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E SERRE

得了LVMH大奖,一举成名的她,用更耗时、更难生产的方式做服装。Futurewear,她在做着的,专为女人设计⋯⋯ TEXT 晓雯

PIN Prestige (Singapore) - - Poise -

在日新月异的时尚圈,刚出道、没钱没资源的年轻设计师如何吸引注意力,闯出一片天?不少设计师通过参加比赛的方式,求出位。但是,赢了比赛也不代表能一举成名,除非你赢的是“LVMH大奖”。

这个一年一度的颁奖,由LVMH集团旗下品牌的八位艺术总监,组成评委会推选得奖人,旨在表彰杰出年轻设计师。

坐在我面前这位90后,年仅26岁的法国设计师Marine Serre,就是2017年“LVMH大奖”得主,还是第一个赢得这项殊荣的法国设计师。她个子不高,访问当天穿着简单白T恤,配一条红色马海绒长裤,一头短发,让我想到法国电影里青春洋溢的女主角。

然而,跟她聊天,又完全感觉不到青涩,言语中满是成熟的思考与想法。唯一一次流露出腼腆,是当我问她,赢得LVMH大奖后的感觉,以及给她带来的变化。她笑说:“每天感觉都不一样,今天觉得特别热。”

在比利时时装学院(Academy of La Cambre Mode)求学期间,Marine Serre设计了主题为“15/21”的时装系列,用廿一世纪现代手法,诠释十五世纪佛兰芒原始绘画流派的风格。2016年,她带着以十九世纪欧洲和阿拉伯奢华面料制作的运动风服饰——Radical Call For Love系列参加毕业展,一举获得比利时多项时装奖,马上受到巴黎知名买手店The Broken Arm,以及Dover Street Market等零售商的青睐。

单单凭这两个系列,她就打动Karl Lagerfeld、Marc Jacobs、Nicolas Ghesquière、Jonathan Anderson、Phoebe Philo、Maria Grazia Chiuri等LVMH评审的心。

去年年中获奖以后,她才在今年2月首次举办同名品牌秋冬2018时装秀,主题是“Manic Soul Machine”。

杂得有型

Marine Serre把自己的设计称之为Futurewear(未来时装)。

“时尚界喜欢用outerwear(外套)、knitwear(针织衫)等词,所以我想出‘futurewear’这个新词。大家都觉得很难去定义我的设计,我认为这个词很合适,因为它包括全部我在做的,收 集/回收单品、合成全新面料、全新生产方式。”

再造,是其设计重心之一,赋予二手衣物新的面貌。她对衣服的形态、款式、功能等不断探索实验,例如用旧丝巾拼接成连衣裙。

“Futurewear最大特色是杂。不是为了杂而杂,而是反应现代人的生活。我们每天生活在熔炉里,参考不同文化,结合不同图案,所以我采用upcycle(指换一种方式使用一件物品,而不对它的原材料进行任何改造,比recycle更前卫的一种环保理念)方式。杂,有时体现在剪裁,有时是指面料。秋冬2018最后几个造型的连衣裙,采用运动休闲风的肤色面料,搭配各种复古丝巾,是一种新的做衣服过程。

所谓未来时装,其实也是关于如何制造属于今天的时尚。今天人们需要的夹克是什么样?你会收藏这件夹克多久?一般多过六个月。时间很重要,因为时间决定一件衣服的舒适度、耐久性和实用性。

今时今日我们该如何生产服装面料?在哪里找到这些面料?为什么在这个国家生产,而不是另一个国家?用什么样的科技?Futurewear包含很多东西,我也思考:时尚的将来在哪里?”

让人想像

运动风是Marine Serre的另一个设计主题,是否因为她曾经是一名网球运动员?

“小时候,我白天穿得和其他小女孩一样;但到了晚上,(会换衣服)去打网球,好像在过双重生活。今天每个人都这样,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运动装占据相当一部分,而且生活节奏加快,你不会想穿那些太拘束、不方便动的衣服。

我是女人,我的衣服为女人设计,所以我很实际,设计的衣服也实用,不拘束。

廓形很女性化,不过每件衣服都有弹性,所以有不同穿法,各种年龄、身形的人都能穿。任何女人能在我的设计里看到自己,不仅是年轻一代,也包括年长者。”

一年多前开始,Marine Serre常在设计中使用新月图案,自然成为她的品牌标志。她说,月亮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图案之一,有很多含义。

“不同文化对它有不同解读,日本有漫画《美少女战士》(Sailor Moon),希腊神话有月亮女神,我在日本还看到一个灭火器商标是月亮。哪怕在品牌成立前,有很多人发给我他们身上月亮刺青的照片,或是夜晚看到天上的月亮就拍照发给我,或者手上画了月亮。”

坐她身旁的男朋友兼生意伙伴Pepijn van Eeden补充道:“新月也是伊斯兰教的重要象征,跟运动风也有联系。”

Marine Serre接着说:“我不想用自己的名字或缩写。人们无须看到我的名字,就能认出这个牌子,我还蛮骄傲的。我想用一个图案,让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联想,对我设计的衣服持有自己的见解。我不想阻止人们想像,所以我不想接受太多访问⋯⋯”

下个目标

赢取LVMH大奖之前,Marine Serre和男友住在15平方米的屋子里,让她赢奖的两个服装系列,都是两个人在这小屋里完成。

一年后,她的团队人数增加到大约十位。从一无所有到不再受金钱方面的限制,奖金和专业指导对她有很大帮助,而她目前最

看重的是生产线。

“接下来我们会办一场做给客户看的时装秀,结束后就要投入生产。每个时尚圈的人都在讲形象,品牌形象、零售店形象,可我们很在乎的是生产,花很多时间在这方面。尤其是upcycle计划,比普通生产线更耗时。”

Pepijn van Eeden告诉我,做upcycle,必须开发全新生产线,和普通制衣完全不同。收集、清洁二手丝巾十分费时。虽然以前许多设计师(如Martin Margiela)有类似做法,但是做出一定数量在店里售卖,他们是先例。

Marine Serre说每个人都想做“最先”。她其实是在挑战自己的能耐:upcycle花更长时间,更多钱,要怎么做,才能比别人更早推出呢?

“只做一个系列不可能证明什么,所以我想一直做下去的。现在我们收到约3000件订单,每个顾客会得到一件独一无二的单品,不同的丝巾,不同的颜色,我觉得很棒。

有些人可能对upcycle存有负面印象。可是,实际上我们清洗二手丝巾,重新制作,恢复丝巾的光泽,让upcycle变成了一件值得鼓励的事。” 关心在乎当今,年轻设计师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成功?身为一出道就成为时尚界宠儿的Marine Serre回答:

“今天你想制造时尚的话,必须关心这个世界,对‘事物怎么做出来的’保有好奇心,这很重要。要坚持到底,说穿了,就是要关心和在乎。当你在乎一件事的时候,这种心态会感染他人,别人也会开始在乎。我觉得这是让一个品牌受喜爱的重要原因,消费者知道我们真的关心做出来的衣服。

我在Maison Margiela、Alexander McQueen、Dior等很多品牌实习过,看到很多东西,有些我不喜欢。比如说,我不理解为什么品牌不和顾客建立联系,对买你东西的顾客,你应该对他们保持透明。我喜欢随时随地开着工作坊的门,让任何对这个品牌感兴趣的人进来看。我又不是在做什么令人羞愧的事。”

她男朋友笑言:“最好不是竞争者,不然他们就会看到我们新的时装和设计方向了,哈哈。”

在他眼中,Marine Serre是一个凡事坚持到底,做到极致的人。“极度关心,是我们重新定义奢华的方式,让消费者知道我们很在乎自己的产品,让他们了解我们如何制作衣服。”

春夏2018

秋冬2018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