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的市聲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思淵堂語 -

9月底周末那天,較早到了到法拉盛,發現清晨的街頭,自有獨特氣息。賣燒餅豆漿的天津小店盛津,不少人在排隊,菜包子熱氣蒸騰,豆腐腦色香味佳;嘩啦啦,店主拉起鐵門,擺出水果,勁頭十足;招攬去Woodbury Outlets生意兩家公司在較勁,前後停靠在緬街,倒也相安無事;街頭趕公車的、喝咖啡的……近午,圖書館台階坐滿了人,一邊墊著報紙坐下,一邊看報。還有媽媽帶著小孩在台階前賣紙風車。一位漫畫家以漫畫肖像畫吸引了顧客,各族裔小孩經過,無不好奇,看著看著就坐到了畫家對面。街口有華人拉起了橫幅,提倡參與公共事務。而圖書館也在樓前擺攤宣傳返校日服務。救護車、巴士、卡車 ,都在擁擠的車道上……此即市聲乎?這是一個看來混亂的社區市中心,卻是充滿了活力。每個人能夠找到自己的位置,過自己的生活,心安理得。很難想像,1970年代幾乎廢棄之鎮,現在行人量僅次於曼哈頓時報廣場。國語是英語之外的法拉盛主要語言。雖然這裡有台灣、香港和大陸移民,但都能用「普通話」交流。實際上,我認為法拉盛之所以欣榮不衰,一個主要的因素就是語言。最先來法拉盛的華人移民是台灣人,主要是台灣的「外省人」,講國語,而且其中有一批留學生。他們開了風氣之先。講國語,和文字、文學的距離更近。雖然 並非方言不可入文學藝術,畢竟有「隔」。我們從小讀書,眼中看的,即便不讀出聲,腦子裡其實用國語在「念」,也就是說,詞彙、修辭、語法,以及語感節奏,無不是國語的。到了想表達、落筆的時候,國語便捷地連結了文學。至今,我很少看到有人以方言寫現代詩。古詩,尤其是律詩前時代,在當時可能有方言,但除了專家,後人基本上是按照國語在學習的。恰好友人諸先生來訪。他在上海、美國和義大利三地居住過,因而談起了各地的差異。我們的共識是,旅遊和生活不同,兩者也不可互換。至少對華人,美麗的義大利可能更適合旅行、暫住;而美國、紐 約(甚至縮小到法拉盛),則是生活的地兒。平凡的生活需要市聲。諸先生問:以你之見,美國的制度對普通移民百姓有何意義?我答:自由民主不若每天的生活必需品(比如吃飯)那樣明顯。它有點像空氣,久而習慣,不覺得有必要,其實一刻不可缺。此外,有的人對「空氣」比另一些人敏感,想得多些。但想與不想,它對任何人都是必要存在。這個空氣的品質,自然比很多地方的好(比如霧霾)。

10月10日,是法拉盛鎮在荷蘭殖民地建立373周年的紀念日,恰巧和中華民國的國慶日相同。「自由」是法拉盛最具傳統的精神。圖書館播放了10集歷史紀錄片,紀念古老的法拉盛,也慶祝新移民帶給它的新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