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上的頭號殺手

生命,這樣的情況和拿著槍在行進的火車上對著住宅區開槍有什麼不同呢?

World Journal (Atlanta) - - 世界副刊/數獨 - SANWABI/圖

月勢凶猛從那光燦的所在前來的刺客

純潔邪惡武器鋥亮

絕對的光和鋒利搖曳其上

足以斬斷陽光底下習以為常的一切

足以照見此時此刻躺在床上的那個人恐懼和夢想的一切

不斷地死去並活著擁有光卻不曾失去黑暗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