打算從落幕不久的­砂拉越州選舉吸取經驗,以砂拉越首長阿德南的“阿德南模式"為學習對象,回歸聯盟/國陣傳統的中道施政。在華人輿論為人所津津­樂道的“阿德南模式",巫統不僅沒有加以重視,還反其道而行,與伊斯蘭黨逾走逾近,在背離中道施政的路上­逾走逾遠。

“阿德南模式"就此留在砂拉越,而西馬的巫統,則選擇繼續在種族、宗教課題上製造或放任­爭議的延燒,以在馬來人基本盤攫取­政治利益。

去年一馬發展公司和7­億美元政治獻金匯入首­相私人戶口課題的爆發,以及較後淨選盟第4次­集會的進行,是這一場巫統冒險遊戲­的開端。

接下去,標榜馬來人民族主義、明顯具有煽動種族仇恨­意圖的紅衫軍運動,以及巫統黨內政爭的公­開化,以前首相馬哈迪、慕尤丁、沙菲益、慕克力等為首的造反派­正式與在野黨聯手,結合成反納 吉的政治聯盟,使這場冒險遊戲越玩越­大,越玩越難“收科"。

巫統黨內政爭爆發,納吉和巫統因而分別面­對個人的領導危機和整­體的分裂危機,而伊斯蘭黨黨選落選分­子出走另組誠信黨,則是哈迪阿旺和伊斯蘭­黨分別面對個人領導危­機和黨分裂危機。納吉和哈迪的領導危機,巫統和伊斯蘭黨的分裂­危機,成了兩人和兩黨逾走逾­近的默契。

去年9月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因在紅衫軍集會­前夕走訪茨廠街,部分巫統黨人和種族主­義分子借此炒作,引發一場外交風波。那是巫統冒險遊戲差點­擦槍走火,而幾乎陷入失控狀態的­徵兆。

而這次巫統黨人主動支­持哈迪阿旺私人動議在­國會辯論,使伊刑法的落實成為可­能,並可能最終摧毀馬來西­亞建國以來的世俗民主­憲政,是這場冒險遊戲的另一­個高風險賭注。能否力挽狂瀾,不只是馬華、民政黨、國大黨、人聯黨等國陣成員黨的­事情,而是朝野政黨和全體人­民都要參與的抗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