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下一個司徒達賢在哪裡?_楊瑪利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楊瑪利

一個老師,心無旁騖,只是認真教書一輩子,影響力可以無窮大。這是我最近從政大企管所講座教授司徒達賢身上看到的現象。

今年5月我收到一封來自政大企家班校友會的電子郵件,主旨寫著:「誠摯邀請參加司徒達賢教授榮退典禮暨演講活動」。由政大企家班學生、也是企業界老闆們署名的邀請信內容,稱他為「我們的總導師」「大俠」,感謝他對教書始終樂此不疲,更打造出「政大企家班」成為華人世界的第一總裁班。文末感謝,即便70歲得屆退,但老師「曾親口承諾將繼續在企家班教書做功德⋯⋯。」

學生們為司徒達賢辦的榮退典禮,選在他70歲生日那一天(7月15日)於中油國光廳讓老師再幫學生演講二小時,開放報名沒多久就額滿。不僅如此,學生們還決定,以後每年的7月15日就是企家班的團圓日,充分表現出時下學生對老師已很難見到的孺慕之情。

司徒達賢1976年、28歲那年於美國拿到企管博士後回政大企管所教書,開創台灣管理學界個案教學的先驅。他獨創「聽說讀想」的教學技巧,讓課堂總是緊張萬分,卻又熱熱鬧鬧,笑聲不斷,完全看不到有人滑手機、看電腦、吃便當、打瞌睡等。至今42年,累積教過學生數超過3000人,遍及產官學界的無數名人,如白崇亮、宋學仁、馬志玲、尹衍樑、尹啟銘、宋文琪、林信義、王振堂、周永明⋯⋯。

企業人才嚴重斷層學界精英也流失

有趣的是,司徒達賢還從一代,教到企業的二 代,不少企業家族的父子,同時是他的學生,讓教書生涯再增添不少佳話。有的二代從小被送出國讀書,長大後在國外當高薪白領,根本不想回台灣。司徒的一代學生就想辦法把二代叫回台灣,送到司徒班上讀書,之後真的成功接班。

其實,司徒達賢早就可以退休,也可以跟很多國立學校教授一樣,退休後再轉到私立學校或海外任教,開啟所謂的第二春。但他卻堅守政大崗位,即使7月屆退,也將持續在企家班與EMBA班授課,這都是他讓學生感動的地方。

本期《遠見》專訪司徒達賢,他說「我很喜歡我的工作」,理由就這麼簡單。語畢他自我調侃,以後「事情沒有變少,但錢變少了!」(頁82)。

40年來教育這麼多企業界學生,司徒達賢對台灣產業變遷的觀察,又是什麼?他感嘆,現在年輕有成的創業家逐漸減少了,以前30歲就可以很有成就,像政大企家班第一屆的李成家、第五屆的黃少華,到企家班就讀時,都只有30多歲,「但現在30多歲有那樣地位企業家,感覺是不可能了。」

他指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頒發對管理工作、學術研究及推廣有卓越貢獻的呂鳳章紀念獎章,之前限制40歲以下,早期曹興誠、宣明智都是30幾歲得獎,現在已提升到45歲,但近幾年企業界來申請的幾乎都沒有了。誰來接班?這是台灣競爭力的隱憂。企業界如此,學術界又何嘗不是?近年來大批優秀的大學教授因為受不了台灣高教的層層限制與低薪,紛紛出走台灣。大家不只要關心,下一個張忠謀、郭台銘在哪裡?大家也得關心,下一個高教界的司徒達賢,又在哪裡?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