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人並非好命兒守成之餘更要做好自己

Global Views - - 特別企畫 -

企業界二代,常被外界認為含著金湯匙出生,但面對接班態勢浮現,繼承者們如何能不被看衰,就必須要靠自我努力減少企業紛擾。新一代想要開創新局面,良好的溝通是第一步!

經理,在陳總支持下,鄧家主導權一直高於王家。

直到先益2008年上市,陳總退休,局勢又轉為兩強鼎立、較勁,「我爸非常苦惱,」鄧嘉文說。王維泗的兒子,即王家三代王惠民進入公司不久,2014年原來在外上班的鄧嘉文也被爸爸叫回來,準備接班。2016年,鄧福順和王維泗約定一起退休,鄧嘉文從父親手上接下董事長,正式接班,王維泗為了平衡,也替王惠民爭取當總經理。戰火再往下延燒一代。

較勁白熱化,《遠見》記者到訪就感受到。來到先益位在台中工業區的總部,記者要通往董事長室時,得先經過一間開放式的小房間,有著古典陳設的木紋辦公桌椅,再推開門,才看見公文占據大半空間的董事長室。「外面那間,是總經理室,好險你們是今天來, 他不在,不然有多尷尬!老王安排總經理在外面,就是要『知道』我,每天見了哪些人!」鄧嘉文打趣的說:「不只如此,退而不休的老王(王維泗),設了一間顧問室,約好跟我爸一起退休,但他三不五時來上班,一來就把主管找去問問題。」

雙手一攤,鄧嘉文無奈地說:「我當董事長的,對他(王維泗),也只能『顧而不問』。」

想轉型卻遭百般阻撓「只想讓我跛腳」

面對如此尷尬局面,支撐鄧嘉文走下去的動力,源自於父親的託付,將先益轉型。

2013年,由於產業局勢變化,先益面臨考驗,半年報還出現了創始以來首次虧損,2015、2016年的EPS(每股稅後盈餘)都剩下0.3元,和過往2∼3元,不可同日而語。

他深怕因為內耗,錯過轉型的黃金時機。一次會議,雙方為了新產品的開發爭執不休,他主張核心產品聚焦在車用頭燈的LED,認為這是成本最小、效益最高的轉型方式,但王家反對,「可能是我提的,就反對了吧!」他解讀。鄧嘉文有一回想聘任董事長特助,卻遭遇阻撓。而他剛進公司時,與他有革命情感的研發部隊,王家也硬要建置在總經理下,「目的就是要讓 我跛腳吧,」他解讀。本文並未訪問王家觀點,但從鄧嘉文對自我處境的分析,也可知道他感到十分辛苦,上一代股東的角力仍懸而未解,影響績效。近年先益股價大多在20到30元徘徊,不再有上市時的高點。

當鄧嘉文參加《遠見》的接班焦點座談時,他不避諱分享苦情。欣葉國際餐飲總經理李鴻鈞,也勸鄧嘉文:「你只能把他當成自己的逆貴人!」

先益電子二代鄧嘉文認為,如何接受上一代留下來、自己卻不喜歡的組織架構,是他接班過程中遇到的最大課題。陳之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