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暴動 看民主的脆弱

World Journal (Atlanta) - - 綜合 -

法國政府計畫明年提高燃料稅,作為改善碳排放的配套手段,以滿足對全球氣候變遷承諾的努力,不意卻引發嚴重示威,逐漸演變成嚴重的巴黎鬧市暴動,3周來至少造成零售商10億歐元損失,迫使馬克宏政府取消計畫,以平息民怨;然而,民怨沒有完全平息,將持續示威,並將訴求轉成要求提高民眾購買力,給法國政府製造了新難題。巴黎暴動是年輕的馬克宏總統上台一年半來,最大的挑戰,引發全球關注。事實上,馬克宏上台後積極實踐競選政見、銳意改革,以提振國內外投資;然而,在勞動法規和鐵路公司改革上,都遭遇罷工示威,但都沒有成為嚴重問題。這次提高燃料稅因廣泛影響到密切使用汽車的基層民眾,讓民眾生計受嚴重衝擊,以致新仇舊恨一併爆發。在沒有黨派支持下,民眾以社群網路相互聯絡,穿上原是警察或政府雇員處理車禍或街頭指揮交通穿的「黃背心」示威。但因參與分子複雜,演變成劫掠香榭麗舍大道精品店,衝擊巴黎商業和觀光,受到各界特別關注。 就算馬克宏決定取消燃料稅以平眾怒,但民眾似乎要對近年購買力低落繼續示威,問題更難處理了。在社會主義被埋葬進歷史墳場後,全球大量開發中國家包括東歐、中國、南亞、拉美都在積極改革,並投入國際生產競爭,和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搶奪市場和投資。由於這些國家生產成本低廉,而全球市場的成長幅度又無法超越這些供給增加的速度,遂造成傳統資本主義國家的薪資無法成長;即使失業率沒有特別高漲,但變形的工時制、外約派遣工和低度就業的現象普遍,特別是技術熟練度不高的年輕人受害最深,全球民主國家到處都在頻繁更換政黨執政,或發生示威抗議。包括美國的占領華爾街運動、香港的占領中環、台灣的太陽花學生運動,甚至中東的茉莉花革命、美國的民粹總統川普上台、台灣的蔡英文勝選、巴西翻轉為極右派政府等,都和這些國家的政府無法快速回應民眾的經濟需求有關。這個世界已經完全變了。在全球化和科技發展、社群網路普及後,眾人對生 活的不滿可以快速累積和傳播,示威活動串聯也可迅速集結群眾,但政府的回應還是依賴傳統的途徑和施政模式,無法跟上時代腳步,迅速有效地回應多元需求。因此,政府面對汰換的壓力遠遠超越過去。台灣這幾年的案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馬英九2008年以壓倒性勝選,拿下總統寶座,但施政多用學者,雖然經濟數據不差,但人民「無感」,導致民進黨在2014年地方選舉大勝,並順勢在2016年再次奪下中央執政權。然而,蔡英文總統犯了比馬英九更嚴重的錯誤,她挾著「新民意」卻恣意行事,政策經常欠周延,遭反彈而必須修正,加上在工時、年金、黨產、轉型等「改革」皆相當粗糙,導致今年地方選舉大敗。特別是她被一個已被政壇遺忘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在民進黨掌政長達二、三十年的「深綠」選區高雄市,憑藉社群網路的「空戰」優勢,轉化為「陸戰」造勢成功,一舉讓高雄市成功翻轉,跌破所有專家眼鏡,也締造台灣選舉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