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毯御用主持人楊千霈與億馨針織公司總經理洪家傑,從台大學長學妹的互不相識到多年後重逢,進而相知、相戀、互許終生;婚後兩人感情更甜蜜,訪談間滿溢著結婚的幸福感。

紅毯御用主持人楊千霈與億馨針織公司總經理洪家傑,從台大學長學妹的互不相識到多年後重逢,進而相知、相戀、互許終生;婚後兩人感情更甜蜜,訪談間滿溢著結婚的幸福感。

Taiwan Tatler Weddings - - Contents -

回想起命中注定的那一天,Jay說:「某次在朋友聚會,有位女性友人說要介紹女生給我認識,還沒回答,她就去拍一個女生的肩膀,一回頭,覺得這個女生怎麼這麼漂亮,當下有種很奇妙的化學變化,好像看見我未來的老婆!」

「走近一看、意識到那個女生是楊千霈,就覺得自己在作夢!」Jay自嘲說。「已經不記得聊些什麼,因為腦中一片空白,當時的我肯定是結結巴巴的。」原本抱著「一定追不到」只要女方不排斥,至少可以當朋友的心態,沒想到不但成為女朋友,還變成老婆了,Jay直說:「不可思議!」對於Jay 的一見鍾情說,千霈吐槽:「當時對他完全沒印象!那天是朋友聚會,覺得很放心多喝了幾杯,跟他聊天時我已經微醺,第二天什麼都不記得!」

是因為女性朋友問「昨天跟Jay聊得怎樣?你們不是互加FB?」千霈上網一查才發現真的有加一個叫Jay的男生,而他也傳來簡訊問「Hi!還好嗎?」讓千霈覺得身為女藝人,怎麼那麼失禮,忘記對方,後來才開始交談。因為聊到美食,成為相約探索餐廳的好友,也因為千霈主持金馬獎要做功課,常約Jay 去看入圍電影,「交往之後,他才說其實當時一起看的電影,十部有九部都不小心睡著了(笑)。」千霈後來回想,為什麼身邊朋友這麼多,怎麼會找 Jay去看電影?「我想當初是對他有好感的,只是自己沒有意識到,只覺得他很老實很可愛,無形中放下防備,完全不害怕跟他單獨出去。」

當朋友的時候,Jay 聽得多說得少,千霈笑說:「每次都要先想好話題,把我祖宗十八代都說完了,跟他出門一定要帶水!」交往之後,Jay還虧她:「我覺得妳都不給我機會講話。」taiwan tatler . weddings 2017

但說到兩人的緣分,不僅是台大的學長學妹多年後重逢,Jay說兩人結緣在更早之前:「國小時、我和哥哥常到台北姑姑開的飲料店,幫忙搖泡沫紅茶,當時店內有很多小朋友,可能說過話或一起玩,但也只是一面之緣。」婚後某次跟千霈聊起這段回憶,才發現原來她也是其中一位小朋友,覺得實在太巧、太有緣份了!

命中注定的兩人,交往半年就決定結婚,千霈說:「有一天早上,他說我們去登記結婚好不好?我一查當天不宜嫁娶,直接改第二天,通知雙方家人到場,我們就結婚了。」

雖然一切發展得很自然,但每個女生都有想像、憧憬的求婚畫面,「總覺得他欠我一個『求婚』,登記後常常碎念:『現在都幾月了,都快辦婚禮了,什麼時候才要跟我求婚?』」婚禮前兩週,當小倆口為婚禮瑣事忙得團團轉的時候,這個 Moment 發生了!

千霈說:「我記得那天我們約在晶華酒店勘景,之後他說要去 After Party 會場討論細節,到了那邊,突然說身體不舒服,要我跟經理先聊,我也沒想太多。」開會到一半,經理突然要千霈去廁所找Jay,一到廁所發現他手忙腳亂,從休閒服換上西裝打了Bow- tie、手裡還拿一束花,Jay抬頭看見千霈連忙揮手趕她去隔壁包廂。

千霈當下只覺得好好笑,心中也知道大概是要求婚,一推開包廂門,讓她驚喜不已,「我所有的親戚朋友、各方人馬都到齊了!」原來 Jay很貼心地把千霈學生時期、經紀公司等朋友一一聯絡、集合到這一間包廂,而不懂影片剪輯的他,還製作了一部短片,有配樂有字幕,片中穿著西裝對千霈真情告白,千霈回想:「當看見Jay本人走出來,單膝跪下求婚時,我忍不住放聲大哭!結果他驕傲說:『你看吧!這輩子絕對不會被妳念了。』」

兩人的婚紗照遠赴法國拍攝,每張照片都是夢幻之作,尤其一套套精緻絕美的婚紗更令人佩服她的好品味,千霈分享挑選婚紗的秘訣:「挑選婚紗時,我也曾經迷惘,這時候另一半意見就很重要,像我會詢問Jay的想法,雖然他是工程師出身,但他喜歡設計、建築、有美感,同時我也會很在意他眼中的我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當然、男人一定會說,「沒關係,你喜歡就好!」千霈說千萬不要相信,男人嘴巴這樣講,心裡還是會想怎樣才好看,她建議新娘要「很認真」地要求另一半給意見,請他挑選哪件好,「畢竟婚紗照是兩人畫面,要留一輩子,不要拍出來才說:『喔,這個袖子好大,那時就跟你講吧⋯⋯』等等,引發一些小爭議。」

千霈選擇的訂製婚紗出自Ms. Ideas,「幾年前主持三金(金鐘/金曲/金馬)典禮紅毯,就請 Ms. Ideas 訂製禮服,她們很熟悉我的身型。」因為彼此有默契,溝通時只提出一些小需求:「覺得腰線不夠完美,不要太輕太貼的布料,希望露出鎖骨,及進場時的禮服裙襬要長,因為爸爸會牽著我入場。」

千霈覺得婚紗一定要凸顯自信部位,「像我很喜歡我的鎖骨,希望禮服能露出鎖骨跟肩膀,而我的肋骨部位比較單薄,所以用蕾絲跟抓皺設計來修飾。」

「試穿時,除了穿上去一定要有『自己變成幸福新娘』的感覺,也可以律動一下,看看移動時胸型是否貼合、肩線有沒有怪怪的。」因為拍婚紗時是動態的,「移動時能讓你感覺自在的婚紗,才是最適合自己的那一件!」

選擇在法國拍攝婚紗,充分表現 Jay 的貼心,千霈透露:「當年還是朋友時,本來Jay說好來巴黎找我,一起同遊歐洲,但他因為工作太忙無法赴約,錯過了關鍵時刻,如果當時 他來,我們早就在一起了!」因此Jay 特別提議在法國拍照,讓兩人回到當初的關鍵時刻,更圓了一起體驗浪漫花都的夢想。

辦婚禮前,大小瑣事多,許多新娘會很焦慮,千霈說自己也是:「我是急性子又是控制狂,當初在安排婚禮座位時,因為位置有限,很在意出席及攜伴狀況,常常一位賓客就確認了三次,用電話、email及簡訊等,心情變得很緊繃!」

看到千霈對婚禮的用心,Jay說:「結婚前對婚禮的印象就是辦給長輩看的,好像都是同一套形式流程,坐在旁邊的人也不認識,每次都想趕快敬酒拍照走人。」

「但千霈常問我意見,我們常在晚上小酌時討論,例如以兩人結緣舞台劇DM設計的立體喜帖,就是小酌天馬行空想出來的!」從覺得辦喜宴能避就避到參與其中,Jay說:「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的婚禮辦得非常棒。」話鋒一轉,他開玩笑說:「可是後來參加別人的婚禮,還是覺得很無聊,哈哈!」

聊到結婚一年多的心情,千霈說:「因為是獨生女,爸媽把我捧在手心,從小到大都是別人幫忙處理事情,婚前常自己想怎樣就怎樣,但結婚後多了妻子及媳婦的身分,變得比較圓融,也懂得換位思考,多為別人著想。」例如做家事,以前在家都是爸爸洗碗,現在看到碗盤杯子在那邊,她自己就會受不

了去清洗。也開始下廚,「最常做香煎牛小排,我們都愛吃牛肉,特別會挑好一點肉配紅酒,就是簡單的兩人晚餐。」Jay則對千霈的貼心誇讚不已:「老實說,剛開始交往時,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凡事以她為主、無論發生什麼都要先道歉』等應對要求,沒想到交往以後千霈很幫我想,有時候還想太多了——真的是中樂透了!」

問到結婚最好的事情是什麼?兩人不約而同回答:「有家的感覺真好!」千霈說:「昨天拍戲拍到11點多回家,覺得回家好棒,好像回到避風港,就算在外很熱很悶很多蚊子,工作遇上稜稜角角,只要回家就感覺有人在守護支持你,覺得好溫暖!一回家就想給他一個擁抱。」

Jay也說:「結婚一年多來,感覺越來越踏實,有時半夜惡夢驚醒,看見千霈躺在身邊,就覺得無論發生什麼,都有人在旁邊支持。以前單身時,半夜醒來常默默走到客廳,打開燈、覺得好像置身南北極,感覺好冰冷空虛,現在則是——像身處熱帶小島,溫暖又愜意(笑)。」

或許結婚有多好,只有當事人最知道,就像千霈所說,結婚後一天最幸福的時光就是當在外忙了一整天,回到家梳洗完畢,兩個人一起躺在床上看電視、一起聊天,或許喝點紅酒、給個擁抱,就覺得好足夠。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