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民主的墮落與重生

World Journal (Boston) - - 世界論壇 -

耀楠(洛杉磯)隨著美國期中選舉落幕,一場空前激烈而又扎心的總統期中考試也畫上句號。不管這場選舉結果是偏向共和黨,還是民主黨,至少它代表選民價值取向。最關鍵的是,透過民主選舉方式,讓是與非、善與惡在激辯中批判謬誤,彰顯真理。由於川普總統屬於非正統的總統候選人,所以他當選總統必然對堅持正統派的選民來說,無論從情感上還是認知上,都受到很大衝擊,尤其是美國菁英們更如此。從川普執政以來,美國社會出現嚴重分化與撕裂,美國民主價值陷入沉淪與墮落中。很多人驚呼,美國怎麼了?美國的希望在哪裡?有不少人把這種現象歸罪於川普個人的執政理念和「瘋子」執政風格。不過,筆者並不認同這樣的指責,雖然,我不是川普的粉絲。近兩年來,川普以反傳統執政風格,帶領白宮團隊,以強硬手段應對國際與國內各種問題,結果給他帶來眾多批評和指責。即使在他領導下,美國經濟取得長足進步,失業率創下40年新低,GDP增長速度保持在20年高位運行,股市也不斷創歷史新高,就在這樣一派榮景中,還有很多人不以為然,或沒有感覺,或視而不見。究其原因,應該是很多因素造成,其中一個因素值得深入分析。長久以來,美國人追求個人主義路上走太遠了,出現許多個人利益高於國家利益現象 。也因此產生個人政治偏好,成為觀察事物過程中解不開的死結。這個死結影響人們對客觀事物的理性判斷,尤其人們思考、分析、判斷問題時,以情感代替理性,以主觀代替客觀,因而產生種種偏見。當無數偏見糾結一起時,社會怎麼可能和諧,人們怎麼可能和平共處,所以如今美國社會偏離民主價值核心的怪事不斷出現,這就見怪不怪了。過去幾十年中,美國的民主價值不斷受到來自各方面邪惡勢力侵蝕。特別是社會菁英對民主價值的破壞,影響十分深遠。比如,柯林頓總統發生陸文斯基醜聞、小布希發動伊拉克戰爭、歐巴馬任內推動同性戀和第三性別法案,以及很多州都通過大麻合法化法案。這些政治人物所作所為完全背離美國立國基本理念,也沒有考慮到國家責任與社會責任,而是在是與非、善與惡之間製造混亂,製造模糊界限。這就是今天美國社會出現混亂不堪的主要原因。「川普當選」作為美國民主的現象,從邏輯上說,是美國人民厭惡菁英們虛假與謊言,而出現美式民主審美疲勞的結果。川普並不是完美的人,更不具有正統觀念中具備的總統素質。他就是一位商人,但有一點或許美國人都會認同。他堅守美國國家核心利益,「讓美國再度偉大」,恢復白宮的禱告會,讓更多人回到信仰中,而不是藉民主自由名義任意妄為,我行我素。美國民主價值核心在人人敬畏上帝,用自 己手中的選票捍衛民主自由價值。只有這樣,美國民主自由才有機會浴火重生。美國才有機會重返世界舞台重新扮演火車頭角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