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MAKER THE EMPIRE OF BVL- GARI MANUFACTURES 帝國降臨:寶格麗五大製錶工坊

Manufactures

Revolution (Taiwan) - - Contents - 文、攝影/ Edgar Jiang 江學良 帝國降臨: 寶格麗五大製錶工坊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寶格麗的製錶王國也是如此。近年來,寶格麗在專業製錶領域的爆發性成長,不只在華麗珠寶與絕美設計令人目眩神迷,在高級複雜功能上更創下許多傲人紀錄,一步步從質變到量變,脫胎換骨,晉身一線品牌之列,而其快速進步的關鍵,正是來自旗下五大製錶工坊的逐一成型。

侏儸山谷: Le Sentier 高級製錶工坊

今年一月,結束了SIHH錶展的密集採訪,筆者馬不停蹄地展開另一趟旅程。時值隆冬,整座侏儸山脈一片白雪皚皚,而寶格麗的五大錶廠,正在那漫山飛雪之中,雲深不知處,等待我們去探尋。

我們的旅程從侏羅山谷區( Vallée de Joux)開始,由日內瓦驅車前往,大約一個小時以內的車程。侏羅山谷這個地名,對於熟悉鐘錶業的朋友應該不陌生。這個群山環抱的僻靜小鎮,規模不大,人口不多,但許多製錶師家族世代定居於此,傳承了百年來的智慧與經驗,成為瑞士製錶業的工藝與技術之源。許多大名鼎鼎的高級製錶名牌,舉凡愛彼、寶鉑、寶璣、積家、江詩丹頓等,都在此設立高級製錶工坊。而寶格麗高級製錶工坊,正是位於侏羅山谷的心臟地帶,也就是極富盛名的Le Sentier 小鎮。

寶格麗 Le Sentier高級製錶工坊,前身正是 Gérald Genta 與 Daniel Roth兩大獨立製錶師品牌。2000 年, 兩位製錶大師加盟成為寶格麗家族的一員。他們專精於三問報時、萬年曆、陀飛輪、可動人偶等高階複雜技術,尤其是難度最高的大、小自鳴報時功能,放眼業界,僅有極少數頂尖品牌能夠掌握,而 Gérald Genta 與 Daniel Roth 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寶格麗將Gérald Genta 與 Daniel Roth兩個品牌的製錶師及技術人員重新整併,在 Le Sentier 設立了全新高級製錶工坊,做為寶格麗五大製錶廠的研發與技術中心,目前旗下約有70位製錶師。藉由兩位大師的經驗傳承,寶格麗的製錶技術飛躍性進化,不但快速掌握了各項複雜功能技術,同時也開啟了隨後的自製機芯與高階複雜功能腕錶之路。目前寶格麗的自製基礎機芯,例如 BVL 168 及 BVL 191,皆在 Le Sentier高級製錶工坊開發及製造組裝。機芯的精準度取決於製作過程的嚴謹。每一枚零件皆從金屬板材開始,透過CNC自動加工機、火花腐蝕線切割機等現代化機具逐一成形,其精度高達千分之一毫米,並經過一連貫嚴格的品質控管,才能確保機芯的精準與穩定。寶格麗的高階複雜功能腕錶在業界堪稱一絕,例如

Gérald Genta Magsonic四錘 大 自 鳴 陀 飛 輪腕 錶、Daniel Roth三錘三問陀飛輪腕錶,都具有無與倫比的超凡地位。而例如 2013 年推出的 Commedia dell'arte 即興喜劇可動人偶三問錶,以及 2014 年出創下 1.95mm 超薄機芯紀錄的 Octo Finissimo 陀飛輪腕錶,則以創新技術,不斷改寫製錶歷史新篇章。

寶格麗的複雜功能腕錶,皆由經驗豐富的資深製錶師一手獨力完成,唯有如此,才能充份掌握每一只複雜腕錶的結構與性能,調整到最佳狀況,包括後續的維修工作,也由同一人負責。工坊中又細分為小型複雜功能部門與高階複雜功能部門,而位居所有製錶師頂點的,則是負責報時功能錶的三位製錶師。

三問與自鳴腕錶是製錶業難度最高的複雜功能。每一只 寶格麗的專業製錶歷程,可以從

2000 年談起,當時一口氣買下 Gérald Genta 與 Daniel Roth兩位製錶大師領軍的獨立品牌。有了這兩位殿堂級大師的加持,寶格麗建立起專屬的高階技術研發與製造中心,為日後的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2005 年,寶格麗再下一成,併購位於 拉 紹 德 封( La Chaux-de-fonds) 的

Cadrans 面盤廠,同時入股 Prestige D ´ Or鍊帶廠。2007 年,更進一步買下位於塞耶雷日 爾( Saignelégier) 的 Finger 錶 殼 廠。再加上 1980年代便已成立,位於納沙泰爾( Neuchâtel),負責成錶組裝與測試的寶格麗總部,五大錶廠整併分工,集結成一座實力堅強的製錶基地。對照過去幾年來,寶格麗在高級製錶領域的成就,就能清楚明白其背後所投注的努力,已為這個以珠寶聞名的品牌,打下了無可撼動的製錶根基。

以上的工序與時間。以八角造型的Octo腕錶為例,為了打造出層次豐富的多重結構錶殼,設計師構思出110 個立體切面,這種設計在業界是絕無僅有的。

對製錶師來說, Octo的錶殼加工是一項巨大挑戰。寶格麗自行開發出專屬CNC自動加工機,21種不同刀具,每一工法都要耗費一個小時以上。打磨過程更是極為費事,包括70多道程序,其中40道必須以人手加工,因此,每一只腕錶都要 40個小時以上才得以完成。這在其它品牌來說是不可能的事。這種毫不妥協的精神,正是寶格麗非凡魅力的源頭。

造型獨特的 Serpenti 珠寶腕錶,則將寶格麗經典的設計圖騰「蛇」運用在錶殼與錶鍊的設計之中,辨識度極高的外型,一眼便令人印象深刻。Serpenti 源自古老的神話寓言,象徵著智慧、力量與再生。為了向悠久的羅馬歷史致敬,寶格麗自 1940年代起,以獨特的蛇形腕錶系列重新詮釋這個強而有力的象徵,並成為寶格麗品牌傳承的知名系列。

經過寶格麗對色彩的情有獨鐘、材質的嚴選、配戴的舒適度、無與倫比的技藝,古老的神話蛻變新生,成就華麗絕美的 Serpenti 珠寶腕錶,2015全新系列,結合手工打造的 金質蜿蜒錶鍊,並結合珍珠母貝、亮漆與鑽石等珍貴材質,大膽體現珠寶美學與腕錶工藝的完美合一,而這一切絲絲入扣的精湛技藝,其源頭正是從寶格麗 Saignelégier 錶殼及鍊帶製造廠做為起點。

面盤製造廠第三站我們來到了位於瑞士中西部的拉紹德封( La Chaux-de-fonds),這裡從18世紀開始,便是瑞士鐘錶業最重要的製造重鎮,從螺絲到游絲、從齒輪到擺輪、包括一只腕錶從內而外所有相關零組件的供應鍊一應俱全。而寶格麗的Cadrans 面盤廠便座落於La Chaux-de-fonds 的市中心。

寶格麗位於La Chaux-de-fonds 的面盤製造廠,擁有業界第一流的高階技術,製錶師約40人左右,每個月產量約為 3000 至 4000 件, 2000年為寶格麗所併購,不僅為寶格麗製造專屬面盤,同時也是業界許多高級品牌的供應商,尤其是複雜功能腕錶,更具有相當高的技術門檻。大部分的客戶名單在此不便透露,唯一可以提及的是獨立製錶師品牌,例如 Greubel Forsey,內行的讀者應該很容易瞭解,其面盤

情人的眼裡容不下一顆沙粒,腕錶的組裝也是。這裡是腕錶出廠、發送到世界各地之前的最後一站,因此,必須經過滴水不漏的徹底把關。尤其是對於零件的密合度與清潔工作,更是必須符合最高規格要求,無論是安裝指針、錶鏡、或是後底蓋,每一個零件都要經過棉花棒或絹布的細心擦拭,並在顯微鏡下徹底檢查,才能確保纖塵不染、完美無瑕。裝上指針之後,並需要調到午夜12:00整,確保指針與日期的位置正確,不會有偏移歪斜的現象發生。

最後,進行防水測試之前,還要先經過一道氣壓測試,以免錶殼一旦進水便難以處理。防水測試必須一只一只逐一進行,絕不容許漏網之魚。通過這一連串繁瑣近乎苛刻的層層把關,最後加上鍊帶或皮帶,便能順利出廠。

一只寶格麗腕錶想要出錯的機會可說是難上加難。即便如此,寶格麗依然提供無微不至的售修及維修服務。超過 20 人的維修團隊,每年處理來自世界各地超過10,000 只以上的各種時計,即使是數十年以上的古董腕錶,寶格麗也有專人負責處理。最資深的維修師,製錶的年資在25 年以上,沒有任何疑難雜症可以考得倒他。

我們此次的行程在這裡劃下句點,很可惜沒有機會見識到位於義大利的寶格麗總部,品牌所有高級珠寶與複雜工藝,皆在該處完成,也是最能展現寶格麗核心價值的頂級工坊。然而,透過此次的巡禮,我們總算瞭解到,寶格麗近年來在製錶領域如此突飛猛進的祕密。從錶殼、面盤、精密組裝、自製機芯、到高階複雜功能機芯的研發與製作,寶格麗皆擁有業界第一流的技術與製程,無怪乎能夠不斷交出漂亮的成積單。

最 近 兩 年, 在 新 任 總 裁 JeanChristophe Babin大刀闊斧的整頓之下,寶格麗不僅將旗下產品做了更明確的定位,同時也積極挑戰品牌的極限,不斷推出在創意、技術、美學、話題性,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獨特作品,從入門基本款、計時碼錶、璀璨女錶、工藝珠寶錶、到高階複雜功能錶一應俱全,不但滿足了長期以來寶格麗的主要客群,同時也吸引許多收藏家的關注。

寶格麗的製錶王國,五大製錶工坊已全面啟動,未來的發展格外令人期待。H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