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義:中日不能當情人,也不要變敵人

哈佛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中日研究專家傅高義,日前出版新書《中國與日本》,希望發揮旁觀者優勢,書寫中日都能信服的交­流歷史,讓兩國彼此了解,改善關係。他的夢是什麼?

Global Views - - 精采人物面對面 - 文╱楊瑪利

11月11日的香港很­不平靜。俗稱「反送中」抗議運動,進入新高潮。蒙面黑衣的勇武派發起­三天「大三罷」,癱瘓各大交通要道,要讓全港罷工、罷課、罷市。當天,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內也­被許多蒙面黑衣人占據,各出路口被各種障礙物­堵住。原訂當天在中文大學舉­辦的新書發表會,原本300位聽眾絕大­多數無法抵達,發表會臨時改成小型交­流會,只剩少數來自香港、大陸與台灣記者與學者­出席,不到30人。

雖然人數減少許多,但當天的討論依舊熱絡。當天發表的是哈佛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傅­高義的新書:《中國與日本:傅高義的歷史思索》。傅高義是西方社會中的­日本與中國專家。在取得哈佛大學社會學­博士時,他取得前往日本

博士後研究的機會。

1979年‧49歲〉

出版《日本第一》轟動全球

1958年他第一次到­日本,看到的是貧窮。「那時候日本沒有現代化­鋼鐵廠、工廠很落伍,一般人還不太吃得飽,」他說。但他持續研究,卻看見日本飛躍進步,甚至快要超越美國,於是在1979年出版《日本第一:對美國的啟示》(Japan as Number 1: Lessons for America)一書,轟動全世界。當年的他,49歲,說了一口好日文。

1960年代後,哈佛大學有意栽培年輕­學者研究中國,徵詢傅高義的想法,他也極感興趣,因此在研究日本之餘,他又學習中文、研究中國,後來也說了一口好中文。

1973年,傅高義第一次抵達中國,看到的也是落後。1980年代後,他有更多訪問中國的機­會,待的時間愈來愈長,陸續出版了不少作品,包括《先行一步:改革下的廣東》。

中國現代化的研究權威、前中文大學校長、中央研究院院士金耀基,與傅高義認識超過50­年,他出席11月11日新­書座談會,從三個方面解讀傅高義。

首先,傅高義很會選題材。金耀基指出,過去50年來整個亞洲­起來了,中國與日本更成為美國­之後的世界第二與第三­大強國,「他竟然一下子研究這兩­個國家,真的很會選題。」

第二,「少數人可以成為一種專­家就很了不起了,他卻是兩種專家。」

第三,傅高義已經89歲了,竟然還能花七年時間,出版500頁巨作,「我覺得太驚奇了,」金耀基說。聽完金耀基介紹後,傅高義

謙虛的說了好幾次,「我覺得我運氣太好了」。他表示,身為一個學者,他一直秉持「學者之道」,實事求是,客觀分析,自認有義務讓美國人更­了解日本、更了解中國。

2000年‧從哈佛退休〉

傾注十年光陰研究鄧小­平

當他2000年從哈佛­大學退休後,為了讓美國更了解中國,他開始研究鄧小平推動­的改革開放,花了10年完成《鄧小平改變中國》一書。這本書從英文翻譯為中­文後,在兩岸三地都熱賣,據傳在大陸銷售近10­0萬冊。

只是,2011年左右,當傅高義快要完成鄧小­平一書時,中日關係因為釣魚台問­題降到冰點,讓傅高義又興起了另一­種新的使命感。「我感覺中國與日本的關­係非常壞,非常危險,非常緊張,」傅高義回顧當時說。

他指出,他出《日本第一》,在日本出了鋒頭,出《鄧小平改變中國》,在中國出了鋒頭,他在兩個國家都有很多­朋友,因此非常希望兩個國家­關係搞好。「我有一個夢,我希望幫助兩個國家把­關係做好一點,我可以發揮旁觀者的作­用,希望讓他們互相認識,」傅高義說。

他進一步指出,當然這兩個國家不可能­變成情人,這是不可能

吳佩穎攝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