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每一台車的每一個部件進行數據監測,實現遠程預測 無線通信 看見街景視覺和光學雷達偵測路上的物體、標誌、車道線和可行駛區域,理解場景專家和深度學習360度無死角的感知,全天候釐米級定位

Global Views - - 特別企畫 -

的台灣同事。「他們給我們帶來了很多並不具備的能力,」吳甘沙說。其實團隊中不少人已具備了財務自由、可退休,為什麼還要跑到一個創業公司沒日沒夜地打拚?「還是一個理想、一個願景,」吳甘沙指出,讓這些天南地北的人走到一起的核心理由,是大家覺得無人車非常值得做:「而且我們這幫人在一起,有可能真的會做出一些不同的事情,能夠讓世界有所改變。」

最能說明中國創新能量的是,這家公司關於無人車的所有演算法,皆為自主開發,每一行代碼都是自家工程師編寫。

三支隊伍長征開拓全球市場

有趣的是,吳甘沙本人在創立馭勢前做過手機軟體、超級電腦晶片,也做過物聯網和機器人,就是跟汽車業沒有任何關聯。

但這位41歲的摩羯座男子告訴自己,只要是AI,任何領域都有機會,應該全身心投入去做,「我很清晰地感觸到,人工智慧將是影響人類社會最為

深遠的技術革命。」另一件讓他投入無人車的原因,在於他每天得花三個小時堵在路上,「我生命的1/8,都花在路上,是不是值得?」他強烈質疑。了解到智慧駕駛正為汽車產業帶來一波大變革,「我覺得沒做過有沒做過的好處,不會被傳統的條條框框約束,」吳甘沙微笑說。的確,無人車仍處於探索階段,不少「門外漢」紛紛投入,包括Google等。自比為「遠征軍在尋找新大陸」,馭勢共布局了三支隊伍在不同的領域競技。吳甘沙巧妙地比喻說,一支隊伍叫「六脈神劍」,一支「降龍18掌」,還有一支叫「少林72絕技」。

其中,六脈神劍將專攻城市區域內的無人駕駛,預計未來五到十年才能實現。降龍18掌則專攻人機共駕,必須與車廠一起做,得花長時間跟車廠建立信任與共創系統,是一個中期計畫。

72絕技則指在特定應用場景,找到無人車的用武之地。例如杭州來福士停車場所做的無人駕駛接駁車。這個場景應用曾令《紐約時報》報導稱讚:「馭勢科技將在矽谷陷入痛苦的無人駕駛汽車爭論的兩極間,尋找到可以營利的細分市場。」

早在2017年的CES展上,馭勢就發布了首輛無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