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個人民宿共享 20萬套 近2000萬人

Global Views - - 特別企畫 -

經濟的最大市場。由於共享住宿已是全球新興的創業領域,王連濤很順利拿到500萬美元投資金額,但缺乏優質房源卻是頭疼問題,要說服房東讓陌生人住到自己家,在中國異常困難。

初期,只能仰賴所有創始人、員工,甚至是他們的父母,拿出自己的房子出租,然而每天也是只有十餘套房在平台上出現,後來只好在北京、上海等地以公司的名義租了400多個物件做為房源。絕大多數的地球人公認,在中國做共享是一件很難的事,因為中國社會彼此缺乏信任。因此小豬短租做的事,算是一項社會創新──當人與人之間通過新的平台機制時,信任可以「被建設」,陌生人能夠住進另一個陌生人的家。

中國式創新:百分百實名制

六年過去了,王連濤的預感成真,共享經濟在中國大行其道,小豬短租也成為中國線上短租行業的龍頭企業之一,用戶已近2000萬,擁有20萬套房源,從四合院到洋房、數屋等,遍布大陸各省市,甚至延伸到台北與墾丁。

2015年7月小豬短租獲得了6000萬美元融資, 2017年12月再成功募資1.2億美元,正式步入估值10億美元(約台幣300億)的獨角獸企業行列。很多人第一眼看到小豬短租,就會聯想是模仿Airbnb,但王連濤強調兩家是完全不一樣的公司, 「看起來很像,但解決問題的路徑完全不同。」到底哪裡不同?原來小豬短租開發出眾多Airbnb闕如的「中國式創新」,更本土化、更理解在地需求。由於中國社會信任基礎較弱,因此每個訂單都會做百分之百實名制,提供房東財產險、房客意外險,以確保安全。

還有獨特的攝影師體系。平台上的照片均是專業攝影師所拍攝,其中沒有一位是小豬短租的聘雇員工。攝影師利用業餘時間加盟到平台上,根據平台上發出的拍照需求接案,帶著自己的專業設備上門去房東家拍攝,平台付費,房東不必花錢。「全中國我們合作過的,至少有4000、5000位攝影師,都不是我們的雇員,」王連濤說。

再像退房後的清潔工作,也是眾包給有閒暇的專業清潔阿姨,到平台上去接房東發起的訂單。

這正是中國共享經濟不同於世界其他國家的地方,平台實際上做的是資源整合,把閒置的房間、閒置的人力等,通過平台發展出新的組織關係。

安裝3萬把智能鎖保障雙方

「讓房東進入的門檻愈來愈低,是最核心的價值,」王連濤指出,民宿共享並不是簡單做個App和網站,讓大家發布房源就可以,小豬短租的每一步無不是為房東和房客思考真正的需求。

為減少交易的摩擦,小豬短租也盡可能鼓勵房東安裝智能鎖,當房東接受訂單後,系統會自動生成開鎖的權限,然後通過App下發給房客,房客就可以輸入密碼開鎖進入房間。當這個訂單結束以後,權限就會自動作廢。與房客不必見面,可解決房東無暇接待問題,且更為安全。房客每次入住開鎖的時間均被後台記錄,一旦產生糾紛,便能提供數據的支持。現在已將近安裝了3萬把智能鎖。「希望讓最普通的人也能參與共享經濟,讓市民也能做點小生意,」王連濤衷心說。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