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做好3件事

The Busy Weekly - - CORPORATE WATCH -

1)公佈汽油售價計算方程式

當前朝政府從2014年杪開始對汽油售價實行管理浮動機制( managed float)機制時,最為人詬病的就是缺乏透明度,主要體現在2點:第1,始終沒有公佈汽油售價的計算機制,似有保護油站業者或煉油業者的賺幅「機密」之嫌;第2,不時選擇「凍漲」或「凍跌」汽油售價,與國際油價的走勢不一致,無法服人。

去年5月之前,希盟政府還是在野黨時,便曾猛力批評前朝政府的汽油調整機制不透明。

因此,政府應該吸取教訓,公佈簡單易懂的汽油售價計算方程式,不僅能夠服眾,也可讓國人能夠更好地規劃日常生活。

正是因為希盟執政后「忘了」應透明處理國內汽油售價一事,才讓納吉和凱里逮到機會,在國際油價下跌后批評政府讓國人非但沒有享受津貼,反而「倒貼」政府。若政府不公佈方程式,汽油售價事宜日后難保不會再掀起爭議。

2)儘早拍板B40汽油津貼

在暫時決定每週調整汽油售價后,下一個變數就是預料將在次季公佈的汽油補貼機制。

林冠英在去年11月提呈財政預算案時宣布,政府打算終止補貼所有車主改用針對性的補貼機制,主要以引擎容量作為標準,只有1500cc以下的車主每月可獲得最多100公升、每公升30仙的補貼,摩哆也同樣。

這涉及3個層面:第1是篩選出1500cc引擎容量以下的汽車;第2是限制每輛車每月只能享有100公升汽油的津貼;第3是限制每公升只能津貼30仙。

眾所週知,要開發如此複雜的針對性補貼機制並不容易,極可能必須耗費龐大的人力和財力,這種機制的成本會否比政府一律補貼所有車主更為昂貴,仍不得而知。

自從政府在去年坦承去年無法達到前朝政府定下的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 GDP)比例為2.8%的目標,而只能達到3.7%,今年 目標則是3.4%,我國就被不少證券行認為可能是信貸評級機構的潛在降級對象。

其中,政府廢除消費稅(GST)、恢復銷售與服務稅(SST)而導致重演2014年以前大為依賴石油相關收入,是其中一個主因(參閱圖1)。

在收入縮水之際,政府卻又堅持要補貼國人汽油,但又因資金不足而只能選擇性補貼,然而新機制極為複雜,增添了更多不明朗因素。政府應儘快對此事拍板,以釋市場之疑。

3)對金融市場謹言慎行

林冠英上任初期,公正黨主席暨前財長安華就曾提醒他,財長是一個「敏感」的職位,必須謹慎處理可能影響金融市場的資訊。然而,林氏依然不時發布文告,回應市場對于政府財務和經濟狀況的質疑與批評。

以10日的野村證券事件為例,野村只是有追蹤馬股的數十家證券行之一,其投資建議雖有本身的議程,但並非所有人都會言聽計從,財政部無需反駁野村的言 論。

換作若是國際3大信貸評級機構,即標準普爾( S& P)、穆迪( Moody's)和惠譽( Fitch)質疑政府,財政部回應則還說得過去。

此事看似無甚大不了,但為官者理應慎言,只在關鍵時刻發言,才可收「一捶定音」之效,為國家扮演定海神針的角色。

反之,若財政部若事無大小都回應,假以時日必定會削弱威信,用句俗話來說,也就是財政部言論的「含金量」將會越來越少。

熱衷回應外界批評,或許是林冠英的個性使然,也或許是出自于政治利益考量,但作為財政部的掌舵人,公家的利益理應置于個人喜好和利益之上。

過去數月,當國際油價大幅波動之際,財政部不為所動,堅稱油價陡升陡跌,不會因短期波動而輕言修訂今年的預算案,是該部門回應外界揣測時少見的佳作(參閱圖2)。這種穩重的態度也應更廣泛地套用在其它事情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