ᔢੑࡼᔫອથ඗ࡦည

台湾国宝级画家李奇茂Lee Chi-Mao,高龄行动不便,仍坚持奔走于世界各地,讲 学授课、开画展。我们与他面对面聊作画,听他说“价格”不是“价值”⋯⋯

PIN Prestige (Singapore) - - Polish - TEXT CAYNES.C PHOTOGRAPHY ZUNG [email protected] PHOTOZ

眼前坐着的身影,尽管已两鬓斑白,却难以掩盖其超过一米八的挺拔英姿;藏于墨镜下的双眼,仍旧透露着艺术家一身傲骨的霸气。

说着的人物,正是目前高龄九十三,台湾国宝级当代水墨画大师李奇茂教授。

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安徽,本名原叫李云台。约莫九岁,李奇茂便沉迷于作画,宛如在画纸上度日,是与生俱来的宿命。年少时期,他经历了最糟糕的抗日战争,16岁被迫过着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

为了一顿温饱,他顶替一名叫李其茂的逃兵,随后将中间一字改为“奇”,李奇茂这名字从此沿用至今。

踏入军旅生涯后,李奇茂的画多为砲战写生。辗转间,他随政府军队到了台湾,考入名师如云的复兴岗美术系,开始学习油画和速写技术,逐步发展出强烈家国色彩的文艺作品。这个时期所累积的西方绘画基础,在李奇茂后来的东方水墨画中,扮演着极为关键的角色。

简单中创作李奇茂早前的画风,笔触细腻,具象写实;后来的作品,更多倾向于一气呵成的极简描绘,寓复杂于单纯。访谈中,他低沉而从容地叙述着过往创作灵感,每一幅画的背后,有小故事,也有大哲理。 “现在我眼睛不好使了,所以画得更简单一些。”乍似玩笑的一番话,不就正是“师法心灵,以形写神”的最佳写照吗?去掉从五官探取的信息,少了杂念,李奇茂的画,更添大巧若拙的睿智。

对于创作,李奇茂一生效法齐白石大师的作画精神:万物过眼,皆为我有。“画画,你不能守规矩,惟有不断求变,才会在变中发掘更多,这才是艺术。”

他豪迈奔放,画战事史记、大漠风情;他也潇洒不羁,画人物飞禽、市井逸趣。从不限制自己的作画对象,他喜爱各种环境里的千姿百态,每天都在画,因为最好的那一幅作品还未存在。

对于一个创作生命超过六十年的人,这需要多大的谦卑心才能构成那样的气度?

冬荷大空白只要看过李奇茂的画,就不难发现,其越趋向近期的作品,越是如平凡生活中的随笔。没有什么刻意取材的元素,纯然是个人审美生活的观察,以及捕捉人与物的移动瞬间。

他利用点、块与线条的勾勒,形成笔墨符号论的画法。墨迹所到之处,乍看像语言符号,实则含有巨大意境。赏其画者除了眼观,还必须发挥想像空间,才能心神体会。

下笔间的着墨点与留白空间,虚与实的图像诠释,隐喻性的趣味构图,成了李奇茂独树一格的创作观,简洁而凝练。

他有一幅作品,整张画纸呈全白色,只有左边的题字,取名为《冬荷》。“我问你,冬天的时候你会在池塘看到荷花开吗?若没有,那画它做什么?”说完他顽皮一笑,表情令人莞尔。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随心所欲,随意而画。

几乎不卖画李奇茂喜欢聊天。笑语间,我们聊到商业画作对艺术家的影响。有的画家因金钱而作,有的画家过于在乎技术层面,因两者而失去艺术原有灵气的,大有人在。

“艺术创作得有技术,但有技术的人不一定懂艺术。若保存一幅画,是为了提升其价格而非价值,那只是一种商业行为,那不是懂艺术。”他的口吻中有股傲气,亦有无奈。

“我几乎不卖画。因为我觉得最大的成就,是人们在看我的画作时,能由衷地喜欢而微笑。”那数秒的瞬间,成了李奇茂最大的追求。

除了有别于一般人的坚持,这位近代水墨画大师一生所敬重的两位艺术界女性人物,也是非凡脱俗的。第一位,是中国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第二位是从妓妾成为一代画魂的潘玉良。前者对唐朝文化做了开创性发展,后者则是为结合东西方艺术做出巨大贡献。

李奇茂认为,两人对后代艺术文化的影响深远,不言而喻。

艺术家情感李奇茂除了醉心于画,其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还有他的爱情。

大学时期,他认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也是与他携手走过半百的夫人张光正。她是他同系不同级的师妹,是他画作的第一品鉴人,更是他在艺术成就上的最大功臣。

张光正扶持李奇茂,至今从未停止过。哪里有李奇茂,哪里便有张光正的身影。此次来马来西亚,同样如影随形。 “艺术家重视感情,我们没有国界的距离,亦不分地位。”李奇茂与马新两地的艺术交流,源自于1980年代初期。充满热带风情的地方,深深吸引着李奇茂,对于蕴含古城历史遗迹的马六甲,更是念念不忘。

他多次在马来西亚举办个人画展,与马来西亚艺术教父钟正山博士是多年知心老友。他对极富特色的马来民族文化尤其钟爱,凭着留在脑海里的画面,挥笔生成了《马来长青千万年》、《马来美娇娘》 等带有浓烈南洋色彩的作品。

说到忘年的莫逆之交,李奇茂转向身旁的拿督沈哲初,笑而不语。两人年纪相差十岁以上,彼此以兄弟相称,李奇茂是哥哥,沈哲初是弟弟。

沈老是马来西亚国际艺术博览会的创始人,亦是李奇茂在马来西亚推动艺术文化的关键推手。2007年,马来西亚首间李奇茂书画馆,在马六甲创馆(今已迁至吉隆坡蕉赖区)。李奇茂的艺术贡献,获得甲州元首封为马六甲“荣誉市民”。

跟上新时代李奇茂的作品,目前仍持续在世界各地展出。近二十年来,他曾于美洲、亚洲、欧洲、非洲多国举办画展,几乎走透全球。即便到了现在行动不便,仍坚持亲身奔走于各个国家,为慕名而来的人们讲学授课、开办画展。

“以前的教学方式,学生都得听老师的。现在时代不一样了,老师必须重视学生的思维成长,相互学习,彼此提升。”

让思想与世界大同,是中国核心的儒家思想,也是李奇茂致力推动东方艺术文化而努力不懈的原因。

若说岁月催人,又该如何解释,那堪比青年的过人魄力?望着李奇茂,不禁想起与他同龄的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

两人同样年近百岁,是各自领域中的翘楚,同样肩负使命,并为此而活着。两人的年纪,仿佛早已定格在某一年。

万物过眼,皆为我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