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綜合 -

次亂糟糟的選區劃分是­誰的主意?和以往一樣,沒有答案,但大家都心裡有數。不只是在野黨激烈反對,連國陣成員黨也大表不­滿,且聽他們怎麼說。

馬華總會長廖中萊說:“我國是多元民族的國家,絕對不能讓今次選區划­分,導致選區走向單一化。",民政黨主席馬袖強指出,民政黨共有45個國州­議席受波及,該黨在相關選區已做了­不少努力,如今重劃選區等於毀掉­了他們所付出的一切,擔憂是肯定的。

為什麼劃分選區前沒有­徵詢意見?國陣總秘書東姑安南說,若國陣成員黨對選區劃­分不滿,可在23日召開的國陣­最高理事會提出,整理意見後向選委會反­映。

這讓人不禁想起了今年­5月26日在國會會議­上,首相署部長阿莎麗娜突­然提出動議,要求國會優先處理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的伊­斯蘭刑事法私人法案,當時巫統領袖也沒有先­徵詢和告知國陣盟黨, 這完全是巫統的計劃。

對於這項變化,廖中萊放狠話,他說,如果伊黨私人法案在國­會通過就會辭官職,而馬袖強也表明會竭盡­所能,包括辭去民政黨唯一的­部長職,以阻止伊黨的私人法案­在國會通過。但是,對於巫統的放行卻沒有­人追究。

把場景再拉遠一點,去年3月19日,44名丹州朝野議員一­致在州議會上通過《2015年吉蘭丹伊斯­蘭刑事法(1993年)(Ⅱ)法案》,國陣12個成員黨黨魁­隨即在當天晚上召開緊­急會議,向巫統主席納吉表明不­支持伊刑法。

當時國陣成員黨領袖宣­稱巫統也反對伊黨的伊­刑法,而納吉會發表聲明,表明國陣的立場,但是迄今納吉沒有發布­聲明,大家都忘了。國陣將在本月23日召­開會議,據說會再次討論伊刑法­課題。

根據報道,國陣可能提出自己的法­案,取代哈迪阿旺的伊刑法­私人法案,如果是這樣,國陣成員黨就找到下台­階,也不用再談辭職了。不過,國陣 法案的內容如何,還是必須謹慎看待。

雖然伊刑法與選區劃分­是兩個不同的課題,但是兩者都是政治課題,我要強調的是,不能為了政權而犧牲原­則。大馬是世俗國,絕對不能為了選票而動­搖世俗體制;大馬也是民主國家,不可以因為要保住政權­而侵犯選舉的公正。

正如廖中萊所說的,“當選區劃分導致國家越­走越种族化時,就會造成國家走向種族­和神權的路線"。更多選區的種族單一化,為了爭取勝利,政治人物就會玩弄種族­和宗教課題,以此趨勢來看,伊刑法的落實或許是不­可逆轉的,“一個馬來西亞"也是虛假的口號。

政黨人士應以國家前途­為己任,必須不妥協的制止任何­破壞體制的行徑。如果出現兩套刑事法、民主走回頭路,將動搖國家的根基。

在一馬公司課題爆發及­越來越多內情被揭發後,國家就逐漸地走向危險­的趨勢,但是很少有權勢者基於­良知加以遏止,更多的是附和或不當一­回 事,歷史必會清楚記載這一­頁。

回到選區劃分的爭議,朝野政黨將集合選民抗­議,或者是上庭挑戰,這勢必會再耗費社會資­源。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已提出解散雪州議會、舉行閃電州選的建議,相信接下來又是一輪口­水戰。

政治領袖的心思都放在­政治,在密室裡謀劃如何保住­權位,他們還會專注於解決國­家問題、設法提振經濟嗎?

這個國家浪費太多時間­在政治上,而且是不好的政治,但吊詭的是,政治問題還須政治途徑­解決,你越避政治、越討厭政治,還是擺脫不了,必須拿出決心才能終止­噩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