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影業夢工廠在北京

台灣人的北漂電影夢

Global Views - - 第一頁 -

近年大陸影視產業強勢崛起,不斷向台灣影視人才招手,加上今年惠台31條釋出利多,更加重資金跟人才外流誘因。但人才出走潮,早在20多年前就已發酵。1990年代後,台灣影視圈西進不曾間斷;2008年兩岸大三通、2010年兩岸簽署ECFA,進一步帶動影視產業人員遷徙「北漂」,到對岸尋找更大舞台。如今,不少台灣影視人才已在大陸影視最聚集的北京安家落戶。《遠見》專訪多位北漂台灣電影人,例如導演藍海瀚、兔將創意影業創辦人李昭樺、電影執行製片陳彥君及新銳導演陳冠頤,他們之中,有人已經成功,有人尚在奮鬥,但相同的是,他們都把未來賭在北京。

月勾破夜幕,上班族一天的工作逐漸進入尾聲。但,北京的影視圈才正如睡飽的獸醒轉,愈夜愈活躍。來到北京朝陽區大望路一家外觀毫不起眼的「飄home酒店」平價旅館,只見年輕的「小鮮肉」「小仙女」進進出出。奇怪的是,他們都不是旅客或住客,卻能隨意在各個房間穿梭。

全中國應該再也找不到像飄home酒店這樣的地方了。這其實不只是一家旅館,而是影視人才媒合的集中地。在這往往可以感受影視業在中國的狂熱競逐,機會彷彿多到伸手可得。假使你是追逐星夢的新進演員,在北京什麼人也不認識,這裡就是開始的第一站。假使你是正在籌備新戲的無名導演或監製,苦苦尋找著心目中的男女主角,還有幕後工作人員,這裡也是尋找伙伴的好地方,處處藏有驚喜。

走進大門,大廳牆上貼滿了各種演員招募單,一張張A4大小的紙張上,寫著一部部電影網劇的片名,上面都有一個房間號和一個手機號碼。如果對哪部片有興趣,任何人都可以去敲房門,門通常不鎖,推開門、遞上簡歷照片,兩分鐘自我推薦,片方有時間的話,還會試個戲對對台詞。

很多台灣影視菜鳥西進北漂,舉目無親,常常就被推薦到飄home試試。一位大陸經紀人透露,上門尋找機會的台灣人不算「稀有動物」,光他手上就留有五、六個寶島的新人資料。

西進搶先機看大市場、買想像力

自1990年代之後,台灣影視圈西進工作的遷徙潮不曾間斷。2008年兩岸大三通、2010年兩岸簽署ECFA,更進一步帶動西進。恰好過去十年,是中國影視產業高歌猛進的黃金時代,台灣影視人西進「已是該來的都來了,」一位已遷居北京的台灣電影人說。 去大陸的好處是什麼?「有機會看一個更大的體系與市場,」一位剛獲得大陸影視創投注資的台灣女創業家有感而發說:「以及買一個想像力。」不願具名的她,原本在台灣從事第一線的電影宣傳,跨越海峽不到五年,人生翻轉,拿到數百萬

人民幣的天使輪資金,創立了影業公司,自己當老闆,目前正緊鑼密鼓籌備新公司的第一部網路大電影(影音平台的自製電影),另外還有兩部蓄勢待發。「這樣的機會,在台灣不會有的,」她微笑說。 的確,中國大陸電影票房近來數度瘋狂爆發,2018春節檔總票房飆破57億人民幣(約台幣285億),比前一年成長67%,摘得史上最強桂冠。

年年輝煌的大陸電影,不乏台灣人的貢獻。根

據微信公眾號「一起拍電影」分析,扣除通貨膨脹後,近十年中國電影票房的TOP100,至少有10部是由台灣人擔任攸關成敗的主要創作人員。

經過20餘年的遷徙潮,不少台灣影視人才早已在大陸影視的重鎮北京安家落戶了。不管已經成功,還是尚在奮鬥,他們早把未來賭在北京。來到距離北京市中心區一個半鐘頭車程的昌平區,一整片兩層樓的獨棟別墅,四下裡靜悄悄,突然的狗吠顯得特別大聲。每一棟別墅都有寬闊的庭院。就在偏僻的這裡,也可以找到台灣影視人才的影子。

今年40歲的陳嗣哲,從事剪接及製片工作,與今年37歲,擔任劇照師的弟弟陳柏年,已到北京十年,搬了至少三次家,這才住得較舒心,感覺安頓下來。

別墅裡既是住所、也是工作室,上下兩層樓共四 個房間,有時候邀約編劇來郊外洽談劇本,工作到半夜就讓編劇在這裡睡一晚,非常方便。

雖然住在一起,兩兄弟不一定能常見到面。陳柏年原先在台灣擔任新聞攝影,2010年大陸電影發展進入快車道,先到大陸發展的哥哥,帶他進大陸拍劇照,一年裡常有七、八個月待在外地的劇組。

轉換跑道起初並不順利,陳柏年第一次拍劇照是湖南衛視的偶像劇《摩登女婿》,導演也是台灣人,幸虧是哥哥介紹才有這次機會。

但台灣兩字能帶來的有利形勢就此退散,之後案源就不穩定。有一年,將近九個月沒接到案子,沒有收入,只好先在哥哥的後期製作公司幫忙。「真的需要很強的心理素質來度過那個沒有案子的日子,」留著一頭藝術家捲尾長髮的陳柏年,外型清秀,陽光灑在他微微上翹的嘴角,帶著堅毅:「好在那時候不是一個人來北京,有我哥在。」

轉折點是朋友介紹了一個電影的劇照工作,為期一週,拍完之後對方覺得很滿意,以後常常找他合作,這才慢慢變順。其實登陸不代表「錢多事少」,陳柏年深有感觸。「上戲後,我一天工作至少12∼14小時,」陳柏年說,遇到趕戲還要翻班,早上7點開工晚上9點收工,回到家還要整理照片,然後隔天一大早7點繼續上工,「是一個很耗體力的工作。」

相對於弟弟,陳嗣哲融入大陸影視圈的過程,則是另一個「轉了又轉」的故事,凸顯了內地競爭的激烈,必須解鎖新的技能。台北體育學院畢業,機緣巧合跨了界,拜在中視《花系列》電視劇的金牌剪接師的門下,之後創業,陳嗣哲在台灣,一度創下台北市年度剪接量最高的公司老闆,知名製作人柴智屏的電視劇,高達七成是交給他剪接。

但台灣電視台的預算愈降愈低,一集電視劇的

投資從台幣200、300萬,在十年內降至不到100萬元。加上不少客戶轉進大陸,於是陳嗣哲也在2008年到北京開公司。但焦慮,也開始如影隨形。

差距不是能力而是資源沒得比

他發現,在台灣是頂尖高手,來到大陸卻比不上大陸的頂尖,「差距不是能力,而是他們的資源跟我們不一樣。」舉個例子,北京光是一家剪接後製公司可能就擁有80套設備,原因是老闆跟北京市教育局的關係很好,公司的電腦基本上都是政府採購,所以沒有成本。但是台資企業每一台電腦都得自己花錢買,根本沒辦法比。

陳嗣哲很感謝初到北京時遇到一個好人,是一

個北京的製作公司工作人員,在雙方簽合約時,陳嗣哲按照台灣慣例以訂金10%、頭期款20%、尾款70%訂定,對方好心告訴他,通常尾款是一毛錢也拿不到,這樣寫很容易血本無歸。這位北京人建議他,合約簽訂時,最好寫訂金50%、頭期款30%、尾款20%,但是20%的尾款可能會拿不到,所以前兩筆的報價要先把那20%的錢算進去。在北京十多年了,陳嗣哲看到了形形色色在北京發展的台灣人。有人做得很好,也有人混得很差,有後來回台灣的,他的焦慮更升級了。更年輕的大陸人才不斷湧現,常讓他覺得不如他們優秀。他變得更加忙碌,手機電話一天到晚響個不停。

想過回台灣嗎?「我的人生仍在冒險,」陳嗣哲說,台灣的影視行業比不上大陸欣欣向榮,「回台灣太安逸,反而會失去競爭力。」

「這一行風險高有時就是要賭」

西進北漂的台灣人,把理想寄予北京這個全球華語影視重鎮。不過,並非每個人都可以在這裡揚眉吐氣。「這一行的風險滿高,有時候就是要賭,」來自台灣的工夫影業創作中心導演程孝澤坐在宛如咖啡廳的會議室,溫和的笑容中,藏著一絲不得已。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導演組的程孝澤,2007年第一部劇情長片《渺渺》便入圍了第59屆柏林電影節競賽單元。

漂泊到北京,源於北藝大客座教授、2013年創辦工夫影業的陳國富。「最早是2008年,陳導(陳國富)把我抓來北京為奧運寫個盲人跑步的故事,」程孝澤回想,後來陸續兩岸飛來飛去,每到北京就被「軟禁」在北六環小湯山的小別墅,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基本上沒

有別的事可以做,只能寫劇本。

同樣是拍電影大陸觀眾上億人

陳國富很早就判斷,未來世界電影的市場重心將全部移轉至大陸,他對程孝澤說,花同樣時間寫劇本拍電影,在大陸有數億人看,在台灣的觀眾就少很多,不如到大陸發展。

2011年時,被「重點培養」的程孝澤,把家搬到北京,參與了中國大陸第一民營電影公司、華誼兄弟的《太極》,擔任編劇、B組導演及剪接。工夫影業成立後,他又寫了很多劇本,成為重要的創作高管。

這麼多年下來,程孝澤深感大陸產業的辛苦。前年,他在大陸第一部掛名的電影終於要開拍了,片名叫《小妞萬萬歲》,但還沒開拍就被喊卡。這是一部現代功夫愛情喜劇片,當製作展開籌備,美術、攝影全部進組,找來的韓國動作導演開

始設計動作,陳國

富竟說停掉。理由一是覺得劇本不夠好,其次是當時很多電影慘遭滑鐵盧,出手必須更謹慎。當下程孝澤非常挫折:「就像是你跟一個對象談到快要結婚,突然間不能結了,要談別的對象就得從頭來。」儘管如此,他也沒想過回台灣,很快又投入到其他案子。

在這行業不能只要好處也要接受風險

他寬慰自己:「你在這個行業就要接受他的所有,你不能只要它的好處,只要它的成就感,它的風險也必須去接受。」

後來程孝澤總策劃的《河神》網劇爆紅,豆瓣評分譽為2017年下半年必看神作,不少人為他慶幸當初沒放棄。目前功夫影業有多位台灣人。如創作中心主要 創作人員林美如,就讀於北京電影學院文學所,在工夫影業甫成立時便加入,負責評估新劇本的可行性,並給予意見,有時候自己也寫劇本。畢業於中興法商的她,不少同班同學在台灣已是公司高階主管,但她一點也不介意現在的收入比同學少:「我不覺得以後空間就只有這樣,我以後的成長會比她們更大。」

她比著辦公桌上一張別緻的「升職令」,由陳國富簽發,上面寫著「鑒於您在崗位上的傑出表現,自即日起晉升為策畫經理。」專程用紅木框裱禎起來,可見其榮耀。漂在北京,或許它不是一個想隨波逐流就能隨波逐流的地方,但如果不在北京,可能無法發現真正的自己。這就是台灣人的北漂電影夢。

企畫、撰文╱邱莉燕攝影╱賴永祥責任編輯╱羅秀如責任美編╱杜軍儀

飄home酒店裡正在尋找演出機會的年輕女孩,凸顯出北京是個特別能容納期待的地方。

陳嗣哲(上圖)與陳柏年(左圖)是北京影視圈少見的台灣兄弟檔,懷抱著改變世界的可能性,一靠運氣、二靠堅持。

來自台灣的工夫影業導演程孝澤(右)與主要創作人員林美如體會到,身處大陸影視行業,每當面臨瓶頸,總會有人創造出奇蹟。

陳宗怡攝

橫店影視城是中國最大的影視拍攝基地,匯聚所有影視人創作的心血結晶。(圖為拍戲場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