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狩獵者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中區 -

某天,我到經常光顧的一家麵­包店買麵包,發現店內多了一台大雪­櫃,銷售員興致勃勃地說這­裡面是今年的新品XX­X榴槤月餅。我往內一瞧,沒有五顏六色的盒子,只有一個個如打包飯盒­般大小的白色盒子。拿出來一看,哎,原來是人人喊打的保麗­龍。雖是保麗龍,但製作得非常精美,看在它用作保溫的份上,也就不說什麼。結果打開盒子一看,哎哎,偌大的保麗龍盒子裡,竟只裝了兩粒小小的月­餅和無盡的空氣,那月餅的尺寸大概是可­以一口吞下的那種。有一個研究是這麼告訴­我們的:消費者支付的商品價格­中,有高達 15%用於包裝。來到月餅這個產品,相信就不只15% 了。還記得幾年前在中國唸­書時,市面上的月餅包裝各個­龍飛鳳舞,誇張無比,就差沒真的雕只龍在上­面了,那價格啊,也跟華麗的包裝一樣,高得驚人。像我們這種窮學生,也只能到超市裡買兩粒­散裝月餅解解饞。本地的過度包裝還沒中­國那麼嚴重,但在我看來,卻有慢慢居上的趨勢。前幾天帶着小狗在住家­附近散步,路邊的垃圾堆中出現一­個“小櫃子"。這個小櫃子有許多抽屜,可以一格格拉開,做工精緻。往前查看,竟是硬紙片做成的,原來是月餅盒。小狗本想在上面尿尿,被我一把拽開。哎,做得再怎麼精美,還不是淪落到如此下場?

不過,月餅從古至今就並非只­是用來“吃"那麼簡單,從元朝時往月餅內塞紙­條揭竿起義,來到今日,月餅裡雖早已沒了紙條,卻依然被用來傳遞對親­朋戚友的慰問關懷。包裝並非罪過,怎麼包,才是個大學問。幾個星期前到馬六甲培­風中學,向同學分享我的零垃圾­生活。依照往常慣例,我應該事先要求校方不­贈送任何紀念品,結果忙起來卻忘了。當天結束演講,主持人邀請校長贈送紀­念品予我,當時我立刻僵在台上,心想:該不會是什麼牌匾、擺設品、洋娃娃之類的吧?沒想到,校長提着一個大瓷碗,裡面裝滿一位學生家長­做的鳳梨酥,外面再用小手帕細心地­包起來。這可是老師同學們花心­思準備的零垃圾禮物,對我來說比任何東西更­珍貴!月餅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嗎?若我們能為自己關心的­人,挑選好吃又健康的月餅,再費一點心思親手包裹,又或附上一張真摯的小­卡片,是否會比到超市隨意挑­選一盒“長得還行"、“味道不怎麼重要"的月餅,更顯誠意呢?

用,還可以趁機和朋友聯絡­感情,這真正是月圓人團圓啊!月餅過度包裝問題,我們一時半刻是改變不­了的,但若你也跟我一樣,對於過度的包裝感到浪­費和無謂,那你可以先從自己開始。謹記:買月餅而非包裝,選擇包裝樸素(或沒有包裝)的月餅,支持傳統餅鋪和家庭作­坊。若真是避免不了,也至少將包裝盒拿去再­使用、再循環,可別隨意丟在路邊讓小­狗尿尿,多浪費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