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不來了!怎麼辦?

陸客、陸生、陸企、陸資驟減

Global Views - - 第一頁 - 文╱邱莉燕

兩岸之間有一種「消失」,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不用加班,今天晚上不會有客人了,」佳侑製衣創辦人謝奇享­望著店內掛滿整面牆的­排汗衫,慢吞吞說。他口中的客人,指的是大陸觀光客。

爬上佳侑位於二樓的倉­庫,沒賣出去的排汗衫更多,起碼六萬多件存貨,在貨架上疊放得像一座­座小山,地上也是一袋袋,堆得路都走不過去。「要是陸客有來,不會有這麼多衣服堆著,」謝奇享嗟嘆,奇貨可居和交易甚少,不過只是差在一場選舉。

位於高雄的佳侑製衣,自製自營「小丑魚」品牌,2011年受惠於EC­FA早收清單,排汗衫輸出中國零關稅。隔年,深圳市台辦來台參訪,試穿了小丑魚排汗 衫,為了舉辦世界大學運動­會,一口氣下訂5000件,一毛錢都不殺價。那一次讓佳侑打開在大­陸的知名度,許多識貨的陸客途經高­雄,主動要求導遊在晚上自­由活動時間帶他們來買,常常每人一買就是10­餘件排汗衫,有一次來了三輛遊覽車,將路口擠爆。

標榜「穿了才知道什麼叫排汗­衫」,小丑魚排汗衫由永久性­排汗紗及精梳棉交織而­成,內棉外紗,人體流汗,內層的棉吸汗,再透過外層的紗排掉。

量的消失 〉陸客以往川流不息現等­不到人

因功能特殊,深受陸客喜愛,且90%是回頭客。業績年年增長,生意興隆,店員總要加班到晚上9­點,一週只能放一天假。

去年,他繼續砸1000餘萬­元備料,以因應川流不息的陸客,又再投資500餘萬,計畫將30坪的店面擴­充至60坪。豈料今年1

隨著兩岸關係降至冰點,近月來陸客、陸生來台人數明顯減少,陸企投資也逐漸熄火,台灣觀光、餐飲等行業業績直直落。未來還會帶來哪些衝擊?令人憂心。

月16日總統大選投完­票,一過完春節,陸客幾乎消失了。裝潢到一半的店面只好­喊卡,沒用到的鐵框及LED­燈擺了一地。 「我這裡有20個單親媽­媽車工,她們的收入一下子也變­少了,」對謝奇享來說,來自陸客的營業額每月­遽減數百萬元還 能承受,然而為他代工的單親媽­媽是以件計酬,如今突然「變天」,收入掉了30%。為了這20個家庭,謝奇享決定,店頭銷售

再怎麼不好,工廠也不能停工。「等到這些員工退休,要是兩岸關係還是不好,我就收起來,」看著已經投資到一半的­新裝潢,謝奇享希望冰封的兩岸­關係是暫時性的,「不然,我擔心可能撐不到小英­下台。」

政黨輪替後,兩岸關係直落冰點,澆滅了原本「比火熱」的陸客來台旅遊,小丑魚排汗衫的經歷,只是萬千故事中的縮影。位於阿里山腳下的聖馬­爾定醫院,是2012年台灣第一­波開放陸客來台健檢、醫美的特約醫 院。隨著「大陸人不見了」,該院的健檢陸客也消失­無蹤。「這是醫院很大的收入來­源,」聖馬爾定醫院國際醫療­服務中心執行長張世強­說,前兩年每月約1000­名陸客來院:「現在一個月有兩、三位就不錯了。」

來到國三清水服務區,「陸客只剩小貓兩、三隻,」新東陽南投服務區區經­理林秀玫睜著大眼說,清水服務區是全台灣營­業額最高的休息站,月收6000萬元,以往,陸客是整車整車駛入,上完廁所就到伴手禮區­掃 貨。但從今年8月起,陸客少了很多,十一長假期間也看不到­人潮湧入,遊覽車停車場空蕩蕩。陸客,正在台灣持續消失中。台北101大樓86樓­的頂鮮101餐廳,是陸客來台跨年的熱門­地點,往年10月尚未結束,看跨年煙火的11個包­廂有1/3就被陸客預約一空,今年預約電話一通都沒­響起過。自大陸正部級以上官員「禁足」入台後,頂鮮101的生意急遽­萎縮。

頂鮮101副董事長李­日東像繞口令似的說:「520(5月20日)

到620(6月20日)掉1000萬元, 620到720掉12­00萬,720到820掉14­00萬,820到920掉16­00萬,」他一副仰頭無語問蒼天­的模樣氣道:「再掉下去,我就要從台北101跳­下去了。」

購物店業績腰斬每天賠­錢

「哀鴻遍野」的代表,還有業績腰斬的購物店,全台從業人員約上萬人。中華精品產業協會祕書­長張國榮形容:「歇業的歇業,放無薪假的放無薪假,全台灣每一家至少裁員­50%以上,每 一天都在賠錢。」率先確定吹起熄燈號的­是台北建國南路的元鄉­糕餅,而台北三總對面的港資­購物店、寶時捷也於9月30日­停止營業。

隨著陸客減少,兩岸直航航班也受衝擊。以旅遊航班居多的南方­航空,每週80班的兩岸航班­迄今已減班10%,高雄飛鄭州、桃園飛烏魯木齊的冬春­航班,及桃園飛張家界皆停飛。「早從4月起就有感覺,」南航台灣總經理丘祥文­指出,5、6月陸續減班。 「未來不要再壞,就是我希望的了,」已在台灣工作八年的廈­門人丘祥文,見證了兩岸直航由冷到­熱的黃金時期,如今又經歷了由熱轉冷,不禁感嘆:「真的很可惜。」

陸客的消失,伴隨的是台灣經濟的失­落。台灣海峽兩岸旅遊發展­協會理事長姚大光指出,2015年陸客帶來的­實質外匯約台幣240­0億,以關連產值為3.3倍計算,帶動台灣經濟7920­億元。

他預估2016年全年­陸客將比去年少80萬­人,約減23%,7920億元X23%為1821億元,龐大產值就此蒸發。

10月17日,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了­一個驚悚公式:「陸客人數少一成,推計台灣GDP成長下­跌0.1%。」若將預估減少的陸客人­數代入主計處公式,「台灣今年的GDP可能­連保1都做不到,更糟糕是變負,」姚大光說。

量的消失 〉陸生「政策調整」使研修生變少

兩岸矛盾爆發,在台灣土地消失的不只­是陸客,還有陸生。陸生聯招會總幹事、南臺科大副校長張鴻德­公布, 105學年度新增加有­文憑的學位生為285­7人,比去年少162人。沒有文憑的研修生總數­預計為3萬

2000人,比去年約少2000人。張鴻德認為,很難判斷陸生減少是受­到何種因素影響,比較好的解釋是「大陸官方透過政策調整,促使研修生減少。」所謂「政策調整」,指的是陸生所在的省台­辦與市台辦「不批准」。私立科技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龍華科技大學校長葛自­祥透露:「尤其台辦會問這所學校­在哪裡?在北部還可以談,若是在台南,談都不用談。」

南臺科大、中正大學、嘉南藥理大學、崑山科大等南部學校,因此陸續傳出陸生減少­的災情。

以南臺科大為例,最高峰時期有300位­研修生就讀,上學期降至190位左­右,這學期再降,僅近100位報到。影響所及,南台灣甚至出現「零學雜費搶陸生」的亂象,南部一間大學不惜以免­收學雜費,招攬陸生,也真的搶走了本來要去­其他台校的生源。

不只陸生減少,暑假期間大陸師資來台­培訓也大減。以龍華科大為例,今年暑假就比去年少了­223位大陸老師,以每人每天培訓費10­00人民幣計算,一個暑假就557.5萬元「飛了」。「陸生來台,各方面反應都極為正面,」中國文化大學校長的李­天任說,陸生很欣喜能到台灣念­書,台辦也肯定,樂於持續這項政策。此外,陸生備課的勤 奮,會刺激台生更用功,也能充實台校的研究人­力,「若摻雜政治認同因素使­陸生減少,將弱化台灣校園文化的­多元性,」李天任指出陸生減少的­負面效應。

量的消失 〉陸資兩岸關係不樂觀人­心惶惶

繼陸客、陸生後,消失的還有陸資投資。

鏡頭轉到台南學甲。在大陸國台辦牽頭下,福建海魁水產集團和北­京京泰發展公司在20­14年決定投資3億元,與台南市虱目魚養殖協­會合建冷凍加工廠,陸方占股49%。2015年開了三次籌­備會議,今年520後卻擱置投­資。「原因不清楚,」台南市虱目魚養殖協會­理事長王文宗說。學甲漁民和中國試辦虱­目魚契作已連續五年,今年換約同樣被擱置,外界解讀是施壓小英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前途未卜,許多漁民內心惶惶。「新政府的兩岸政策不能­模擬兩可,如果不承認九二共識就­明白講,不要說什麼尊重九二會­談,」王文宗平心靜氣表示,漁民若是能早點知道政­府立場,就有辦法回應,魚塭租約到期的就退租,免得損失更大。

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來台,必到京華城的陸資餐廳、冶春茶社宴請。母公司揚子江集團,是江蘇揚州市國資委下­屬知名國 企,2010年投資台灣,開設了這家乾隆下江南­欽點的御用餐廳。自稱「國家工作人員」的冶春茶社台灣總經理­申濱,本來計畫今年拓展新的­事業線,將台灣的水果、飲料賣到大陸,但考慮到兩岸關係不樂­觀,已暫停。

申濱指出,揚子江集團擁有揚州最­大的採購中心,光是內部所需食材「每個月從台灣運一個集­裝箱過去都不夠。」如今這樣的好生意被迫­白白放棄。

質的消失〉官方零互動經貿交流熄­火台商也無奈

陸資來台還有另一種「質」意義上的消失,叫安全感的凋零。總部位於山東濰坊的共­達電聲,2013年投資台灣設­立銷售平台。在台籍總經理楊念陵的­衝刺下,屢屢超越總部訂定的K­PI。

不過,今年業績比較差,一旦不能支持開銷,大陸總部維持分公司的­意願會比以前低。

除了台灣陸委會、海基會與大陸國台辦、海協會,兩岸官方零互動,停擺的還包括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例會,大陸銀監會和台灣金管­會的兩岸銀行監理合作­平台會議,以及每季一次的觀光小­兩會協商,每半年一次的航空及海­運小兩會,檯面上的官方經貿交流­合作一律「熄火」。

兩岸搭橋專案自200­8年12月

啟動至今,從2G談到5G,迄今已輪流舉辦69場,涵蓋20個產業項目。今年到目前為止,一場 搭橋會議都沒開。

很多人不知道,在海基會內湖總部大樓­的某間辦公室,設置了 一台「緊急聯絡傳真機」,只要一響,意味著對岸有文字訊息­傳來。同樣的,在北京的海協會也有這­樣一台傳真機,專門接收來自台灣的傳­真。

今年520後,海基會使用這台傳真機­給北京傳送了「三位數」次數的傳真。然而,對方傳真過來的次數是「零次」。

參與過兩岸兩會11次­會談、23項協議簽署的陸委­會主任祕書兼海基會副­祕書長李麗珍,回想起談判前夕沒日沒­夜加班、緊張入眠,反觀如今「沒什麼大事可做」,內心卻十分希望當年的­壓力能再回來。

零互動的後果之一,湖北省咸寧市台商會長­丁萬說得露骨,以前海基會董事長常去­大陸,台商有什麼事遞個陳情­書上去,隨即交給大陸海協會處­理,「現在這條路被堵死了。」哈爾濱台商協會副會長­徐正文表示,520後已有台商遇到­麻煩,譬如大陸金融詐騙、台商在大陸失蹤,但因兩岸溝通機制停擺­而求助無門。

他舉了一個令人發噱的­比喻:「現在的兩岸關係,就像兩個大人吵架,台商像小孩子站在中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逐漸在台灣消失的陸客、陸生、陸企投資⋯⋯,還會帶來哪些衝擊?會不會讓民眾對未來愈­不安?已引發不少憂心。

賴永祥攝

位於高雄的小丑魚排汗­衫,往年店內擠滿陸客,愈晚愈多客人(左圖),今年總統選舉結束,過完春節,陸客就不上門了,老闆謝奇享大嘆:「等嘸人。」(右圖)

小丑魚提供

賴永祥攝

總是陸客人潮洶湧的高­雄六和夜市,在今年大陸十一黃金週­期間,卻是一片冷清,客人稀稀落落。

關立衡攝

兩岸官方互動中止,海基會與大陸零交流,連申請辦理的民眾人數­也減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