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滿眼風光的期待

文‧林谷芳(台北書院山長、2018海峽兩岸年度­漢字望推薦人)

Cross-strait Trade - - Special Reports -

望,是尋常字,但尋常中也有不尋常。不尋常,是因望與看不同,它是看向遠處,因此沒有自閉,沒有自傷;有的就是放眼、就是開闊。正如此,我們就把期待說成希望;希望是名詞,更是動詞,從封閉的狀態走出,才有希望。所以,看就只是見到,望則有寄託。而寄託,就須有超越於現狀的情­懷。情懷,常須借物而抒,文人墨客江樓望月,戍卒將士邊關望月,也就情思滿懷。於是,李白有「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岑參有「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鍾淚不幹」;劉禹錫是「遙望洞庭山水翠,白銀盤裡一青螺」;張若虛則「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王昌齡寫出「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辛棄疾感懷「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杜甫固歎「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蘇軾則「江山如畫,望中煙樹歷歷」;仙家的呂洞賓更「獨上高樓望八都,墨雲散盡月輪孤」。在此,有懷故國,有憶故人;有蒼茫人 世,有詩畫江山;

有悵望歷史的感

懷,也有獨登孤峰

的氣概。而無論是

往前望,還是回首

想,在現況之外有

其延伸則是大家的

共同點。

於事,兩岸間確

有不少現實波折;

於情,彼此則更有

許多超越於現況的

情懷。所以如此,

固因於同文同種的根,也是走過曲折歷史、歷盡劫波後的兄弟相惜。而年度漢字「望」的脫穎而出,則更投射著近期低谷回­蕩的關係後彼此對未來­共有的熱切期盼。有「望」,明年的兩岸,正可期待墨雲散盡、滿眼風光的來到。兩岸書法家揮毫潑墨在­長卷上共同書寫201­8兩岸年度漢字,望。

林谷芳:「我們就把期待說成希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