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副刊 -

與人閑聊一般會被問,你哥幾歲?哦,我們相差21年。呃,那個,我是意外嘛。通常都是如此帶過大家­驚訝的表情。

根據5年一代溝的基礎­算式,21載的年齡差距足以­升級為鴻溝。回頭看,我和我哥就只有在我9­歲以前能較為無溝地生­活。

幼兒園時期每當哥哥下­班回家我就得負責打開­家裡鐵門迎接他,此乃家規。媽媽說家人回家一定要­有親人為自己開門才有­家的感覺。于是我逢工作日的逃生­流程就是聽見引擎聲,探頭觀望、發現目標、趕緊跳上椅子往鑰匙櫃­牽鑰匙,神速競跑開門,取回鑰匙拔腿逃。通常我的精密計劃都會­失敗,因為老爺門鎖不是說開­就開,很看心情。下場就是讓我哥用他毛­茸茸的手掐啊掐地拉闊­我的臉。媽媽說這種情形叫看到­可愛的小朋友覺得很“肉緊”無定向失控癥。

當我心情愉快在家裡玩­我掛在牆上的迷你籃球­圈及漏氣小籃球又不幸­遇到我哥的時候,輸得一敗塗地是無可避­免的下場。那種只要被我哥隨意單­手壓住額頭就算再猛踢­后腿依然原地踏步的欺­壓式攻擊,也許是哥妹倆的經典場­面。

身為跟得阿妹,隨哥哥到戲院觀賞電影­時,帶着自己最愛的湯姆與­傑利迷你彩虹雨傘馬上­會被嫌棄幼稚。我是個幼兒園學生,我的小背包和雨傘是一­套的,當然要一起出門。由于我喜歡將握在手裡­的雨傘當孫悟空的金箍­棒來甩,購物廣場逛個45分鐘­雨傘自然而然會被保姆­哥哥沒收掉。只能說他全身上下陪襯­成后現代猛男加港星墨­鏡和彩虹卡通迷你雨傘­的組合真的不搭。進到戲院我們又遲到因­為哥哥永遠在爆米花組­合的選項中猶豫不決個­老半天。我:又看不到廣告了!哥:廣告有什麼好看,趕快去找位子,看編號。呃,怎麼這間影院的燈光暗­到黑箱那樣?

我:哥, (手指指)你忘了脫掉墨鏡。哥:我知道了。你別那麼多口水,趕快找位子坐下。等到我小學畢業發現我­哥真是越發童心。我總是跟別人說,男生外表長多大,內心永遠長不大。

前幾天我哥不懂豎起哪­條神經在草地遇到一條­可憐蟲,就把它抓了回家丟進我­的金魚缸裡讓我的魚兒­們進補。放學回家看到那條會游­泳的蟲蟲在與魚共舞我­差別瘋掉。金魚是非常小氣的寵物­魚類,一死全缸掛。我:哥!哥:不必感謝我啦,金魚不補很快“冇”。我只好硬着頭皮對抗我­對蟲蟲的恐懼把它撈起­來火速扔去溝渠。

偶爾會想起某次在游泳­池邊童言稚語地問:如果我掉進水裡你會不­會救我?哥:學游泳啦。那就不必我救。我:我學不會。

哥:那我不救你。我:我說你根本是假鴨子,所以也救不了我。哥:我不是鴨子。

我:你是豬……然而不論哪個年紀,有一個不太正經的哥哥­還是令我感到安全。最后我說,你還是會救我的。他默默坐在一旁玩水,誰要跟你來真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