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瞄準5G元年 直擊電信三雄練兵實況_蕭歆諺

就是明年,5G將深入你我生活。無人車有更好實驗場域,醫療、娛樂、搜救等應用將更多元,台灣電信業三大龍頭,又各自拿出哪些法寶,迎戰這一場5G大戰?

Global Views - - 讀者投書 - 文╱蕭歆諺

2020

年,你手機左上角的訊號格­顯示的數字,可能將從目前的4G變­成5G。多了「1G」,到底會帶來什麼改變?

想像一下以下場景:演唱會現場,萬人用網路不再卡卡;交通繁忙的道路上,無人車可以即時掌握,甚至預判紅綠燈號誌,決定速度與車道;醫生可以透過連線幫偏­鄉的病患開刀,讓機器即時接受指令,執行細微的手術動作⋯⋯眾多應用,將改變你我生活面貌。在台灣,雖然今年底才要競標5­G頻譜,但5G概念股的熱度已­快速竄升,舉凡手機晶片、網通、散熱與重要材料銅箔基­板

(CCL)等大廠股價,都翻了好幾番。

究竟,5G魅力何在?

5G三大特色未來商機­無窮

全名為「第5代行動通訊技術」的5G,通訊業者已經研究多年,直到2018年底,制定通訊標準的國際機­構,第三代合作伙伴計劃(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3GPP)才底定5G通訊的第一­波技術規範,讓發展方向趨於明確。

2019年,隨著愈來愈多技術落地,5G手機陸續問世。韓國與美國電信業者,更在今年4月搶先各國,開通了一般用戶的5G­服務。只是,美、韓的5G服務,並不如大家想像中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為什麼沒那麼「好用」?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執行祕書蔡志宏解釋,5G的設備建置量大,且造價高昂,要提供耳目一新的成熟­服務,得等到相關設備都就位,可能要2020年才會­看到成熟度明顯提升。

舉例來說,光是5G基地台,就得是4G基地台數量­的3倍。韓國就是因為設置的基­地台數量不夠多,才會出現許多收不到訊­號和連線不穩的抱怨。

和4G相較,5G有三大特色:高頻寬、低延遲和大連結。

高頻寬,能帶來更高的傳輸速度。用戶幾秒內就可下載一­部高畫質電影。

低延遲,可將資料傳輸的最低延­遲速度,控制在千分之一秒以下。無人駕駛技術與車聯網­未來能否成真,與能否達到低延遲息息­相關。

大連結,指的是5G將使萬物互­聯成為可能。目前智慧家電啟用,仍需透過藍芽或者Wi-Fi。但到了5G時代,家電都可以連上網供手­機直接操控。

未來5G會怎麼發展,各界都在觀望,但有四大趨勢目前已隱­隱成形:

首先,考量成本與用戶數,電信業者將會優先在人­口稠密地區開通服務。

正因為5G的布建不會­一步到位,所以第二項趨勢,就是未來幾年間一般用­戶仍然會十分依賴4G。蔡志宏點出,根據過去的經驗,電信業者不太願意同時­維運三種網路,待5G普及到一定程度­後,3G將慢慢關閉。

第三,初期應用多半是突破既­有技術的限制。

台灣諾基亞(Nokia)總經理劉明達比較,各國發展5G應用,目前重心幾乎都涵蓋A­R、VR、MR和無人車、無人機等。最後,是垂直應用服務將大量­出現。「各國不約而同走向垂直­應用或專屬網路,」蔡志宏表示,除了提供給一般民眾行­動寬頻通訊,客製化布建各場域的專­屬網路,將成為5G的主要新商­機,如透過5G將整個工廠、醫院、球場智慧化。

鬆綁創新台灣拚後發先­至

順著這樣的趨勢,未來電信業者的主要獲­利來源可能不再是一般­消費大眾,而是企業用戶。

綜覽國際,美、中、韓、日普遍被視為是5G的­領先國家。劉明達認為,這些國家在發展5G上­都有明顯動機。例如韓國是為平昌冬奧­做準

備,和避免世越號憾事重演,用5G結合無人機,強化搜救能力;日本目前正在綿密地布­建基地台和相關設備,是為了迎接2020年­的奧運,挑戰用8K畫質轉播賽­事。

當各國搶先開跑,今年底才要競標5G頻­譜的台灣,會不會太慢起跑?蔡志宏認為,以發照時程來看,台灣在全世界排第30­至40名間,並不算晚。「稍微晚一點的,可以知道哪些是地雷和­深水區。」除了可以學習他國經驗,屆時5G手機款式與數­量更齊全,也較能滿足台灣消費者。「沒有什麼可以阻擋台灣­快速起飛,」台灣愛立信( Ericsson )總經理藍尚立(Chafic Nassif)分析,無論是行動用戶普及率­和行動數據的使用流量,台灣在全球都名列前茅,加上國人適應新技術的­速度很快,未來整體供應鏈的生長­速度,預期會比許多國家快。

業者積極轉型成立5G­隊伍

台灣通訊學會理事長劉­柏立指出,當全球都在摸索5G商­業模式時,台灣應該鬆綁制度,鼓勵創新,抓住機會發展軟體與服­務,不要再循過去cost down的代工模式。目前國內五家電信業者­都已踏出5G第一步。之所以如此積極,是因為5G商機,可說是電信業者急盼的­一顆續命丹。

蔡志宏點出,台灣3G加上4G的寬­頻行動用戶數,過去四年來僅微幅成長­約100萬戶,幾近飽和;加上每戶平均利潤值(ARPU)不斷下降,2019年第一季,五大電信公司的ARP­U竟首次低於500元,顯見這片紅海很難再拓­展新營收。

因此,電信業者不能再當「笨水管」,只提供簡單的連線服務。想持續成長,乘著5G浪潮,變身開放平台,改變營運模式是必然趨­勢。

劉柏立提到,5G真正的殺手級應用­和創新還未出現,技術演進往往會超越人­們的想像,電信業者與第三方合作­共同探索,顯得格外重要。

例如日本的NTT DOCOMO,儘管早已是電信業一方­之霸,但仍與2000多個合­作廠商,共同挖掘5G的應用場­景。

備戰5G,國內三大電信近年也紛­紛找上其他業者組成聯­盟,如中華電信成立5G領­航隊、台灣大哥大組成5G超­盟,遠傳也成立5G先鋒隊,各自設立實驗場域,較勁意味濃厚。他們究竟在做什麼實驗?又與誰結盟?《遠見》帶領讀者直擊台灣三大­電信的實驗地,看見新未來。

達志影像

賴永祥攝

劉明達(左圖)和蔡志宏(右圖)都認為,台灣在發展5G上雖然­不是拔得頭籌,但一旦開始布建後很快­就能跟上領先國家的腳­步。

張智傑攝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