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藝心境

瓷繪藝術家陳秀珠在十年時間的醞釀後,帶著她從未曝光的作品回到台灣,與我們暢談瓷繪藝術的美好,以及對她生命的影響。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

旅居米蘭近30年,此處豐沛的藝術能量不斷激發著陳秀珠的美學眼光,不論是義大利人的生活方式或是宏偉的建築,都深刻影響著她。時空拉回到1996年,當時陳秀珠收到來自義大利友人的結婚賀禮,是一個特別訂製,上面畫著藍色小玫瑰花的托盤,這不僅開啟了她的瓷繪之路,更是一段永無止盡,堅持藝術美學的道路。陳秀珠的瓷繪作品不只是精品與藝術品,更是她希望推廣生活美學與送禮文化的獨特媒介。十年前,她下定決心鑽研瓷繪藝術;十年後,她帶著多年潛心創作的作品回到台灣,以此傳家傳世,「我這些東西都不是屬於我的,任何藝術工作者在創作都是留下文化遺產,都是留給下一代。」

旅居義大利近30年的歲月對妳瓷繪作品最大的影響?

我本身是學服裝(設計)的,對藝術本來就很喜歡,義大利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她給了我很多的養分,因為歐洲真的能夠一直給妳東西,妳只要當一塊海綿一直吸收就好了。我回來這裡(台灣)也是想要有所付出,希望把我會的東西帶回來台灣,那裡(義大利)的藝術資源太豐富了。

回到台灣舉辦個展的契機?

我本來就打算給自己十年的時間, (因為)我大概十年前打算走職業這條路,就在想應該為自己好好準備一些東西,辦一個像樣的個展,所以我畫了一些大作品,包括餐瓷與皮盒,都是這幾年畫的,從來沒有曝光過或是發表過,期間有人要買我也都不賣,因為我要在我的展覽上第一次展出,後來參加幾個(比賽)之後,我覺得現在差不多準備好了,時機跟緣分都到了。

誰是影響妳創作道路上最深刻的人?

當然我的老師在各方面的技巧都影響我滿大的,但是所謂的影響不會說只是在技巧方面,而是精神層面上。有一位 Richard Ginori 的老師傅 Ubaldo Pasqualetti,我跟他上過課,雖然現在他已經沒有在畫了,但他是一位很偉大的畫師,一直專注在自己的畫室裡,他影響我很深,因為我覺得以他的能力跟偉大性,他可以過得更好,但是他安於自己的生活,他也一直鼓勵我。

希望透過瓷繪作品帶給觀賞者什麼樣的感觸?

其實我不希望限制每個人觀賞的角度,我只能說我要給你們什麼,因為藝術是很主觀的,每個人看的方式不一樣,可是我相信美的東西大家都看得懂,也希望藉由我的想法表達我個人的能力、品味跟技能,帶給觀眾比較完整的瓷畫概念,我希望我的作品是可以傳家傳世的。

寧心靜思由左至右:陳秀珠用十年的時間潛心創作,只為分享瓷繪藝術的美好;瓷繪創作作品——葛拉蒂( Calatea)系列白瓷餐具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