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激戰惡房客⋯噩夢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社會屋傳簷真下 -

美國法律保護私有財產,但遇上「專業房客」,房東就會麻煩重重,「專業房客」就是靠搬家混日子的人。他們賴房租、敲詐房東,還有豐富逃避驅趕經驗。他們靠欺騙入住後,與房東法庭周旋,免費住上半年,又換一家。誰遇上了他們都是一場災難。沒想到我就遇到一個「專業房客」,驅趕的過程艱難困苦,前所未有,那段時間過得暗無天日。

專業房客 專門賴租白住

我和墨西哥裝修工人胡安一起汗流浹背地修房兩個月,終於讓一個千瘡百孔的獨立屋煥然一新。此時,來了一個叫瑞恰的房客,他剃個光頭,亮亮的腦袋在太陽下冒油,眼珠轉動很快,有點像電影裡的黑社會老大。看到這樣的人總有些害 怕,但瑞恰說話很中聽,打消了我的戒備。他喜歡拍著胸脯說:「你放心!我以前就是修理房子的,有什麼問題,我都能搞定。」當他搬進來以後,卻立刻翻臉,只付了一個月房租,就拒付了。於是我們在巴沙迪那法院展開一場空前激烈的驅趕與死賴的戰鬥。

虛假親切 翻臉就成無賴

4月初,由於「三天通知」送達不慎,被瑞恰鑽了空子,我在法庭敗訴,一切又重新開始。瑞恰住進來以後耍了許多花招,導致我一次次地驅趕失敗。讓我對這巴沙迪那法院產生嚴重的心理障礙。每次打電話去詢問,都是壞結果:不是瑞恰又抗辯,就是法官怪判,以致我不想再聽到法院的任何消息。6月3日重新開庭,因法官有 事先走一步而休庭,大家統統回家!這是半年來唯沒有被打回來的一次,只要不被法官否決,就算是好消息。

花招百出 凶悍野蠻嚇人

兩天後,我終於又有了講話機會,希望這是和瑞恰最後一次在法庭見面,他花招很多,凶悍野蠻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到這種人,真的怕了他。巴沙迪那法院是一棟古老建築,這半年我來了無數次,算是熟門熟路,可是我卻完全不記得它的長相和進出門在哪裡。每次都像個機器人一樣,準確準時地直接走到樓上那一間趕房客的法庭。走廊外總是聚集著很多人,熙熙攘攘,房東、房客和律師們在最後一刻還要討論。我走到電梯另一邊,等待我的律

每個月跑法院,成了房東必修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