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OF FASHION

PIN Prestige (Singapore) - - PRESENCE - 新的一年,看时尚行业的变化,制造出怎样的新能量。 Text 晓雯

媒体新定义

过去一年多里,许多名字响当当的刊物如

《Nylon》、《Glamour》、《InStyle》英国

版,宣布不再出版纸质杂志,只保留网

站;澳大利亚版《Cosmopolitan》,走过

漫长45年也面临关闭。

不过,这不代表媒体从业人员该感到

悲观。事实上,根据全球著名市场研究公

司Nielsen去年8月的调查,美国成年人每

天花在不同媒体(印刷刊物、电脑、手机

等)的时间为11小时,比四年前增加9小

时32分钟。在这11小时里,他们花最多

时间(28%)通过手机登陆网站获取资讯

或阅读。

媒体行业的定义已不同往日。说的不

仅仅是崛起的网络平台,今天每个品牌、

个人,都可以称为媒体。

例如,Gucci在2018年9月新设立一个官方Instagram账号叫@guccibeauty,

专门介绍艺术、历史、美妆。刚开始,每

一则帖文会介绍一幅历史悠久的艺术油

画,有关画的故事、特色和作者。从宣传

角度来看,这十分符合品牌DNA,因为众

所周知,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痴

迷于艺术。作为消费者,我也愿意关注这

个帐号,把它当成艺术杂志来读,学习艺

术相关的知识。 新的一年,想必会看到更多品牌成为

自己的宣传媒体,而社交媒体也成了零售平台(如Vogue刚举办过限时24小时的网购活动,Instagram和微信现在有“现看

现买”功能)。

好事来的,产品粗糙的公司必将面临

淘汰,让已感觉拥挤的时尚媒体业更精。

此时此刻,勇于突破的人最可能

取胜。许多传统时尚品牌都在变。Louis Vuitton和街头品牌联名,Maria Grazia Chiuri设计的Dior年轻化,Celine请来与原先设计师Phoebe Philo设计风格有天壤之别的Hedi Slimane。不管你怎么看,这些

品牌卖得正夯,赚得盆满钵盈。

创造内容的人,更用心做出不同,消

费者或读者精选自己接收到的资讯,这样

的变化,我喜闻乐见。 零售新趋势

和传统媒体一样饱受冲击的,还有传统零

售商。

刚刚过去的双11,淘宝天猫成交额

达2135亿人民币(约427亿新币),同比

增长27%。网购销量节节攀升,相对应的

当然是门庭冷清的传统零售商。

寻找新兴零售方式的过程中,美

国高档连锁百货店Nordstorm,在2018

年与年仅31岁的美国时尚博主Arielle Charnas合作,推出后者自家服装品牌Something Navy的一个胶囊系列,10月在Nordstorm网店独家出售。Nordstorm宣

称,这是他们与网红合作最成功的例子,

开卖时,公司销售额明显高过平日。

有越来越多像Charnas这类没有受过

正统时尚教育的网红,正参与时尚设计行

列。中国网红包先生去年与Tod’s联名设

计限量款超可爱小狗造型手袋,在微信小

程序开卖,三百个手袋在六分钟内售毕。

传统零售商通常有完善的供应链,这

是他们的优势。靠明星或知名度高的网红

来制造卖点,也许是零售出路之一。而对

网红来说,是否能将庞大粉丝数量(且不

论真假)转换为真金白银,是他们被质疑

的一点。

接下来那些“会卖东西”的网红,可

借此拉开和其它竞争对手的差距,也让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