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君山三度舌辯江澤民­癡心替當時的李登輝辯­護_張作錦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沈君山一生最牽掛兩岸­關係,他曾三晤江澤民為台灣­發聲,展現不亢不卑的態度。對談內容在江澤民離開­中國國家領導人職位後,才於2004年由「天下文化」出版的《浮生後記》自傳中公開,資深媒體人張作錦在此­書出版前,曾撰文推崇沈君山的愛­台情操。《浮生後記》於2018年9月30­日再版,以下為張作錦撰文精采­摘要:

自從在美國參加「保釣運動」,回國後推動「革新保台」,提倡「一國兩治」,又擔任國統會研究委員,兩岸問題是沈君山畢生­著力最多之事,也最叫他牽腸掛肚。就是在這樣的思想基礎­上,他曾隻身三闖中南海,與江澤民深談,希望能夠為兩岸找到一­個可共同接受的平衡點。

為兩岸和平凝聚平衡點

1990年11月,沈君山第一次與江澤民­見面,談了三小時。江澤民詢及李登輝的「本土化」問題。沈君山答覆三點:「第一,李先生的背景當然和過­去的兩位蔣先生有很大­的差別,在文化 感情上台灣成分當然大­得多。第二,台灣今天的客觀情形是,不以2000萬人的福­祉做第一優先考慮,就當不成領導的,李先生這個總統非得是­個本土總統不可。但是還有第三點,就是做為一個政治家的­理性考慮,台灣走獨立路線,無論長期和短期的看都­是不行的,哪怕是只為台灣人民著­想,這條路線也是不行的。李先生的智慧是很高的,我不以為他會走向台獨,他不會的。」

半年後,江、沈二度見面,江澤民開門見山就問:「最近有很多報導,說李登輝先生和郝柏村­先生對統一的問題有不­同的看法,不知是不是事實?」沈君山肯定的回答:「我看不是事實。 李先生和郝先生的背景­和個性都不一樣,但是對於統一問題,尤其是兩岸關係的實際­作法,是沒有大差別的。」

又過半年,江、沈三度碰頭,江澤民對台灣島內若干­分離言論表示憂心。沈君山安慰他說:李登輝的兩岸路線,以及他個人的形象,都能剋台獨。

江問:「什麼是李登輝路線?為什麼能剋台獨呢?」

沈解釋:「李先生的路線,就是把統一做為最終的­長期目標,現階段的兩岸關係是求『一而不統』。一般台灣民眾認為安定­的分治勝過虛無的獨立,李先生號召的就是這樣。所以,台獨的煽動碰到這樣的­號召,就被剋住了。」

江澤民則委婉地說:「對於李先生,我們並無曲解,我們絕不是只聽一面之­詞的,你對李先生的歷史也許­還不如我們了解得多。李先生的道路是曲折的,人生的道路都是曲折的。今天台灣

文╱張作錦

內外的情形還是有我們­擔心的地方,我們注意的是最後成為­什麼,這是基本問題。」

江澤民比沈君山更懂李­登輝

江澤民提到李登輝的「歷史」,當然意在言外。多年後回頭看看,沈君山可能因為不了解­李登輝的「歷史」,因而不了解他的心理狀­態和行為模式。他在中南海替李登輝所­做的解釋與辯護,後來似乎都被李登輝自­己推翻了。當然,這也不能怪沈君山無「知人之明」,李登輝就曾經親口告訴­日本人,他當十多年國民 黨主席,目的就在把國民黨的政­權轉移給「正港台灣人」,國民黨人看不出來,真傻!沈君山沒看出來,也不過只是添了一個「傻人」而已。比起台灣因此增添的困­難與危險,個人之事是小焉者。不過沈君山舌辯江澤民­的過程,則頗有可觀之處。他不亢不卑,有「說大國,則藐之」的氣概。每一次,沈君山都反覆說明台灣­目前不能接受統一的原­因,台灣必須要有自主空間­的理由,並提出各種設計、構想。他的最後底線是:「一國兩制,各擁治權,對等尊重,和平統一。」 台灣政客,每以是否「愛台灣」來檢視他人。但這些人粗糙魯莽,其言其行,往往適足以害台灣。沈君山這幾十年來,為台灣苦思焦慮,摩頂放踵,卻從不以「愛台灣」自炫。但讀過他與江澤民三次­談話記錄的人,都會看得出,做為知識分子的沈君山,由於肯定民主自由的價­值,是多麼真心的愛台灣。但由於被猜忌,受打擊,這般愛台是愈來愈難了。

嗚呼!豈有不許國民愛國,國民愛國有罪,而國家尚有前途者

天下文化提供

沈君山(左)在1990∼1992年間,曾三度與時任中國國家­領導人的江澤民(右)會談,為兩岸關係尋求和解之­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