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INE SCHEUFELE 海阔天空珠宝

突破禁忌,才能开创未来。Chopard联合总裁与艺术总监 Caroline Scheufele给我们的启示。

PIN Prestige (Singapore) - - CONTENTS - Text 黄瀚铭

很早投入珠宝的世界,Caroline Scheufele

从17岁开始,父亲就把她送到日本参加Chopard萧邦新店落成的剪彩仪式。此后Chopard迅速扩张到香港、迪拜等地,她

也因此全球走透透。

她修读宝石学与珠宝设计课程,一毕

业就投入家族企业。

在她的主导下,Chopard开始推出

高级珠宝,更与戛纳影展紧密合作;连

影展颁发的金棕榈奖,也是她设计的。

Chopard的高级珠宝从此名噪四方,成了

国际一线红星走红地毯时最热门选择。

你热爱珠宝,是天性如此,抑或受

父母熏陶?

我想两方面都有吧?我从小就会从我

妈妈的珠宝箱里翻找她的首饰,并对那些

宝石深深着迷。

你设计Happy Sport时还很年轻,当

时怎么会想到用精钢来搭配钻石?

我16岁的时候,画的第一个珠宝设

计,就是一个Happy Diamonds的小丑造

型链坠。小丑肚子里有会动的钻石和各色宝石。后来,Chopard的珠宝线,也开始生产Happy Diamonds系列珠宝。

当我说我想用钻石搭配精钢表款时,

大家都说我疯了。通常人们只用贵重金属

来搭配钻石,没人会用钻石搭配精钢。今

天Happy Sport已是Chopard很成功的一

个产品线,也成了品牌的DNA。

你总是世界各地跑,这种生活方式

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你的护照,收集

满满的各国盖章了吧?

创造是一个不断持续的过程。不是

一个你坐在房里想,我想要完成一个伟大

创作,就会发生的。你需要灵感。我经常

旅行,从很多国家、文化、文学、建筑

得到创作的灵感,从不同的文化学到很多

东西。

我从小就在日内瓦国际学校上课,那

是个很国际化的地方,教职员和同学们都

来自世界各国。这个成长过程,形塑了现

在的我。我喜欢发掘各个国家的文化与传

统,给予尊重,同时看看各种打扮方式。

我的护照都被盖满。每一次到了海

关,检查处官员都会跟我说:“小姐,出了

个问题,你的护照没有地方盖盖章了。”

2018年的高级珠宝系列,有一对丹

泉石和蓝宝石打造的耳环,造型看起来很

像中国瓷器和家具经常出现的云纹。这对

耳环的灵感,是来自中国吗?

是,好些设计元素的灵感来自中国。

譬如,有一条红宝石项链,灵感来自中国

结。我去了中国好几次,探访过紫禁城,

观察那里的雕塑、古董、建筑,有很丰富

的元素,给了我很多设计灵感。

有看中国戏曲吗?

有。和欧洲的歌剧很不一样。我听不

懂语言,但我听音乐。那些精致的服装道

具,也赏心悦目。

今天有很多珠宝设计师,避免太精

致繁复的设计,因为觉得不够现代。但你

的珠宝设计很大胆,使用很多中国、印度

文化那种繁复设计。你也采用很多钻石以

外的彩色宝石。

这世上有那么多美丽的石头,而不

仅仅是钻石、祖母绿、红宝石和蓝宝石。

除了这些宝石,外面还有一个更广大的世

界,包括那些半宝石。

我喜欢mix and match不同的石头,

把贵重宝石和半宝石混搭起来;也喜欢混

搭不同的材质,譬如钛金、陶瓷。我认为

我们不该受到限制。

当年我用钻石搭精钢时,那还是个禁

忌,现在当然被大家接受了。同样的,谁

说钻石不可以和钛金搭配在一起呢?

你的珠宝设计,有无朝未来趋势制

定一个大方向?如何更贴近千禧世代?

我们最重要的一个策略,就是确保我

们的产品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千禧世

代对这个议题的关注,远比他们的上一代

来得高。他们受到更多环境议题的教育,

因此也更醒觉,更好奇产品背后的制造过

程,以及谁是制造产品的人。

高级珠宝系列 Animal World Happy Dreams以珍珠母模拟云朵

Happy Clown设计草图

戛纳影展奖项 The Palme d'Or奖座,Caroline Scheufele亲自设计。

Aymeline Valade佩戴Ice Cube Pure系列首饰

Green Carpet系列耳环

1993年,Happy Sport腕表正式诞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