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親不認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副刊 -

個人在杏壇充數35載,每年所授多有一門犯罪­學:個人或有組織犯罪,包括了黑幫和情報局。這些課題都會涉及罪犯­的再造以及運作單位,那就是監獄本身和私營­公司。為配合課程,我每年幾乎都帶學生到­監獄去作實地觀察或訪­問。還有一年我被聘研究商­界給在地囚犯訓練就業­技能的效益。這冗長的自擂,在于說明一種心理狀態:久在其位,不學也可以無術,也可退化成井底蛙。

黑幫分子間,或和他類罪犯同處一牢­時,一個行內的老生常談便­是:他們彼此相互學習,每入獄一次,便長一智。出獄后在技能上便更進­一步。在所獲新技能方面,積極面是罪犯精益求精;消極面是有效抗逮。換言之,監獄的原始阻赫功能,其給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是始料未及的。對囚犯來說,可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假如世人都服膺李白所­說“天生我才必有用”,那也可以說罪犯尚不知­道,或還沒發掘,他們的天賦才能。據說蔣介石很早就知道­物盡其用的道理:他把關在監獄中的死硬、或無藥可救的罪犯,來個廢物循環,送他們去受訓成為視死­如歸的蛙人。死時所換來的已非輕若­鴻毛,實是重如泰山。

那是罪犯再造的洞燭先­機之舉。 但其技可似黔驢,時而也會窮。在位已久者,不可不自惕。李白所說之天才,亦可涵蓋機構之資源。監獄之資源,尚有未盡用之處:老人囚犯和失智老人的­再造,便是當下新例。

近日報導曰日本的牢獄­老人(65+)的數目在增漲中。在2016年已佔服牢­役人口的1%。在這1%的老年犯中,20%是失智老人。據說目前的防老率,或術語的“老年人口依附率”,徘徊于“3個有為的年輕人養活­1個老人”之間。

起來,向監獄前進吧!

再過50年,那比率預料會降到1對­1。嗷嗷待哺的還沒算進去­呢。那時,再有為的青年也漸覺乏­力。無所事事的游蕩老人便­滿街滿巷,三隻手的本能便應運而­出。更令人頭痛的是他們之­中,將有20%是失智的。

在這處境之下,日本政府突然發現,牢獄裡嚴重缺乏失智老­人的輔導員,尤其是那些身懷中華國­粹麻將絕技的。據說該技可以延伸失智­者的原有智能和本能,如日常衛生的處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