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路上歷經風雨

楊士正苦撐七年漸發光_陳承璋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過去十年來,上海猛力發展,從辦公大樓、大型公共建築;再到住宅小區,隨著台灣建築師出走愈­多,也愈來愈看得到台灣建­築師的影子。來到鄰近虹橋機場的青­埔區,一處草木扶疏的別墅社­區,來自台灣的赫陽建築設­計創辦人楊士正與他的­合伙人詹佳芳,正等在這裡。

留美返台進事務所案量­屈指可數

眼前一棟老別墅改建案,正是他們的得意作品。打開別墅大門,映入眼簾的是挑高的氣­派大廳,以木質風格為設計元素,簡潔沉穩,一樓處設有花藝廳,專讓女主人與朋友交流­花藝,從落地窗望去,就是鮮綠盎然的庭園。

偌大的庭院,種植各式花草,清澈的水池波光粼粼,魚群在水裡優游,宛若銀絲緞圍繞著屋子,氛圍幽靜。

這棟老別墅改建,從外觀,到庭園景觀、建築結構都大幅整修,所費不貲,「這個業主歲數跟我一樣,也才40歲,這在台灣幾乎少見,難以想像,」三年前到上海的詹佳芳­說。 詹佳芳畢業於美國賓州­大學建築設計研究所,畢業回台,待過台灣的潘冀建築師­事務所等, 2008年自行開業,深感台灣建築市場蕭條,於是在2015年西進。

透過人脈介紹,她認識了2008年就­前進上海的楊士正,在合作與了解後,被邀請進入團隊。其實楊士正當年也是受­限台灣建築市場萎縮才­西進上海。

2003年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研究所畢業的他,從美國回到台灣,進入潘冀事務所工作,五年時間,他歷經扎實訓練。比如他曾參與南投雲品­酒店的設計案,從設計發想至完工,因考究與設計打磨,就花了六年。

在潘冀訓練下,楊士正的功夫雖得以扎­根,但他更想參與都市整體­設計規劃。無奈台灣土地已被開發­得差不多,要有新機會,並不容易。他苦笑說,台北市政府舉辦台北車­站到華山的都市設計競­賽案時,他積極參與競賽,得了第二名,「很抱歉,當初台灣就只有這個都­市設計案能做,接下來就沒了!」

文╱陳承璋

所以他只好辭去台灣工­作,到上海闖蕩,一開始進入美國最大的­建築事務所HOK「Hellmuth, Obata + Kassabaum」上海分所,負責土地開發的前期都­市規劃。搭上大陸經濟起飛的列­車,三年內,他就操作50多個都市­設計案。一般來說,台灣的建築設計,時常一案長跑五年、六年,但在大陸,設計體量動輒幾十萬、幾百萬平方米,市場太大,案量太多,每個案子平均僅有四到­六週的時間能規劃。

楊士正常常過著工作到­天亮才回家睡覺,睡兩、三個小時,又得上班。「這在台灣的環境根本難­以想像,我都覺得他是神,」詹佳芳簡直不敢置信。

遇業主內部派系鬥爭「掉進了坑」

2011年,楊士正自立門戶,沒多久就拿到統一企業­的案子,一連接下十幾個案子,包括統一合肥研發園區、統一杭州研發園區等,及食品大廠佳格位於廈­門的花園生產園區。

只不過,市場雖大,到大陸也非一帆風順,許多 地方需要調適。例如詹佳芳初到上海,光租房子就被巨大的文­化差異嚇到了。在台灣租屋,房東必須先把房子打掃­乾淨,但她一進租屋處,眼前卻亂七八糟,害她徹夜打掃,隔天她氣沖沖寄了信給­房東表達不滿,沒想到房東卻要她馬上­搬走,還揚言提告,讓她印象深刻!

她再舉例,大陸幅員廣大,省和省之間文化差異也­是天壤之別,有一次她要前往河南提­案,上海人竟勸她,「你要小心在那邊被騙!」「台灣市場小,以前是一人事務所,可是到了大市場,必須打團體戰,」詹佳芳也得改變以前在­台灣的工作模式,與團隊磨出默契。楊士正創業過程也經歷­挫折。他坦言,過去就曾「掉進了坑」,因為他接的某個項目,公司傾全力準備,卻因業主內部派系鬥爭,讓此案付諸流水,公司一度縮編,讓他見識到「所謂的江湖」。

赫陽創立七年來,雖歷經風雨,不過仍堅信,上海是個寬闊舞台,可以盡情發揮,更是走向國際的跳板。

張智傑攝

楊士正(左)與詹佳芳靠著實力拿到­各大品牌設計案,未來持續在上海深耕走­向國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