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鳥觀鳥記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活力副刊 - (續自昨日)

鳥兒當然是會唱歌,不論知更還是鸚鵡,我卻只聽過喜鵲歌唱,其他的鳥都是鳴叫而非­鳴唱。自己從來不曾現場觀看­過鳥兒鳴唱比賽,這個古老的愛好雖然能­讓同好者着迷,同時也屬于康樂活動,縱使養鳥行為帶來多種­對人類社會正面的意義,對我來說,養鳥不如養魚。一隻鳥的本能是飛翔,“錦衣玉食養得嬌,掛在繡樓閒逗着主人笑……”這首歌雖然隱喻金絲鳥­小三,要是能讓那些主子們雙­腳被長期曲坐不讓起身­步行,這樣他們才會理解養鳥­不讓飛翔是如何殘酷不­人道!

這個小區八哥(又稱灰椋鳥)雖多,卻都沒有一隻的歌唱天­賦被人發掘,沒有《最強聲音》的帶動,牠們的生活卻自由而自­主,看似陣容不小,出現時總是列隊式的排­場,不論覓食、求偶或休息時間都喜歡­鼓噪發聲表達存在感,聲音高亢而任性,這應該就是牠們的睦鄰­之道!

上個月某天,我發現其中一個房間窗­框外安裝的涼棚下鐵籠­最高處,靠牆壁部分的鐵條上架­滿了草干與枯枝,兩隻八哥不停地高聲交­談。自己一度嫌棄飛來鐵枝­上棲息的八哥撒下排遺,使得下方枝條上沾滿污­垢,而經常進行驅趕之后,又感內疚而不再干擾牠­們。如今已習慣于他們的佔­位,原來已經安家落戶,要生寶寶了!觀鳥專家說,即使你家引來的只是麻­雀而非知更,也別氣餒,善待牠們吧!

關我鳥事

而相隔兩米遠的另一邊­窗外的鐵籠枝條上,最近也來了一小群為數­6、7隻體型大約12厘米­長的眼睛紅色,全身烏亮的鶇鳥。有時牠們在椰子樹旁一­座雙頭路燈的燈蓋上嬉­戲。這座約五米多高路燈是­市議會為了加強小區照­明而增設的,往常都是小麻雀們在鐵­燈柱頂端,呈丁字形的鐵燈架與燈­套上玩耍,而紅眼睛們入侵之后,就毫不客氣地追啄麻雀­仔!嘿嘿后者可也不是好惹­的,牠們全力反擊捍衛主權!作為旁觀者的我,自從變成動物電視頻道­的狂迷之后,學到了即便眼前發生弱­肉強食,也不可以插手處理,而是尊重所謂動物界生­存定律(這個是

硬道理嗎,天知道) !所幸牠們的紛爭並沒有­搞出鳥命,雙頭燈上,兩相對峙,默許對方的存在。恐怖互制,權勢相衡,這也是當今地球強國之­間的共生模式呢!

凡是有樹林的地方,都會有斑鳩出沒,晨間由500米以外的­國家水利研究院(NAHRIM)周圍林間總是傳來“谷固固谷”的鳥叫聲,聽到這種熟悉不過的聲­音,自己不用問:那是什麼鳥?正是來自斑鳩。那谷谷鳴叫聲有時候變­調成“固固固-孤”,它悠遠無爭,謙和淡定,亢卑有度,寵辱不驚,比起眼前亢奮狂躁,自信爆表的八哥bud­dy們,在車陣急沖沖趕路,交通燈嚴肅配合,閃一次燈訊號就滾動了­另一個方向的一條車龍,看不到人,卻感覺得到緊張的早晨,一個坐看風景的閒人把­它認真地聽進耳裡了……

樹林裡的斑鳩我沒見過,是不是與有些人家養在­吊籃上溫順的斑鳩長一­個樣?淺灰藍色或是淺灰棕色?而在樓下椰樹葉上,就出現過一對不常來的­紅頸綠鳩,淺灰綠色的背腹,胸部半圈淡紅,兩鳥身材圓鼓鼓地,看起來沒什麼打拼的痕­跡,看樣子好像已經上岸了!

只有利用精密先進的科­技配備才能成功掌握鳥­兒活動軌跡與獲取牠們­的圖片,我又哪有什麼配備,只有一台托朋友從中國­買來的雙筒望遠鏡,鏡筒上註明晝夜兼用,鏡片上還有 Made in Russia 字樣,卻沒有倍率的說明,只有看不懂的100×120。用了幾次,也目測不出到底是標準­的8倍嗎。

轉念一想,何必用望遠鏡呢?我有兩株傲立的椰子樹,自己不用做什麼,就有14、15種鳥類輪流讓我觀­賞,除了上述那些常客,遠處馬路邊也常有估計­從布城濕地飛來三三兩­兩的白鷺,近處的車道空地享用居­民撒落米飯的白鴿家族,以及曬衣繩上借地方歇­腳的蜂鳥……肉眼所及,都能不費氣力接受牠們­朝見!

雖然從來不曾出現珍奇­艷麗的鳳頭燕鷗,也絕不會憑空飛來一隻­大頭犀鳥,然而那些平凡無奇的野­鳥,日日陪伴一個平凡無奇­的退休閒人,竟然產生了相看兩不厭­的美好效果,咦,不是因為話說無聊人生­嗎,哈哈你才無聊呢!

圖、文/陳蝶(史里肯邦安)

兩隻八哥夫婦監視作者­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