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YIP 每天在战区干活

投奔怒海真实版!叶维昌从事人道救援工作,常驻战区前线,待过巴勒斯坦、阿富汗、叙利亚、约旦、缅甸等地,与子弹炸弹擦肩而过⋯⋯

PIN Prestige (Singapore) - - CONTENTS - Photography MICKY WONG Styling SHI YEE Text TRACY LOW

“你印象中,最近结束的战争,是哪一

场?”这是叶维昌Jason Yip Wai Cheong

向我提出的第一道问题。

他是瑞士人道主义组织红十字国际委

员会(ICRC)的驻外代表,同时,是负责

政府事务及捐款者联系工作的区域市场主

管。现年37岁,他从战地前线退下,目前

派驻ICRC吉隆坡办事处。

“阿拉伯和以色列的战争断断续续

维持了六十多年,至今仍在对峙;美国

阿富汗战争(2001年开始)、叙利亚内战

(2011年开始)、也门内战(2015年开

始)等,也持续至今。近代战争主要是持

久战,时长与受影响区域,已远超越世界

第二次大战。”

叶维昌神情严肃地补充,这是亚洲人

一般上缺乏的危机感,总觉得生活周遭很

太平,对于发生在自己国家以外(甚至国

内)的时事,漠不关心。你不知道的是,

叙利亚开战前,还曾是东亚经济最繁荣的

国家。

“战争根本没离开过我们。人们是善

忘的,当战事和自然灾害增加,人们对于

战争受影响地区的关注度就会消退⋯⋯”

没有回程机票

2004年毕业于香港大学商学院,之后任

职于高盛投资银行(Goldman Sachs),

看似拥有顺遂人生,叶维昌却偏偏反其道

而行,往枪林弹雨处去。

许多人认为,他放弃高薪,投奔战

地,是个牺牲前途的决定。但“人道主义

工作者不是义工”,访谈中他一再强调。

辞去高薪工作后,于2012年至2017

年,长达五年间,他常驻战区前线从事人

道救援工作,待过阿富汗、叙利亚、巴勒

斯坦、约旦、缅甸等地。

他在战区前线的日常职务,包括周旋

于政府军和武装分子间的协调工作、处理

平民事物、频繁出入监狱探访战俘等,与

各种冲突和炸弹袭击擦肩而过。

人道工作集多项专业于一身,包括外

交、医疗、资源物流人才管理,吸引专才

加入,其中有医生、护士、工程师等。

“一般国际组织的关键职务,都希望

由30岁左右的人担任。国际委员会的报名

年限是32岁。组织必须确保驻外人员接受

相关培训,心理和心智成熟度能负荷战区

工作,独当一面。太年长的申请者,恐怕

会因为家庭孩子,工作时有所牵挂,未能

全心投入。”

叶维昌说,自加入那一刻起,这便

是一趟没有回程机票的人生旅程。下一瞬

间,或许就会被派往某个战乱国家。

投奔怒海之缘启发叶维昌投身这项专业的经历,得从他大学二年级开始说起。当时,他得到去肯

尼亚贫民区参与生计项目的机会,开拓了

自己的国际视野;由于对前途茫然,他起

了想要回馈社会的念头。尔后,在日本早

稻田大学修读国际关系与国际法时,遇上

他的人生楷模兼导师——长岭先生。

叶维昌口中的长岭先生,是那个年代

在ICRC服务的唯一日本人。听了长岭到

早稻田大学分享在战区工作的经历,叶维

昌在心里呐喊:哇!原来有人可以站在世

界最前线,处理那些我以为只会在新闻画

面看到很恐怖的事情。他很厉害!

心生敬佩,叶维昌决定追随长岭,投

身人道主义工作,帮助被社会忽略的边缘

人。这不是他一时冲动的决定。

“30岁以前,是父母希望我过的人

生;30岁以后,我想要为自己过。长岭先

生给了我很多机会,在他身边实习,一路引导我通过ICRC的检定考试。”国,兼顾完成法文课程,成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驻外代表(报考两次,于2012年才成功被录取),也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香港人。在日本念书时,叶维昌两年间往返法十年前,长岭是ICRC与阿富汗塔利

班组织交涉的代表。后来,叶维昌接手这项工作。2017年,他们还一起共事。之后长岭将叶维昌带往ICRC日内瓦总部,用另一个角度,感受真正的外交工作。

我们角色的焦点,着重于对群众的帮助。“我很感激他。很多时候,人们会将

其实,我们职务范围很广,甚至能影响国家的政策,不再打战,或在开战时将平民

分开。实际一点,我们还可以劝发动战事

的国家多捐一点钱(ICRC的部分资产,来

自签署《日内瓦公约》的国家),用做国

际援助工作。”

叶维昌正在走长岭走过的路——长

岭退休后,叶维昌延续长岭的使命。

身在烽火大地

“没上过战区驻守,实际参与战区救援工

作,如何参与政策规划等幕后工作?”

实际经验,胜过纸上谈兵。人在战区

参与援助,是ICRC人道主义工作者的必经

之路。

很多人把人道主义工作者英雄化,觉

得他们救人很酷。其实,他们很容易沦为

被攻击目标,成了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过

去一年,就有好几位在也门、利比亚、阿

富汗牺牲了。

叶维昌派驻的第一个驻点,在巴勒斯

坦。他形容,那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人

生经历。一个亚洲人身处战乱之地,时常

面对冲突、催泪弹发射、暴动等,要不是

有经验丰富的当地同事,在紧要关头拉他

往小巷逃跑,他绝对无法顺利脱身。

所以,他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谦

卑,不断学习。一步差错,或许就会造成

无法补救的遗憾。

他第一次离死亡最接近,是在阿富

汗。那时,汽车炸弹在距离他不到100米

的地方爆炸。第一次身历其境感受炸弹的

威力,对他造成的身心创伤,花了好一阵

子才平复。

“我在战区前线工作,靠的是百分之

七十的幸运,百分之二十五的贵人相助,

百分之三的判断,还有百分之二是姐姐在

家的守护和自己的努力。”

事实上,担任人道主义工作者的前三

年,家人根本不知道叶维昌的实际工作情

形。直到2014年6月,发生阿富汗塔利班

绑架33名大学师生事件,身为当时ICRC

驻阿富汗的唯一国际雇员,他被委任进行

协调工作。他镇守基地,最后成功从武装

分子手中解救人质。

他淡定的表现,受ICRC表扬,亚洲

媒体争相大事报道。他万万没想到,自己

的故事,会登上多个香港主流报章,最后

消息传到家人那里。当时他在监狱里执行

任务,大半天后,工作结束时,家人终于

联络上他,姐姐第一句就破口大骂:“妈

妈以为你死了!”

自此之后,他开始每天和妈妈保持

通话,报平安。后来有一次,在阿富汗的

基地和妈妈进行视频通话,基地外发生爆

炸袭击,妈妈通过他背后的窗口,目睹事

件发生,陷入极度恐慌,非常担心他的安

危。逃命的紧急时刻,他保持通话,一面

安抚荧屏另一端的母亲。

我夸他临危不乱。“我不能就这样挂

断电话啊!她(妈妈)会吓死的。”他无

奈表示。

身为家里的老幺,他感谢家人后来

得悉他从事的是怎样的一份工作,能够谅

解及全力支持他。只不过有遗憾:常年驻

守战地,在家人最需要他时,他不能陪伴

在侧。

不能只谈爱心

2018年10月,叶维昌获选为香港十大杰

出青年,还被授予香港2018年度荣誉勋

章,表扬他在社区服务的贡献。

从事国际关系事务,他之前的投资银

行工作经历,提升了他的抗压性,也间接

减轻他后来在战区工作的负担。

他坦言,长期在高压紧凑的工作环

境,每一天都必须面对新任务和挑战,导

致已经半头银发(现已染色)。

人道主义工作者的日常,其实和上

班族一样,朝九晚五,周休二日。他们生

活简单,休闲时的消遣娱乐,就是上菜市

场,买菜煮饭。

如果是身在大营地,就能与来自其他

国家的同事交流;遇上驻守的地方太小,

通常只有一位驻外职员,他只被容许在特

定的范围活动。除了发呆,就只能靠阅读

娱乐自己,顺便补充历史人文知识,必要

时派上用场。

这样的工作环境,遇上亚洲人的机会

是少之又少。事实上,亚洲人的背景,与

大部分中亚国家的战争没有利益冲突,更

容易在进行协调工作时得到信任。

“人道主义工作者需要有爱心和同理

心,是最基本的本质。可是,我们不能五

十年都只谈爱心。世界会变,我们也要进

化,对自己的要求再高一点。”

比如,组织积极进行数字化改革,关

注人工智能(AI)武器,为新世界有可能

爆发的数码战争提前进行预防工作,也在

战争资讯宣传上起到作用。

从前,发展中的亚洲,或许无法兼

顾国际事务,但如今,亚洲人有更好的基

础,为世界带来更大的影响。他希望借

由他的故事,让人了解这份专业,吸引更

多亚洲年轻人加入,在国际平台代表亚洲

发声。

至于难民危机,对接收国造成负担,

造成社会不便,这是必须承认的事实。

他用一句广东俗语,来提醒大家体谅难

民:“有头发,边个想做癞痢?”

如果那些难民能够选择,谁会想离开

家园,过着流亡生活?

如果大家都能往好的方面想,愿意放

下自我,实际交流解决问题,或许战争就

会减少。不沟通,不交流,各打各的,就

永远不会有和平的一天。

ERMENEGILDO ZEGNA 外套 长裤 衬衫 领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