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電鍍要做什麼」王明三遷廠力保家族命脈

Global Views - - 特別企畫 - 文╱王一芝

尚泰五金總經理王明三的廠房,和頂番婆其他九家電鍍廠一樣,都位在灌溉無數農田、也承受北彰化汙水的洋仔厝溪南岸。 那是一間兩棟房子大小的水泥牆鐵皮屋廠房,大門三道鐵門只拉開中間一道方便進出,員工忙著把亮晃晃的水五金配件堆進門口的藍色小發財

車,旁人從外向內探,只看到裡面黑壓壓一片。還沒踏進電鍍廠,一股酸澀氣味就撲鼻而來,數十坪的廠房裡有一套自動化生產設備和廢水處理槽,機器運轉聲轟隆轟隆,卻掩不住一個又一個發亮的水龍頭鍍件排隊在轉輪上烘乾,行進時碰撞發出銀鈴般的聲響。

乖乖聽政府的話卻僅兩家業者配合

電鍍業一直被外界指是水五金產業最大的汙染源。但是水五金產業,沒有電鍍又不行。「我們是水五金的化妝師,」民國53年次、和電鍍為伍30多 年的王明三比喻,就像模特兒登台前要先化妝,所有水五金出貨之前,都必須經過電鍍表面處理,把原本灰濛粗糙的零件導電,浸泡到各種電鍍液中,等到鋅、銅、鎘等金屬離子附著在上面,水龍頭零件就會像穿上一件耀眼的外衣,在太陽底下閃閃發亮。

即便背負罵名,兒子一度不敢跟同學說家裡做電鍍業,但王明三仍對這份工作興致濃厚。

自從蔡總統上台後,頂番婆農地上的電鍍廠,全被鼓勵遷往彰濱工業區的「表面處理專區」。兩年前當彰濱工業區一開放,王明三就配合政策乖乖

前往登記。估算下來,彰濱的土地成本、廠房建設和新購設備加起來,就要2億元。但是他認為可以藉著遷廠,順便擴張和升

級設備。

後來他才得知,進駐彰濱工業區的頂番婆電鍍業者,包含他只有兩家,成效並不好。原因很簡單,大部分電鍍業者都是中小型企業,資本額頂多1000萬,很難一下子拿出那麼多資金遷廠,有的屆齡退休、下一代又不願接手,有的已經賺飽,要是政府真的想把他們「強制移送」彰濱工業區,乾脆關廠。還有一些小型的電鍍業者才建廠兩、三年,砸下去的資金還沒回收,捨不得棄守。不只遷廠成本高,搬到新專區的開銷更會大幅攀升。光是汙水處理費用,就上漲許多。

況且電鍍業本來就不好找人,搬到彰濱,更遠,更難找到本地員工。環顧王明三舊廠,30個員工裡,除了外勞,都是家族成員。

政府沒訂落日條款同業僥倖繼續撐

除了負擔不起遷廠的開銷,更多電鍍業者則是心存觀望,因為政府尚未訂下落日條款,「還有同業說,現在還能申請到五年的廢水排放許可證,」王明三說。其實王明三之所以願意把工廠搬到彰濱去,完全是為了永續發展。國中還沒畢業、15歲的他就到水五金工廠打工。退伍之後,看準電鍍的不可取代性,買下丁種用地、取得工廠登記證,1994年自立門戶。

根據前身是電鍍公會的「台灣區表面處理工業同業公會」調查,全台約四成以上電鍍工廠集中在彰化,頂番婆更是最密集的一級戰區,最鼎盛時期 整條街的民宅、三合院都是小電鍍工廠。但,電鍍讓水五金鍍了金,卻讓頂番婆的農地和溝渠遭受無法承受之痛。王明三猶記,在彰化縣環保局1988年成立前,鄉下人沒有環保概念,電鍍產生五顏六色、含有重金屬的大量廢水,未經處理拉條管子就排出去。

2013年,他看到新聞報導半導體大廠日月光排放重金屬廢水,汙染高雄市後勁溪,遭到重罰時,當下不免焦慮,「慘了,接下來全國的電鍍廠應該都會遭殃」。

果真,不久後就有11位環保署人員到他的工廠突擊稽查,他雖是少數有做汙水處理的業者,仍因重金屬微量超標遭罰。過了不久,就傳出頂番婆六家電鍍業者被檢調單位查出非法偷排未處理的廢水,勒令停工。

看著檢調一次又一次大掃蕩,王明三找來合伙的大哥、二哥與二代們開家族討論要不要繼續開下去。「不做電鍍,那要做什麼,」王家二代的這句話,讓王明三和哥哥們決定購入更先進的設備,處理汙水和廢泥,「孩子要做,你可以放棄嗎?不行的就換掉,該換新的就買新的」。

為了永續,必須一切合法,王明三在彰濱工業區的1000坪新廠去年開始蓋,已具備雛型,也開始申請使用執照,預計年底遷入。即便如此,他在頂番婆的舊廠仍會繼續留著,廢水排放許可證還能用四年,只要其他同業都不被趕,他的舊廠仍能高枕無憂,「但我要告訴政府,只要還有高汙染工廠在,頂番婆就不算真正的田園式生產聚落,」他疾呼。

尚泰五金總經理王明三遵守政策,貸款在彰濱工業區設新廠,後來才發現政府沒設落日條款,不少同業賴著不遷廠,他反而覺得自己像冤大頭。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