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之鄉紐奧良

美國最獨特的城市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旅遊 -

兒子去紐奧良開學術會議,邀我和他媽一同前往該城市遊覽,說是那地方非常值得一看。我們去過之後,也覺得不虛此行。紐奧良這個城市的名字,和美國一些城市的名字一樣,是當初歐洲的殖民者以本國的一個地名來命名的。「奧爾良」是法國一城市的名字,移植過來後在前面加上了一個「新」字,「紐奧良」就是「新奧爾良」的意思。不過「新奧爾良」對我這個來訪者來說,確實是很「新」的,因為它和我在美國其他城市看到的情形不大一樣。有人說紐奧良是美國最獨特的城市,我很贊同,而因為獨特,所以是一個讓人特別長見識的地方。

上濕地行走

2005年夏天那場重創紐奧良的卡崔娜颶風,讓全美國人感到震驚。當時的電視畫面顯示,整個城市多半被淹,街道一片「汪洋」。災難的發生固然和風暴本身的強度有關,但紐奧良特殊的地理環境,也是它在颶風面前表現得如此脆弱的原 因。紐奧良是一座鄰近海的城市,但是其表面卻低於海平面,四周還有幾個大湖圍繞,密西西比河也從境內穿過,可以說城市是被水包圍的。當年颶風帶來的大量雨水就是因城市地勢低而無法排出,導致河水倒灌。然而如此特殊的環境,我們初來乍到卻未察覺。那天我們乘坐遊覽車外出,當車行駛到跨越密西西比河上的大橋時,本地司機問我們這些遊客:「你們知道城市地表最高處在那裡嗎?」我們大家一臉茫然,司機指著車窗外說:「就是這條河!」我們仔細一看,可不是嗎,河面要明顯高於河堤另一邊的地面。車在公路行駛了一會兒,司機又指著公路一邊成排的樹木問我們:「看出這樹林有何不同嗎?」我們睜大眼睛盯著看,結果還是搖頭回答不上來,司機說這些樹木是長在濕地上的,別看樹根四周長滿各種植物,其實是浸在水裡的,如果靠得更近一點,是可以看到地表多處是有水的。以前我從來沒有親眼看見過濕地,沒想到在紐奧良卻可以如此貼近它,所以我們決定要去做一次探訪。在紐奧良看大面積的濕地,可以坐船走水路觀賞,也可以步行腳踏濕地。我們選擇後者,地點就在離市中心半個多小時車程的巴拉特利爾保護區。說是「腳踏」,其實並非真的將腳踩在濕地上。保護區在供遊人行走的濕地路線上鋪設了木板道,水深的地方還有小橋,所以遊客在濕地上行走,可以做到不濕鞋。 上道後給我的第一感覺,像似進入了鬼魂出沒的地方:道兩旁的樹木有一點奇形怪狀,樹幹乾枯蒼老,樹枝上掛滿「魔絲」,這是一種被子植物,無根系,依附樹木而生長,其形狀就像老人灰白色的「鬍鬚」,葳蕤飄逸。假如隻身一人在此行走,是會產生恐懼感的。好在我們人多,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在木板道上行走,可以觀賞大片的濕地,上面長滿綠色植物和水藻。水面看上去似乎紋絲不動,故早期的法國殖民者稱其為「睡著的水」。其實這兒濕地的水也是會隨著風向、降雨及潮汐,而朝著不同的方向緩緩流動,只是人們肉眼常常看不出來,讓這片濕地顯得更加靜謐。然而在這樣安靜的環境裡,卻生 活著讓人望而生畏的鱷魚。牠們就是美國短吻鱷,據說和中國長江水系的揚子鱷有親緣關係。我們一進入濕地,就睜大眼睛尋找牠們,結果被我們發現許多條。牠們大多靜靜地伏在濕地的水草中,一般只露出脊背和頭。有三條臥於一小土坡上,因為離的太遠,我借導遊的望遠鏡看清楚牠們的全貌,離我們最近的一條鱷魚就藏在木板道下面的水中,我彎腰伸頭看到牠露出的一部分嘴吻。牠好像怕人,很快把頭縮進去。看來鱷魚也不像人們說的那樣可怕,被我「踩」在腳下,不敢露頭。一路走來,我們還看到各種各樣的蛇,但都不大。快走到路盡頭時,我們看到此行遇到的最美麗的動物,一隻白鷺。牠渾身潔白,體態優雅,很難想象牠竟然和醜陋的鱷

濕地的樹上掛滿可怕的魔絲。

伏在濕地水中的美國短吻鱷。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