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CE

ᔔ෫

PIN Prestige (Singapore) - - Contents - PAUL CHEN 陈晓波跟对了人

唐僧成佛,因为他是有使命的领导者。孙悟空成佛,因为他降妖除魔、忠心耿耿,是“业务高手”。沙僧成佛,因为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猪八戒好吃懒做又好色,为什么还能成佛?因为他跟对了团队。

在脸书上看到这则趣闻,觉得有几分真。30岁以前赚到第一桶金,33岁退休,35岁开始做天使投资,陈晓波Paul Chen“看人做投资”,不只再赚了几桶金,还开启事业第三第四春。

年轻较敢闯如果网络流行语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盛行,考入当时属于中国前十大名校浙江大学的陈晓波就是学霸。出生杭州,他在1993年获得新加坡政府颁发的奖学金;想要未来容易找工作,他选修南洋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

“西湖、水乡、小城市(那个时候的杭州)很单纯,人也没有那么大的事业心。不像现在的杭州,是互联网之都、阿里巴巴的总部。那个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大事,想的是守本分做人,跟家庭一起过安逸的日子。

来到新加坡,彻底把人生观打破了。发现世界这么大,这么现代⋯⋯新加坡有地铁有麦当劳有超市,杭州没有超市,买块肥皂,都还要柜台人员取下来给你看。”

毕业后履行服务合约(bond),陈晓波在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咨询公司Accenture(当时为Andersen Consulting)任职,两年就升级。后来觉得自己在这一行没天赋,便想换点新鲜的;一股劲儿,没够学费,却报读了纽约大学的MBA工商管理硕士课程。

“当时同龄的同事朋友,都觉得我就这么放弃了很可惜。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找不到路。周围的人建议我多学点东西。学习管理,是想进一步提升自己。

那时借了钱,学费很贵,要十万美金,还不包括生活费。我工作省下来的(储蓄)只够付生活费。十万美金是跟纽约大学借 的,好处是不收利息,为了吸引学生去读嘛。

(很大一笔钱!)是很大一笔钱,那时比较冲动,年纪轻比较敢闯。正因为年轻,无知者无畏,而且相信自己,我觉得我有了这个学位,很快就能找到工作,很快就能还清贷款。”

冒险每一步美国的游学生活,开启陈晓波的事业第二春。课程所需,他申请到当时的华尔街巨头雷曼兄弟银行(Lehman Brothers)实习。面试要他在十分钟消化一家公司的财务数据,没有金融底子,却从激烈竞争中突围被录取。

“面试考的是临场应变和分析能力,我觉得我运气不错。银行到校园招聘,像我这种工程系背景的(学生)很难进的(被录取)。读了一年就到香港的雷曼兄弟实习,两个月里没日没夜,没有任何休息时间。

香港竞争激烈,做实习,你要确保表现好,以后他会给你工作(获日后全职工作机会)。我两个月实习结束,他们就真的给我offer,欢迎我毕业后到香港加入他们。”

回到纽约完成第二年课程,陈晓波又接到另外三家银行的邀约。毕业后,他加入“在中国市场做得比较大”、在华尔街极具名望的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2005年搬到香港,开始投资银行家的高压生涯。

在香港拼搏四年,陈晓波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当初没有加入在2008年底垮掉的雷曼兄弟,他觉得是运气。

“我觉得好险。回想起来,我走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危险,会想万一万一(假设情况),但也知道不能这么想,不然就永远跨不出第一步。”

虽然半路出家,但投资银行家的工作让陈晓波有所发挥,上班第一年的花红已经近40万美金。

“⋯⋯才知道原来有工作可以赚这么多的钱,才觉得没有白上(MBA课程)。工作第一年就还完学费贷款。我跳槽过一次,后来去了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也是华尔街顶层的投资银行,一年就有50多万美金花红,当时觉得这才是meritocracy(唯才制度)。你付出多少努力,负责多少项目,替公司赚了多少钱,你的花红能表现出来,所以愿意拼嘛!”

耐劳耐压力在香港最拼的时候,一星期做足七天,每天工作可达18小时。仿佛预先把未来的工作完成,33岁就退休,陈晓波不只赚到养老金,还锻炼出惊人的抗压能力,积累了好人缘。

当时的一名女老板,在投行界出了名非常拼,外号“Dragon Lady”。陈晓波感激她,那段时间把他“磨练到精神非常紧绷,现在耐操耐劳耐压力,可以承受任何压力”。

“(那时)精神和体力两方面都磨人。有时觉得自己永远不够好。比如为客户做的报告,里面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可以错,但我不管多努力,总能被老板挑到一两个错误,所以压力一直在。

以前在Accenture,也有周末加班熬夜的经验,但压力没有那么大;我带着一群小朋友开发软件,觉得好玩。(在投行)关系到我们拿不拿得到高价值项目,所以时间上(需要反应)很快,准确度也要高。

(怎么解压?)喝咖啡,上上酒吧喝红酒;跟同事半夜去铜锣湾吃火锅。(有一次凌晨)一点钟,边吃边骂一个比较缺德的老板。现在回想挺有趣的,这些同事后来不光是朋友,也都成为生意上的伙伴。”

陈晓波在投行参与最高价值的项目,是2017年帮一家TMT (电信、传媒和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融资了十亿美金。项目的领导人,是美林证券的中国区主席,后来还到上海出席陈晓波的婚礼,担任证婚人,致辞时给予陈晓波这样的评价:

“小波在我们银行有几点好处。身体特别好,不管熬到多晚,早上起来精神奕奕;脾气特别好,总是笑嘻嘻。”

胆量斗运气金子赚到了,生活条件宽裕了,真命天女遇到了,陈晓波2009年退休,结婚生子,当起“家庭第一,赚钱第二”的全职丈夫、“晚上会亲自给孩子喂奶”的二十四孝奶爸。

“当初拼搏是为了家庭,现在有能力了,稍微的放松是我的选择。够了就是够了。我的人生大方向很清楚,我觉得自己结婚比较晚,有了小孩,家庭是第一位,到现在也是。事业上我可以难得糊涂,家庭我不能难得糊涂。”

在上海享受退休生活,一次与旧同事吃饭叙旧,陈晓波投入 一百万美金开始做天使投资。

“我觉得运气特别好。刚刚提到跟我一起吃火锅的同事,他后来去了中国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IDG,是负责投消费品类的合伙人。若干年后在上海见面,他说有闲钱可以投(他负责的项目)。我是完全不懂,完全是对人的信任,连估值也没问,就投了一百万美金。(哇!)有点胆量。人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就这么简单。

我那时做投资是看人,他这么专业,看中了Evisu(日本街头牛仔品牌)要投这么多钱进去,那我为什么不跟?当初投的时候,Evisu在中国有九家亏钱的店,我们退出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多家赚钱的店,运气挺好的。”

在这之后,他更认真做天使投资。问他是不是已经黄金好几桶,他开怀大笑。

因为天使投资者的身份,他结识了不同领域的总裁、领导人;当中一人,把原来“很土”的他带入时尚零售领域。“所以我觉得,投人(跟着对的人投资)是很重要的。”他说。

吃亏或得益

在上海的时候,陈晓波原只是美国服装品牌Hardy Hardy的天使投资者。2013年与太太及两个孩子回到新加坡生活,顺水推舟,设立品牌零售店。他目前还是Hardy Hardy、韩国潮流眼镜品牌Gentle Monster的股东兼新加坡负责人。周杰伦和罗志祥的潮流品牌PHANTACi和STAGE,他也有份。惊叹陈晓波的人生一帆风顺。他笑说变化虽多,但还算顺。可曾遇大风大浪受挫?“还好。”做过最糊涂的事?“倒没有。”怎么可能这么顺?“我觉得自己还算OK的人,不然新加坡也不会给我奖学金。功课工作方方面面还是顾得住。”

虽然他的每一步看起来比较杂乱无章,但每走一步之前,他都会确定大方向。

“我虽然做事冲动,但是大方向都是看准了才去做。一旦确定方向了,我就变得感性了,其他的就不会想太细。”

初期开始做天使投资,他有一次看走眼,拿出40万新币,投资海底捞火锅三兄弟的老二出来创办小锅的概念,一个月就亏掉了。得到教训是:要投资,还是要跟大的基金一起来。

“人生中吃亏是常态,很多东西不要太介意。难得糊涂,吃个亏,说不定是好事。”

难得糊涂——陈晓波说,是父亲授予他最大的人生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