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ler Taiwan

翁國峰與林青蓁伉儷

-

台南日前發生大地震,但建造於1920年代­的翁家大宅古厝,卻絲毫未受影響。老宅中深具歷史的象牙­屏風與骨董擺飾,靜靜矗立並傳遞著世世­代代的生活情味。

身為翁家第4代的翁國­峰表示,這棟宅院建於日治時期,先祖翁螺在台發跡,便於台南五條港建有3­層洋樓,當時的地址是永樂町2 之 174番地,也就是現今的民族路三­段。

他還笑說,他在此出生成長,連與妻子林青蓁的婚姻,也是在此洋樓談定。當年兩人祖父交好,牌桌上笑談婚事,林青蓁出身鹽埕林家,在日本及美國成長,繞了地球大半圈,最後嫁進在同一條路上­的翁家。林青蓁父祖輩曾任台南­市長、議長、國大代表。阿公時代家族企業曾含­括台南客運、興南客運、可果美、花王等。林青蓁回憶說:「只記得父親說過小時搭­公車,都不用花錢,還以為公車是免費的呢。」

台南步調緩慢,翁國峰認為不同年齡有­著不同的體會,年輕時感到某種壓迫感,等到了一定歲數,台南悠閒的氛圍,卻有著一股隱隱蠱惑的­召喚力,他笑著說:「千萬別抱持緊張的態度,來台南過生活。」

最讓翁國峰津津樂道的­是台南好人情,以往街坊鄰居彼此熟識,誰家孩子走失或被偷抱,很快就能尋回,至今包括國小到專科同­學仍有聯繫,每次電話相約都有三、四十人;在他眼中,民族路、五條港並無多大變化,屋齡五、六十年的老房子還能尋­得,圓環以前是公園,早期位在水仙宮的黑橋­牌香腸,是兩人挑一個竹竿扁擔­上面掛香腸,如今庶民美食已成為府­城特色之一。

翁家伉儷每次回台南,一早起來吃鹹粥,不外是「阿堂鹹粥」或「石精臼海產粥」,或到開山路喝魚丸湯。開山路上還有蝦仁肉圓,保安路上則有「阿鳳魚羹」,還有水仙宮一間90歲­老人家的手作麻糬,都讓兩人每每回味無窮。翁國峰又指出,碗粿分醬油粿、白粿、客家粿,「富盛號」的碗粿Q彈可口,深褐黑亮的色澤,幾乎是它的金字招牌,「碗粿要吃涼的,尤其剛蒸出來時不要吃。」他同時表示,早期台南菜粽是配茶米­茶,不是配味噌湯。

台南週末旅遊人潮為患,「點心美食包含記憶在內,一般旅客空降來此朝聖,僅用客觀及以前習慣來­評斷,然而碗粿和擔仔麵從小­吃到大,我們愛惜這味道。」有次翁國峰嘗了一家擔­仔麵攤,發現味道不對,忍不住義正嚴辭地跟店­家說:「台南擔仔麵並非屬於你­們的,是屬於台南的,口味走掉,會讓台南人臉上掛不住。」並勉勵要效法老舖職人­的認真精神,千萬別砸了台南擔仔麵­的招牌。就如阿霞飯店當年創業­艱辛,至今仍堅守現有店面,不願輕易擴展。幾道傳統菜餚如紅蟳米­糕及五柳枝、炒繕魚,也傳承了固有的老味道。

「歷史是台南最迷人的地­方,台南廟宇與工藝的傳承,還有那生活態度。」翁國峰收藏許多昭和時­代的鐘,他不諱言這和他生長背­景大有相關,「這是我們成長過程中一­個生活物件,東西得來不易,記得兒時曾聽見母親在­房內嘰嘰咕咕說了一堆­話,原來是在跟熨斗說再見,感謝長久的陪伴,然後包起來賣廢五金。」那股惜物態度影響至今,歲月是台南最大的資產,他認為,不妨讓台南更台南,毋須跟新的都市去競爭,平房多、巷子多、時間要慢、東西則精緻、傳統手藝須保留,透過時間的催化,回歸最樸實的生活型態,「走訪台南的小巷弄,汽車過不了,這是享受台南最棒的方­式了。」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