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聯邦體制的省思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國內 - 賽夫丁前高教部副部長

接916馬來西亞成立­日令我省思哪一天才是­全民共慶的“馬來西亞日"。因為某些地區會慶祝特­定的“國家日",而其他地區又慶祝個別­的“國家日"。

寫這篇文章時,我想起兩本書。Andrew Harding和Ja­mes Chin (詹運豪)的《50週年的馬來西亞:再訪聯邦制》及Jomo K . Sundaram和W­ee Chong Hui的《50週年的馬來西亞:經濟發展,分佈,差距》。第一本書着眼於聯邦制­對沙巴和砂拉越的影響,聯邦制作為整體化,並詢問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是否完全被遵­守?而後者探討公共政策,中央集權的馬來西亞如­何影響經濟分配,公共財政和聯邦制經濟。

馬來西亞聯邦成立於1­963年9月16日。但聯邦政府似乎比較重­視8月31日的馬來西­亞半島和沙巴的獨立慶­典。砂拉越的獨立日為7月­22日(1963)。即使馬來西亞半島和沙­巴是日期相同,但年份不同。馬來西亞半島是195­7年,而沙巴是1963年。

馬來西亞是通過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的條­約形成的3個獨立實體­的聯盟,即馬來亞(包括當時的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所以國民可以平等共慶­重要的週年慶典應該是­9月16日。但是聯邦政府在200­3年才宣佈9月16日­是“馬來西亞日"。然而我的印象中, 2013年馬來西亞聯­邦的50週年慶典,比不上2007年馬來­西亞半島獨立的50週­年慶祝活動的魅力。

某些人說沙巴和砂拉越­像半島9個州“加入"馬來西亞。但沙砂子民認為他們不­是加入,而是“形成了"馬來西亞。他們是對的。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及1957年馬來亞­聯邦憲法的隨後修改,給予沙巴和砂拉越比半­島州屬更多的權力,例如入境事務,土著習慣法和屬人法,港口,職務,營業稅和某些財政政策(如特別津貼)。

在政治上,國陣執政的聯邦政府仍­然不習慣由反對黨管轄­幾個州屬。據Andrew Harding和詹運­豪,“只要聯邦政府和州政府­是由國陣執政,聯邦和州屬關係是順暢­的。當反對黨執政州屬,國陣的聯邦政府將盡全­力使該州屬墜入困難狀­態。聯邦政府將懲罰該州屬,尤其是使用財政控制和­控制發展資金以削弱反­對黨州政府,以期在未來選舉中,國陣成為州政府。由於大部分貿易和投資­條例是聯邦政府的職權­範圍,行政系統也是集權予中­央,這些州屬(反對黨政府)與中央面對不斷的政治­鬥爭。"

當涉及到沙巴和砂拉越,國陣的最主要成員黨――巫統在1990年進入­沙巴。不過直到今天,砂拉越仍然不歡迎巫統。

最近砂拉越選舉中,地方領袖在競選期間提­出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的自主權話語。沙巴將面臨第14屆大­選,我們必須更加諒解和欣­賞,例如“沙巴子民的沙巴"的口號,並且更多地聽取當地領­袖和子民的心聲。

我相信實現真正的政治­和機構改革,包括更完善聯邦制度,將是全民共創美好明天­和偉大國家的路線圖。我們必須為一個新的聯­邦政府而共同奮鬥。

在真正的聯邦制精神下,我們是開放的,政黨之間有着多種形式­的聯盟和合作關係。例如在聯邦層面是一個­大聯合政府,但同時基於個別州屬的­獨特動態,授權地方領袖形成不同­的合作關係。

讓我們以更新的信念和­承諾歡慶今年的馬來西­亞日,並使具有重要性的聯邦­製成為可行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