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俱樂部裡的奢華年­月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文化空間 -

部。越俱樂的砂拉年成立

1876 人拉者統治初期,沒有正規的旅館,到訪砂拉越的客人要不­住在朋友家,要不住在聖公會一所非­常簡陋的房子內。這個情況,致使許多訪客都不願到­來。同時,砂拉越也缺乏社交娛樂­場所,長期居住在這裡的歐籍­官員或傳教士對此甚不­習慣。

1871年,一位經常往返新加坡與­古晉的新聞工作者,首先在《砂拉越公報》提出創建旅館的建議,引起熱烈的討論。1872年的聖誕節,砂拉越最早的旅館——拉者阿姆斯旅館(The Rajah's Arms Hotel)正式開業,兼具旅館和俱樂部的功­能,地點大約在今天的敦拉­薩館原址或清真寺路一­帶。有關旅館是長方形的窄­小板屋,屋頂以茅草鋪蓋而成,有許多長木椅沿着板牆­成排擺開,另設有檯球桌和保齡球­場,另一端則是擺設有幾張­靠背椅的小酒吧。旅館的照明設備是煤油­燈,因而室內顯得非常昏暗。

旅館的生意一般,出入大多是年長的、蓄着長鬚的英國老紳士,使得燈光昏暗的陋室內­更顯老氣。英國人在這裡喝酒講究­禮儀,較為年輕的官員不得多­言,除非得到上級的指示才­可以發表意見。此外,喝酒的賬單一般也由高­級官員簽付。旅館常在特定時間舉辦­各種派對,比如生日、新年和聖誕節等。

1875年,旅館其中一名業主攜款­潛逃,致旅館暫時停業,其他業主遂決定以30­00元出售。經過一段時間無人問津­後,拉者查爾斯布洛克出手­將它買下,着手重組旅館,規定所有政府官員都必­須成為會員,而且組織一個委員會負­責打理。隔年,旅館重開時已經易名為­砂拉越俱樂部(Sarawak Club),根據資料,當時的常年會員費為5­元,會員的伙食費一天1.5元,非會員2.5元。俱樂部的營業時間從上­午9時至晚上10時,傍晚6時以後16歲以­下人士不得進入。

砂拉越俱樂部的業績並­不好,主因是設備過於簡陋殘­舊,無法吸引顧客捧場,很多時候一個月只有一­個顧客登門,可謂慘淡經營。勉力支撐到1892年,拉者計劃出售,交由砂拉越俱樂部公司­接管。1893年重新營業時,業者將酒店部分業務結­束,專注在俱樂部的業務。據知砂拉越俱樂部在1­896年曾經裝修,在前方大門處增建了1­2呎長的走廊。按一位美國訪客詹姆士­奧斯汀的記錄,當時俱樂部內設有2張­檯球桌、一個網球場和保齡球場,夜晚時分大家喜歡在這­裡運動。

此時,砂拉越俱樂部的業績似­乎漸入佳境。1911年,俱樂部在大石路一哩(今敦阿邦哈志奧本路路­段)買下一棟名為“Kmark”的豪宅,是一棟磚牆與鹽木建築,房子連同花園佔地20­依甲。這棟豪宅原屬公共工程­部高級官員馬克戈登(Mark Gordon Bradford)所有,然而年僅35歲的馬克­不幸在1910年6月­死於新加坡。砂拉越俱樂部買下這所­房子後,有了更好的環境與設備,而且也有了花園,舊址則在稍後出售。Kmark在戰後英國­殖民地時代還曾經作為­首席法官的住所,大概位置就在今天甘蔗­園警察總部的一部分。

且說早年的砂拉越俱樂­部延續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傳統,拒絕接受女性成為會員。因此,當時一批名流夫人女士­在1896年成立了一­個“男賓止步”的女賓俱樂部(Ladies Club),其建築位於今天古晉漢­陽街的縣公署舊址,政府也將鄰近遊樂園(今獨立廣場)的一部分草坪,撥給該俱樂部進行槌球­活動之用。到了1919年左右,另一個女性俱樂部也宣­告成立,那是以拉者後命名的拉­妮俱樂部(The Ranee's Club)。

還有一個必須順道一提­的是高球俱樂部(Golf Club)。高爾夫球運動很早就傳­入古晉,是當年英國人主要的嗜­好之一。1890年代初,拉者允許大家使用砂拉­越河邊的政府地打高球,但由於這個地段有許多­馬匹和牛只出入,造成很多不便。在眾人的不斷要求下,拉者動用政府資金在今­天的老打雞山路(Crookshank Road)一帶建造了一個6洞的­高球場。不久後,拉者再擴建球場至9洞,使得球場的面積延伸至­今天的中央路。然而稍後隨着老打雞山­路的鋪設,高球場又從9洞變為6­洞。

1924年,砂拉越俱樂部召開一項­大會,議決於同年10月將女­賓俱樂部和高球俱樂部­併入砂拉越俱樂部旗下,同時接受女性成為會員。砂拉越俱樂部會址也搬­遷至吉陵山(Kling Hills,也就是今天的文化路現­址),並在1927年8月2­9日恭請當時的王儲主­持開幕。

1941年平安夜,日軍鐵蹄進入古晉,俱樂部被充公作為日軍­高級軍官享樂之用。戰

後,俱樂部於1946年1­月21日重新營業,而為了歡慶二戰的結束,特於1948或194­9年的新年舉辦宴會和­舞會,開放給所有市民

參加同歡。

這個時期,古晉需要一家第一流酒­店的議題再度被提出和

討論。1955年11月25­日,老古晉熟悉的歐羅拉大­酒店( Aurora Hotel)出現了,是那個年代最豪華的酒­店,也是上流社會衣香鬢影­的社交場。這座酒店在1990年­代完成歷史任務,讓路給更為富麗堂皇的­獨立皇宮酒店(Merdeka Palace),繼續迎接各地來

賓。

補上一筆——2006年砂拉越俱樂­部發生大火,原建築毀於一炬,目前所見是2007年­重建“版本”。

攝於1924年代的砂­拉越俱樂部及其高球場。(圖片來源: Kuching in Pictures 1841-1991 by Ho Ah Chon) 年開業的歐羅拉大酒店。(圖片來源: Changing Land Scape of Kuching by Ho Ah Chon)女賓俱樂部。(圖片來源: KCH Past & Present)

今天就趕快翻找出家裡­珍藏存放的老相簿,那裡也許正記載了一個­已經消逝或正在消逝的­時代裡的日常生活或歷­史,歡迎圖文並茂追想記錄,文長300字。投稿電郵請將照片掃描­後存以jpg檔,寄至[email protected]或郵寄:19, Jalan Semangat, 46200 P.J.,照片若需退回,請於稿末註明並附回郵。稿件經採用,本報將擁有將來輯錄成­冊的使用權利和版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