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倫:引領議程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言路 - 凱 自由撰稿人

倫達維拉(Karen Davila)是菲律賓的娜扎希瓦(Najwa Shihab),又或者後者其實就是印尼的前者。

東南亞兩個最大的民主國家裡,媒體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那這兩個女性到底如何在兩個東盟最大的民主國家的媒體裡位高權重,一個穆斯林佔多數,另外一個則基督徒佔多數。

首先,兩人服務的媒體公司非常不同:凱倫服務的ABS-CBN過去數十年在電視圈的地位響噹噹,娜扎服務的MetroTV相對比較小規模,是一個全天候新聞頻道,但政治影響力卻不可小覷。

在製作人、編劇、研究團隊的支持下,兩個人與一些非常複雜的機構較量,談論着極為敏感的議題。

當然,他們的才華、個人魅力以及智慧發揮了效用。

凱倫曾被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形容為“可口",娜扎同樣擁有龐大的男性粉絲。

即便如此,最近在馬尼拉訪問凱倫的時候,她繁忙的行程以及身兼多職的能力還是讓我震驚。

早上8點,她就在位於洛佩茲家 族發展的高檔社區的攝影棚錄製時事節目,下午4點半,她就往公司位於奎松市的總部主持菲律賓語的電台節目,晚上10點半,她還要播報夜間新聞。

她在推特擁有超過240萬追隨者,Instagram上則有超過36萬個粉絲,她在社交媒體上的地位可與娜扎較量,雖然菲律賓人口不過是印尼的一半。

其實,凱倫早上的電視節目“先聲奪人"已經成了杜特爾特政府官員用來減少總統前一天深夜長篇大論發言造成的損害的平台。

因為我也曾經是“先聲奪人"的嘉賓,我知道它的影響力。

這個節目可以主宰一天的政治議程,它的觀眾涵蓋總統府裡的掌權者、行政院以及參議院還有敵對的媒體。節目長達45分鐘的訪問足以讓準備不足的受訪嘉賓防不勝防。

“先聲奪人"涉獵各種課題包括南中國海、法外殺人、社會企業等。

凱倫直言不諱:“我非常努力的工作,“先聲奪人"這樣的節目你是沒有辦法矇混過日子的,你必須準備充足,言之有物。每個晚上,我帶着文件以及資料上床。但也需要取得平 衡,我有兩個兒子,還有先生,我必須幫助他們完成功課,也要花時間陪他們,每件事情都必須要組織好。"

不過,不是每個人能夠接受敢怒敢言的女性媒體工作者。今年4月,在主持總統辯論的時候,她就第一次嘗到了苦頭。

她質問杜特爾特自己的兒子是否涉毒,在杜特爾特極力反對之後,辯論才得以繼續進行。

當晚,凱倫終於感受到了杜特爾特1400萬社交媒體粉絲的威力,他們很多對着凱倫火力全開的抨擊。

“我以為辯論非常順利,當晚睡得很安穩,豈知一覺醒來我的推特以及Instagram賬號就擠滿了憤怒的訊息——包括一些性侵以及死亡威脅。我隨即張貼了回應,指出像杜特爾特這樣的領袖絕對可以處理這樣的質疑。"

隔天,杜特爾特自己必須介入,他發表了文告呼籲粉絲不要在攻擊凱倫,表明自己並未覺得冒犯。

凱倫解釋說:“這些攻擊幾乎立刻停止,我發覺不管是軍團或自願者,他們絕對被這個人牢牢的掌控。"

其實,媒體以及總統府的關係似 乎尚未取得共識。

凱倫對此說道:“杜特爾特作風離經叛道,我們媒體必須做出適度的調整。蜻蜓點水方式的報道未必奏效,另外一個挑戰就是我們必須教育以及與他的支持者交流。我們必須讓他們瞭解這個不是階級之間的戰爭,這是不分黨派卻為了國家未來必須要被探討的重要議題。"

將這些爭議擱置一旁,看到凱倫這樣的女性新聞工作者勇於發言以及質問當權。

能夠成功做到這件事情,其實真的很了不起,因為女性日常就要面對各種不同的挑戰,包括性別、報酬歧視以及自己的聲音被漠視的現象。

不過,這並未阻止一眾菲律賓以及印尼女性新聞從業員打破常規的決心。

很明顯的,一股趨勢正在東南亞崛起:真正的民主將女性放在最前方以及最顯著的位置。

我們只能期盼未來這是常態而非特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